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臺:楊慕——把廈門打造成音樂城市

在臺灣音樂人楊慕的努力下,上千名兩岸的音樂人、音樂愛好者聚集在“微風樂集”的旗幟下,在廈門環島路海邊、中山路街頭,舉行了30場免費的公益音樂會。唱出一首首廈門音樂人原創的歌曲。他們最大的夢想就是把廈門打造成一座兩岸都看得到的音樂城市。

 

音樂人楊慕

 

10月27日晚上,一場名為《微風往事》的音樂會,在廈門巨集泰音樂廳上演。這是兩岸文博會配套活動——“首屆兩岸原創音樂節”的一個重要演出,兩岸音樂人通過音樂一起分享了經典和回憶。隨著兩岸原創音樂節的影響越來越大,廈門微風樂集的創始人,來自臺灣的音樂人楊慕,又重新回到了大眾的視野中來。

中長的捲髮、瘦瘦的高個兒、徐徐微風般的笑容,是很多人對音樂人楊慕的第一印象,他說,我喜歡可以讓我感到輕鬆的音樂,將自己的藝術團取名為“微風”,就是為了集結兩岸熱愛音樂的人們。

楊慕:“跟我個人風格有關,因為個性比較淡定溫和,做的事情,所以音樂風格想做比較沒有壓力的音樂,比較輕鬆,像微風吹過一樣,希望在比較煩躁的生活裡,比較輕鬆的音樂。”

資深音樂人楊慕,在上個世紀70年代,就已經在臺灣家喻戶曉,那時,他有自己的音樂工作室和錄音棚,併為唱片公司擔任唱片製作人,著名音樂人李宗盛、蔡琴、周治平等,都曾經和他有過合作。那時的楊慕,正是臺灣校園民謠的風雲人物,大學時代,他就在臺北舉辦個人首場演唱會,之後出版個人專輯《青草地》,他是臺灣最早的音樂創始人,曾經多次獲得臺灣文藝金像獎作曲大獎,為許多音樂劇及舞臺劇作曲配樂,齊秦、庾澄慶都曾經擔任貝斯手演奏他的音樂,在取得一系列成就之後,他突然從臺北音樂圈消失了……

離開了光環滿滿的娛樂圈,楊慕去了哪兒呢?他說,中間空了幾十年,沒有在幕前做音樂,我只是在做自己的音樂而已。於是,前前後後,楊慕在兩岸開過八十家各種風格的音樂pub,不抽菸也不喝酒的他,只是需要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做純粹的音樂。

從臺北消失了30年,楊慕帶著年輕人溫柔的叛逆,流浪了大半輩子,終於停留在了廈門。

2002年,他來到廈門,受邀擔任文化局舞動廈門音樂總監,並且籌組了微風樂隊和女子新民樂四重奏,從城市光廊、爵士館,一直到現在的舒活新概念餐館酒吧,他一直堅持著他的音樂。

2012年,他在沙坡尾的中華兒女美術館啟動了“尋找廈門好聲音”的活動,配合廈門文聯“音樂廈門”專案,開始將臺灣元素與廈門本土音樂力量結合在一起。“把廈門打造成音樂城市”的念頭,漸漸地在他的腦海裡萌芽,生根。

很多人好奇,悠閒自在的生活不也挺好的嗎?為什麼過了幾十年,你要站出來集結更多的人一同熱愛音樂呢?楊慕說:我已經經歷了人生很多很多時間了,我的人生整個就是用音樂串起來的,過了幾十年,我已經非常高齡了,可是,我還在想,我還能燃燒嗎?

楊慕:“我留在廈門,廈門這塊土地風景好、空氣好、環境好,就是覺得廈門是個基地概念,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如果我們在廈門做一個音樂基地,然後把廈門變成一個音樂城市,兩岸都看得到的音樂城市,這就是我在廈門要做的事。”

於是,經過楊慕的努力,有上千名廈門的音樂人、音樂愛好者聚集在“微風樂集”的旗幟下,過去的一年,他們在廈門環島路海邊、中山路街頭,舉行了30場免費的公益音樂會。每一場,楊慕都和工作人員一起扛裝置、搭場子,唱出一首首廈門音樂人原創的歌曲。

 

微風月集

 

楊慕:“我們帶著高校的學生,我們在街頭,我們在廈門的中山路,我們到處做街頭演出,這個都風氣的提倡。廈門的海邊,中山路,都是我們在表演的,二十七號的巨集泰音樂廳的演唱會,我們都一步一步在做。”

10月27號,作為文博會的演出單位,微風樂集在廈門巨集泰音樂廳講述了關於音樂的“微風往事”,全場音樂會秉持楊慕一貫“古典與現代”相結合的製作方式,用來自廈門愛樂樂團的小型交響樂隊和電聲樂器當伴奏,結合背景合聲,演繹重新編曲過的流行歌曲。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發現,這個幾乎被遺忘了30年的音樂人,竟然一直堅持在歌唱,從未停下對音樂的追求。

楊慕:“我們這次二十七號的演唱會,有幾個主題,是一個融合。比方說,它是兩岸的藝人的融合,比方說,它是傳統跟創新,由比較老的歌手音樂人帶一些新的藝人,年紀最大的有五六十歲,年輕的二十出頭,一起開的,再來,它是一個古典跟現代流行的一個融合,所以它有一個交響樂團的編制,也有演奏現代的音樂。這是在廈門史無前例的。”

為了這場音樂會,楊慕在兩岸奔波,找到了很多二三十年沒有見到的老朋友,他說,朋友們都欣然答應,“一是覺得廈門很美麗,二是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楊慕:“現在我在廈門站出來,也上臺演唱,也帶動很多,也是為了把廈門打造成音樂城市這個事情。比方說我現在請很多音樂人過來,他會問你,那我過去幹什麼,如果只是商業,那就花錢人家就來了嘛,你就要給他們一個願景,一個夢,這個夢就是廈門有山有水,我要把它做成一個音樂城市,如果它像維也納那樣是一個音樂城市,那不是很美嗎?對不對?大家就會說,你這個做的很(好),那我們來參加,你做的越多,迴響、資源就會越大。”

於是,熱愛音樂的人們,在“微風往事”音樂會上看到了久違的臺灣閩南語歌手伍浩哲,臺灣音樂人、音樂詩人周治平,還有在臺下默默觀看的“外婆的澎湖灣之父”葉佳修,楊慕說,我希望把音樂界的精英都集結到廈門來。作為後臺技術支援,頂級錄音師陳建平、臺灣第一批的音樂經紀人陳國清在他的感染之下,也加入了“音樂廈門”的創作團隊中來,出於對音樂的熱愛和夢想,音樂精英們從四面八方,不計酬勞地支援著楊慕,支援著微風樂集。

“把廈門變成一個音樂城市。”採訪中,楊慕總會反反覆覆地提到這句話,窗外是美麗的廈門海,還有陽光和白雲,耳邊流淌的是令人放鬆的爵士樂,年屆六十的楊慕的臉上,是從容而真誠的笑容,周圍的人常常會驚歎於他看起來要比六十歲年輕許多,他說,這是因為,幾十年來都是音樂的陪伴,而現在,他想把熱愛音樂的氛圍傳播到廈門這座美麗的城市。

楊慕:“我現在能做的,不是感傷歲月的流逝,而是,我還能做什麼,所以我這個夢想跟人家會就很不一樣,可能我沒有那麼強烈的需求,要功名利祿,我需要多少的車子房子,賺多少錢,它可能就是生命的價值意義,一個人的影響力,我把廈門,變成以後音樂人的聖地,那你這個影響力不是很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