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古典與現代的交響——一座都城

  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來自義大利的記者唐雲。我喜歡唐詩,所姓唐。我來中國二十多年了,十分熱愛中國的文化!二十年前,我曾到過鄭州。這一次,我非常高興,能夠再次來到這片華夏文明的重要發源地,來到這中華文明的軸心區。

  今天,我將和大家一起,從歷史、文化、以及現代發展的角度,共同體驗和感受鄭州古典與現代交相輝映的魅力。聽眾朋友們,你們,準備好了嗎?

  每年農曆三月初三,在黃帝故里新鄭敬拜軒轅黃帝,一直是中華民族的一項盛典。它始自春秋時期,在唐代漸成規制,2008年被列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擴充套件專案,2013年,一些文化學者倡議,將軒轅黃帝誕辰設為“中華聖誕節”,呼籲普天下華夏兒女在每年的農曆三月三日,共同紀念祭拜人文始祖軒轅黃帝。

  這一次,唐雲來到鄭州,並沒碰上拜祖大典。不過,她來到了黃河遊覽區,站在巨大的炎黃二帝雕塑的腳下。這兩尊塑像,並排而立,整體高106米。整個廣場南北長500米,東西寬300米,面積達15萬平方米。

  唐雲:親愛的聽眾朋友們,現在我們來到了炎黃二帝的腳下,在我身邊,是我的中國同事向菲。向菲,此刻你有什麼感想?

  向菲:我現在非常非常激動,炎黃被稱為華夏文明的始祖,中華民族是炎黃子孫。而此刻,我正站在他們腳下,我覺得很難用語言去描述,敬仰,除了敬仰還是敬仰吧!

  唐雲:對,我能瞭解你的這個感覺。我知道,三月三在這兒附近有一個很大的祭祀活動,全世界的華人,國內的國外的,都會來這兒尋根,對祖先表達自己的敬意。然後,正好是在黃河的對面,這兒還有一個很大的廣場。我們還準備坐船,然後去遊覽黃河。

  唐雲一行人乘坐氣墊船,沿著專用河道,駛向黃河。天氣很冷,河面已然結冰,船每每向前挺進,冰面便一點點破裂退後,兩岸是隨風搖曳的蘆葦蕩。不一會兒,他們就駛入了黃河。河道很寬,一眼望不到頭。

  向菲:Gabri,你看,這就是黃河!

  唐雲:黃河,水是黃色的,可能是因為它經過黃土高原到這裡的。周圍都是蘆葦,也很漂亮!

  向菲:你會帶一些東西回家嗎?

  唐雲:對,當然!因為我參觀過很多(黃河文明),山西、陝西,比如說磧口、土崗鄉,很多的小城鎮,看黃河的。然後我每次去,都會帶回一些河畔的土,都是黃色的,然後帶回家放在一個網裡。這個網也有十幾年的歷史了,也很破的。

  向菲:這個土是代表一種思念嗎?

  唐雲:那當然!

  唐雲他們的船停靠在一片陸地上,這是黃土高原的一部分。看起來堅實的土地,幾經踩跳,就開始變得軟綿,就跟踩在牛皮上一樣柔軟,溢位了水,被人們戲稱為牛皮地。究其原因,這裡是黃河的舊河道,腳下的土地,除了粘土就是沙子。這也從側面反映了黃河含沙量大的特點。

國際臺記者向菲在黃河遊覽區

 

  黃河流域是中國文化的發祥地。幾十萬年以前,這裡就有了人類的蹤跡。新石器時代的 遺址,遍及黃河兩岸、大河上下。進入階級社會以後,在一個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黃河流域是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人們親切地稱它為中華民族的搖籃。

  黃河文明的形成期大體在公元前4000年至公元前2000年之間,前後經歷了兩千年之久。黃河文明的發展期是它的昇華階段。從時代來說主要是夏、商、週三代。這時的黃河文明主要集中在黃河中下游的大中原地區,以今天的河南省為核心。大中原地區文化即中原文化,是黃河文明的中心。

  而鄭州是河南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這座古老的城市距今已經有3600年的歷史了。2004年,鄭州被確立為中國第八大古都。這裡有夏朝都城陽城遺址,以及大量的商城遺址。

  閻鐵成:我們現在所到的這個地方,是中國夏代的都城,我們知道,夏是中國第一個王朝,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中國,我們今天的中國,就是從這裡起步的,從這裡邁入世界民族之林的!

  這一天,閻鐵成帶著唐雲來到了登封。2010年8月1日,世界遺產大會做出決議,將鄭州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築群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築群,包括周公測景臺和登封觀星臺、嵩嶽寺塔、太室闕和中嶽廟、少室闕、啟母闕、嵩陽書院、會善寺、少林寺建築群等8處11項優秀歷史建築,歷經漢、魏、唐、宋、元、明、清,綿延不絕。

  閻鐵成:你到中國二十多年,研究過“中國”這個名字嗎?

