選前敲警鐘 關鍵時刻美國強調“台灣非國家”

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後才沒幾天,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偉達前日在出席一個智庫的研討會時強調指出,美方將信守《台灣關係法》與美中三個《聯合公報》,且不認台灣為“國家”。

 

這對正在為選舉利益而起勁地販賣“芒果乾”的蔡英文及其管治團隊,不啻是一個清晰而有力的警告,當然也會令到他們頗為錯愕。因為就在半年之前,當史偉達獲委任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的訊息傳到台灣時,民進黨當局和綠媒還彈冠相慶,慶祝美國對中團隊又增添了一位“鷹派”,這將會對正在以違背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精神的台灣為主軸參加2020“大選”,並密謀在選後推動“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民進黨極為有利。但史偉達的清晰表述,不啻是猛颳了民進黨一巴掌。

 

但蔡當局卻仍然是要“死雞撐飯蓋”,臺當局外事部門發言人歐江安昨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史達偉的說法幷非是示警台灣內部的“獨派”勢力,“這部分是過度政治解讀”,並強調臺美關係目前是前所未有的友好,相關言行與事件都反映臺美關係的深厚,不需要特別將一句話放大,框進台灣內部的選舉中,她相信這幷非史達偉的本意,也不需要做過多政治解讀,也不認為史達偉的說法是對台美關係釋出警訊,“至少我方沒接獲相關警訊,我們目前是正面看待臺美關係”。但歐江安也不得不表示,台灣會跟美方進一步溝通,釐清史達偉的意思為何。

 

史偉達在臺灣地區選舉活動的關鍵時刻重申美國關於“台灣非國家”的重要政策,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可能是史偉達有的放矢,針對蔡當局及民進黨在選舉過程中的某些超脫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言行,提出警告。

 

其一、由於在陳水扁的台灣地區領導人任期後段,大搞“廢統”和“入聯公投”等分裂活動,被美國視為“麻煩製造者”,因而對曾經為李登輝擬製“特殊兩國論”,並由李登輝向陳水扁推薦出任台灣陸委會主管的蔡英文,要代表民進黨參加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是頗為不放心的。為此,蔡英文專門跑到美國,作出了“遵守台灣憲政體制”的承諾,並在敗選2012年的“大選”後,檢討兩岸政策。而在2016年當選後,在“五二零”就職演講中,再次作出了“遵守台灣憲政體制”的承諾。此後,在她的頭兩年任期,雖然拒絕承認核心內涵為兩岸同屬一箇中國的“九二共識”,但卻也推行“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的大陸政策。這就讓美國放心下來,可以騰出精力處理其他更緊迫的問題,包括反恐、朝核及中東問題等。

 

但蔡英文在爭取連任的過程中,卻被中美貿易戰、美國支援香港“反修例”示威事態等矇蔽眼睛,錯誤判斷形勢,以為美國已經改變對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態度,因而以為可以將當初對美國作出的鄭重承諾拋諸腦後,並可以為所欲為。因此,就有“脫軌”的跡象,包括推出系列惡化兩岸關係,可能會挑起台海危機的法案,也包括提出有悖於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精神的“中華民國台灣”等口號,帶有分裂的傾向。美國雖然極力防堵兩岸統一,避免“太平洋第一島鏈”出現缺口,及統一後的中國更為強大,但更反對“台灣獨立”,避免在東亞再燒出一個“火頭”。蔡英文犯下的這個錯誤,讓美國美國感到有必要敲打一番。當然,現在還只是警告而已,尚不至於拋棄。因為相對而言,蔡英文的對手韓國瑜,竟然取消雙方原已商定好的前往美國接受“面試”之行,被美國認為是“不尊重,唔俾面”,不值得支援。但蔡英文如繼續滑下去,比起美國的全球尤其是亞太戰略佈局,韓國瑜的“不尊重”就只是“小兒科”而已,還是會拋棄蔡英文的。

 

其二、蔡英文居然提名“正常國家決議文”的主導者及“正常國家促進會”的精神領袖游錫堃為民進黨“不分割槽立委”的參選人,並將其安排在“安全名單”內,而且還規劃他參選台灣立法機構負責人。而“正常國家決議文”的十項任務,有應以“台灣”的名義加入包含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應積極與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大陸)建立所謂“外交”關係,並致力於“臺中關係正常化”;儘速制定一部台灣“新憲法”,破除“憲法一中”迷障;應明訂台灣“國家”名稱與“領土”範圍,以符合“現狀”;積極推動“台灣”正名,全盤檢討法律體系、臺當局機關與公營事業的名稱與法律用語,特別是在國際組織與正式“邦交”關係,應以“台灣”作為檔案與活動的名稱……等等分裂領土的內容,與三個《中美聯合公報》所揭櫫的“一箇中國政策”完全背離。

 

更引起美國警覺的是,游錫坤不久前出席“台灣永續發展”論壇致詞時竟然聲稱,2000年之後台灣已經有意識要變成“正常國家”,但喊了快二十年都沒有前進,因為美國沒支援沒辦法前進,但是現在情勢不一樣,2020年要是選得好,我們要力促“臺美建交”。按照游錫堃的這種思維定勢,他倘能當選並出任台灣立法機構負責人,必定會全力推動將民進黨“正常國家決議文”法律化,這就是“法理台獨”,是連美國也不能接受。因此,史偉達的“台灣非國家”之說,也是對游錫堃的警告。

 

還有另外一個與“台灣非國家”無關的因素,讓美國也看不下去。當年美國因為不滿國民黨政權實施“戒嚴體制”,大搞“白色恐怖”,因而暗中支援進行“反獨裁,爭民主、爭人權”鬥爭的民進黨。而現在民進黨卻是“好了瘡疤忘了痛”,在掌權後,也仿效起當年迫害他們的國民黨政權,打著“轉型正義”的幌子,大搞“綠色恐怖”,實施“東廠”式的管治,重新型塑“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的社會氛圍,並追剿國民黨黨產,趕盡殺絕,企圖實施一黨長期執政,與老美所尊崇的西方所謂“普世價值”背道而馳。這樣的民進黨,也已不值得支援了,因而也有有必要對其敲下邊鼓。 

 

蔡英文們以為,中美之間的貿易和政治博弈,可以讓民進黨從中摻上一腿。殊不知,美國對中國固然是有意識形態及利益之爭,但在反恐的全球戰略上,美國還需已經成為第二大國的中國的協助及支援。何況,所謂民主、人權、法治等議題,並不是特朗普最著重的。實際上,美國在臺協會前主席、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研究學者的卜睿哲日前就指出,“香港的示威者似乎也不瞭解特朗普總統這位美國最高的抉擇者,他其實一點也不關心民主、人權和法治,他只是在與中方的交易中採取選擇性綏靖的手法。”這句話,同樣適用於他曾經多次訪問過的台灣。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