  唐雲:應該是有很多說法吧。

  閻鐵成:為什麼叫中國,知道嗎?

  唐雲:我看了很多說法吧,反正它本身太大了,我自己的想法,全世界可以是中國。

  閻鐵成:回到它的本意啊,它應當是中央之國,國中之國。

  唐雲:嗯,對!

  閻鐵成:國中之國,最中心的地方,這個國家就叫中國。但為什麼叫中心之國呢,這和中國人的宇宙觀有關係。當世界還處在一個混沌狀態的時候,人們都在尋找自己的位置,哪個地方的人最開始尋找呢?就是鄭州人。鄭州人尋找的時候呢,他就根據自己的觀察,他認為,我自己所在的這個地方呢,就是中。我站的這個地方是種。最早產生“中”這個概念,然後又產生東、西、南、北這樣的方位關係。所以說,在中國,第一個有方位概念的,是鄭州人。他把自己站的這個地方稱作“中”,後來又把這個地方稱為中原、中州,後來在這裡建立的國家,就叫中國!

  在文化學者閻鐵成的陪同下,唐雲一行人來到了觀星臺。他們腳下的地面上,嵌著是一個圓形的圖案,上面標記了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築群的分佈。

唐雲在觀星臺

 

  隨行記者:這是我們整個天地之中歷史文化建築群的示意圖。

  閻鐵成:申遺那年我們做的。

  唐雲:東南, 西南……

  隨行記者:這樣的示意圖,您看著覺得怎麼樣?

  唐雲:反正天是圓的,地是方的。

  閻鐵成:天圓地方嘛!

  隨行記者:真的能理解我們的意圖啊!

  唐雲:世界的中心!

  閻鐵成: 我們自己認為的!實際上,天地之中這個概念啊,世界好多國家,他們也都在尋找,比如說印度。實際,這代表了人們對宇宙的一種探索。

  觀星臺位於登封市告成鎮。告成,因其位於嵩山之陽,箕山之陰,最早被稱作陽城。唐武則天時,在進行封禪活動時,有“登嵩山封中嶽,大功告成”一說。為取此吉兆,故改嵩陽縣為今天的登封市,改陽城為今天的告成鎮。觀星臺由元代天文學家郭守敬建立,是我國現存最古老的天文臺,也是世界上著名的天文科學建築物之一。

  閻鐵成:現在我們看到的這個觀星臺啊,是中國元代一個大科學家郭守敬建的,當時他以這為中心,在全國建立了二十幾個觀測點,制定了一個曆法叫《授時歷》。它算出來的時間,和我們今天的公曆,只錯了26秒。所以說,非常不得了。

  觀星臺前後院共分照壁、山門、垂花門、周公測影臺、大殿、觀星臺、螽斯殿等七進。在唐雲面前的,是石制的周公測影臺。早在周代的時候,周文王的四子周公姬旦為營建東都洛邑尋求天文依據,立土圭,豎木表,在此進行天文觀測。唐開元11年,公元723年,當時的天文官吏為儲存周公舊制,將其修成現在的石圭石表。

  觀星臺負責人:這個周公測景(影)臺,就是古代先民“天地之中”的確定之處。

  唐雲和她的中國同事向菲參觀完觀星臺後,聊了起來。

  向菲:Gabri, 參觀完觀星臺,你有什麼收穫?

  唐雲:“中”這個說法,很有意思,鄭州登封陽城,過去的人覺得這裡是天地之中。按照過去的想法,地是方的,天是圓的。這個想法也很有意思。世界上很多地方的人都有這樣的需求吧,可能在義大利也會有,但我還沒有真正地研究過。這個想法影響了後來中國文化的很多方面,比如對稱的結構、思維方式。

  探尋天地之中,體現了華夏民族對“中”的崇拜,形成了“中正”、“中和”、“中庸”等無處不在的中華文化體系,也出現瞭如中華、中國、中央、中天、中原、中土、中州、中嶽、中心等這樣的詞。據史料記載,4000多年前,舜帝傳位給大禹時,曾傳予其修心之法,曰“人心為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這是中華文化經典中記載的最早的心法,九九歸一方能天人一體、中立守恆。只有執中、守一,才能通天徹地,通曉人生、社會、自然萬物的真理。這和後來的釋迦心法頗有異曲同工之處。

鄭州少林塔溝武校集團的創始人劉寶山接受採訪

鄭州少林塔溝武術學校精彩演出

記者唐雲(左一)、劉保山(中)、記者丹尼爾(右一)

 

  唐雲:對不起,你當過和尚嗎,在少林?

  劉寶山:少林寺啊,我是個假和尚。

  隨行記者:俗家弟子。

  唐雲:俗家弟子。

  劉寶山: 我沒有出家,我沒有當和尚。

  和唐雲對話的,是鄭州少林塔溝武校集團的創始人劉寶山。現年83歲高齡的他,十分隨和。他出生於七代武術世家,精通四十多種拳路和十八般兵器。1978年,他創辦了塔溝武校,如今,這所學校已被譽為“天下第一武館”。

  少林功夫(及羅漢拳)講究(內外)兼修並任,如果說少林拳是少林功夫的象徵,那麼少林器械則為少林武術的精華。少林十八般兵器……

  唐雲興致勃勃地觀看了塔溝武術學校藝術團學生的表演,演出結束後,她還採訪了少林塔溝教育集團副董事長劉海科。

  唐雲:特別吃驚,看到你們的學生,特別了不起。他們差不多十五歲吧,這個表演團。

  劉:他們平均年齡應該在15歲左右,最小的也有5、6歲。

  唐:對,我看到了。

  劉:大的也有18、19歲。整個咱們塔溝武校,學員的年齡啊,平均也就是15、16這個年齡段。這是一個以武術為特色,以文化教育為基礎的一個文武兼備的一個學校。通過練習少林武術啊,最大的收益,第一個身體強壯,第二個意志頑強,也可以說這就是磨練了意志、陶冶了情操。

  少林塔溝教育集團位於中嶽嵩山腳下,轄新、老兩個校區。老校區在少林寺景區入口處。名揚海外的少林拳不僅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武術愛好者,更讓不少外國人慕名而來。你聽,我們的唐老師碰到了一個來這兒學習的洋學生。

  唐:Can you speak?

  德國學生:English?

  唐:You are from Egland?

  德國學生:No, I’m from German.

  唐:How long you study here?

  德國學生:One month. (00’08’’)

  唐:你挺小的吧,那你多大吧?

  武校學生:11歲。

  唐:你是哪裡人?

  武校學生:江蘇人。

  唐:你專門一個人從家來這邊的?

  武校學生:嗯

  唐:那你不怕?離開父母沒關係?

  武校學生:剛開始有一點兒。後來就習慣了。

  來了鄭州,如果不上少林寺,實在有些遺憾。少林寺位於河南省鄭州市登封嵩山五乳峰下,是少林武術的發源地,有“禪宗祖庭,天下第一名剎”之譽。少林寺因少林功夫而名揚天下,因建於嵩山少室密林之中,故名“少林寺”。這一次,唐雲很幸運,她採訪到了少林寺現任住持釋永信。

  唐雲:少林正在(發生著)變化,(它)走向世界了,很多國家的人來這裡,很想問,在這麼多變化當中,什麼是少林不會變的呢?

  釋永信:隨著全球化,大家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不同的人群在一塊切磋,對我們自身也是一種提升,所以我們認為,人的心性對我們來說很重要。人和萬物的本質是不會變的。我們說的生老病死、成住壞空,都不會變的,我們如何能把握住我們的心性,能把握住萬物的本性,能夠把什麼問題都跟“空”字結合,那我們的心態、我們的做事方式就能把握住,就能把握地更好。

  Reg 晨鐘暮鼓(取前奏的鐘鼓聲)

  忽遠忽近的晨鐘暮鼓,訴說著滄海桑田的世事,也傳遞著更鼓不變的人生真諦。時過境遷,歷史沉澱,正是古老為嶄新增添了一抹不一樣的韻味。城市依舊是那座城,鄭州,曾經的商代都城,如今的中部經濟中心城市,未來,也許會成為國際化的航空大都市。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時代在發展,那麼,不變的又是什麼呢?也許,是流傳下來的人生真諦,也許是經久不衰的史詩,又或許,是那首為世人所傳唱的曲子。

  這段《穆桂英掛帥》是已過90高齡的蘇蘭芳老人所唱。她被譽為“豫劇活化石”,是戲劇教育家周海水的嫡傳弟子。這位當年與常香玉同臺演出的老藝人,曾幾何時,卻被人們淡忘。樸實無華的個性,逆境中堅韌的人生,讓人無不觸動。蘇蘭芳說,戲詞教人學好、向善,你聽這“天波府走出我這報國臣”,多麼的開闊、大氣。也許不變的,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吧!

  鄭州地處中原,在我國區域經濟發展中具有“承東啟西,連南貫北”的特殊地位,航空經濟時代的到來,為鄭州的發展提供了機會。2013年3月,國務院批覆了《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發展規劃2013-2015》,賦予鄭州航空港實驗區“國際航空物流樞紐”的戰略定位。唐雲20年前來過鄭州,所以她特別期待,有了航空港的鄭州,未來會是什麼樣子。

訪談航空港實驗區黨工委書記胡荃

 

  這一天,唐雲約訪到了鄭州市委副書記、航空港實驗區黨工委書記胡荃。

  胡荃:我們航空港發展目標,實際上也是我們發展的主線,有這麼三句話。第一句話就是“發展大物流”,或者叫“建設大樞紐”。就是剛才我講的陸空,陸路包括鐵路、公路、航空,它們與都市對接、都市聯運。第二句話是“發展大產業”,特別是臨空經濟,臨空產業,高階附加值比較高的,依靠航空運輸的。第三句話就是“塑造大都市”,產業和城市相結合,產城融合來塑造大都市。

  經濟是否發展,社會是否進步,城市的建設只是一個方面,更正要的,是要看人們的生活水平是否提高了。隨著城市不斷的建設和發展,社群逐漸形成,並在群眾的日常生活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為正確引導群眾理性化表達訴求,為群眾需求的多樣化和個性化發展提供支援和保障,鄭州市在借鑑本市這些年成功經驗的基礎上,在全市範圍內提出並在社群為基礎上各級聯動推行了網格化管理這項新舉措。究竟網格化是什麼,為了一探究竟,唐雲來到了鄭州市金水區經八路社群。

  唐雲:你們這個社群有多少人住吧?居民是多少?

  街道辦負責人:居民常住戶是2193戶,人口數可能是5490人。但戶籍人口多一些,可能是12202人。

  唐雲:這是一個老區?

  負責人:是個老區,房子一般都是八十年代的房子。

  唐雲:老人多還是年輕人?

  負責人:老人多。

  唐雲:退休的?

  負責人:對、對,離退休的比較多。但是我們這離退休的老人生活地很幸福,有的感覺,他們的生活狀態,比年輕人還要充滿激情。今天正好有我們的社群先鋒報,他們編輯部正在籌備第七期的報紙。

  在社群編輯部,唐雲看見了正在為雜誌選畫的老人們,唐雲和大夥兒一見如故,老人們十分熱情地贈畫給她。

  老人:這個是我畫的。

  唐雲:你自己(從前)就喜歡畫畫的?

  老人:也是退休以後,老有所樂吧。

  唐雲:你去老年大學?

  老人:嗯,老年大學有個書畫院。

  唐雲:這是您的畫兒吧?

  老人:是的。

  唐雲:我特別喜歡那個綠牡丹。

  老人:要喜歡你就拿走。

  唐雲:不好意思。

  老人:沒啥不好意思。自己畫的,不要錢,沒事兒。

  碰到這些老年朋友,唐雲感到非常開心。而關於網格化的建設,社群負責人解釋說:

  負責人:我們說,如果鄭州市相當於一個版圖的話,給它劃成小的方格,然後每個格子裡呢,都有人來管理,管理格子裡的各種事務,為格子裡的居民提供各種服務,是這樣一個概念。

  唐雲:他們服務多少人吧,一個網格員?

  負責人:差不多也就說是六百多戶左右。

  唐雲:現在全鄭州都有這樣的(機制)嗎?

  負責人:對、對,全鄭州都是。

  聽起來,網格化管理的確是項惠民的好措施,這裡老人們的生活狀態也著實令人羨慕。臨走的時候,熱情的合唱團的老人們還唱起了他們排練的歌,你聽

  冬日一個寒冷的夜晚,站在鄭州人民廣播電臺的樓頂向遠處眺望,華燈初上,燈火闌珊。 這裡,是鄭東新區CBD,鄭州市重要商務、金融集聚區,也是鄭州現代化發展的一大亮點。

  向菲:Gabri, 現在我們站在鄭州人民廣播電臺的天台上,你看見那個黃色的“大玉米”建築了嗎?

  唐雲:當然了,這很漂亮的。現在天黑了,周圍都是燈,高樓大廈,很漂亮的,像一個塔。實際上是一個大賓館,我聽說。它是按照嵩嶽寺塔仿造的。我們也參觀過了,所以我很有印象。這兒附近還有正在建設的國際航空港,這是很大的一個專案。他們準備利用鄭州特殊的地理位置優勢,建成一個國際的航空物流中心。鄭州這個地理位置的優勢太重要了,所以利用鐵路、道路、航空方面的優勢,會覆蓋到整個周圍地區,甚至全中國的。所以,將來如果我們回到鄭州,一定會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形式。

  鄭東新區CBD中心公園的湖畔,一幢形似“大玉米”的玻璃大樓倒映在水中。湖畔散步的老人們聽著收音機裡傳出的豫劇,遠處的噴泉此起彼伏。鄭州,這座歷久彌新的城市,正奏響著古代與現代交相輝映的樂章!

  (記者:向菲 唐雲(義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