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新時代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的新理解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timg

 

 網路資料圖片:本文作者 孫亞夫

 

“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是上世紀80年代中期,在鄧小平同志親自作出爭取祖國和平統一戰略決策、創造性提出“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構想的基礎上形成的,是我們黨和政府長期堅持的解決臺灣問題的基本方針。從1992年黨的十四大到2012年黨的十八大,每次黨代會報告論述對臺工作時,都指出要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2014年9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會見臺灣和平統一團體聯合參訪團時說,“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最佳方式”。黨的十九大報告在闡述對臺工作決策部署時,首先強調“必須繼續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

 

對臺工作實行“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30多年來,推動兩岸關係取得歷史性巨大進展,同時也歷經風雨考驗。如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在新時代,我們對“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要有新理解,這樣才能更自覺地堅持這個大政方針。

 

一、對和平統一的理解

 

解決臺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全體中華兒女共同願望,是中華民族根本利益所在。用什麼方式解決臺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關乎中國和中華民族發展大計。在可能的條件下,是以和平解決、和平統一為好。上世紀50年代中期,毛澤東主席就提出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思想。1977年7月鄧小平同志重新擔任中央黨政軍重要領導職務後,在綜合考慮黨和國家工作的根本任務、基本思路、發展戰略中,在毛主席關於和平解決臺灣問題思想的基礎上,親自作出爭取祖國和平統一的戰略決策。1979年1月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臺灣同胞書》,鄭重宣佈了爭取祖國和平統一的大政方針。從此開始,我們就為實現和平統一不懈努力。

 

和平統一是中國歷史上前無古人的偉大事業,要不斷進行艱辛的探索、開創性的工作。更何況,臺灣問題極其錯綜複雜,交織著臺灣局勢、兩岸關係、外部環境中種種矛盾。要解決這樣一個問題、實現和平統一,不經受種種挑戰、重重磨難是不可想象的。我們實行和平統一大政方針30多年來遭遇的主要問題是:其一,臺灣1949年以來實行與大陸不同的社會制度,具有不同的政治意識形態;其二,臺灣各種分裂勢力謀求“兩個中國”“一中一臺”“臺灣獨立”,近20年來尤以“臺獨”分裂行徑為甚;其三,國民黨不願與我們通過談判實現兩岸和平統一,也不願與我們進行解決兩岸政治分歧的談判,力圖維持現狀;其四,外部勢力阻撓中國和平統一程序;其五,由於各種歷史和現實原因,主要是由於上述4個問題的存在,扭曲了臺灣社會對兩岸和平統一、個人政治身份認同的看法。

 

但是,我們切不可因為遇到困難而放棄和平統一的努力。同時,我們應該看到,我們實行和平統一大政方針30多年來,一直在克服重重困難中開闢了前進道路,而且取得了歷史性巨大成就,主要是:其一,挫敗了臺灣分裂勢力力圖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圖謀,李登輝製造“兩個中國”、陳水扁謀求“臺灣法理獨立”都沒有得逞,明火執仗地謀求“兩個中國”“一中一臺”“臺灣獨立”的空間被大大壓縮;其二,兩岸制度化協商談判、聯絡溝通累積了重要成果;其三,實現了兩岸全面直接雙向“三通”;其四,兩岸交流合作持續發展,形成了兩岸之間密切的經濟、文化、社會聯絡;其五,國共兩黨領導人、兩岸領導人進行了歷史性會談、會晤,樹立了兩岸關係發展程序中重要的里程碑;其六,鞏固了國際社會承認一箇中國的局面。從總體發展趨勢看,解決臺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的程序,不是倒退了,而是推進了。

 

經過30多年的實踐,我們應當比以往更明白堅持和平統一的道理:

 

第一,這是民族大義。2005年3月,在反對“臺獨”的鬥爭尖銳激烈之際,全國人大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仍然指出:“以和平方式實現祖國統一,最符合臺灣海峽兩岸同胞的根本利益。”2014年9月26日,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取得重要進展的時候,習近平總書記說:“我們將以最大誠意、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的前景,因為以和平的方式實現統一最符合包括臺灣同胞在內的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這兩句話中,都不是僅僅用“符合”兩個字,而是用了“最符合”三個字,一個“最”字,足見我們黨和政府從全民族發展的高度考慮祖國統一的方式問題,強調和平統一。

 

第二,這是戰略全域性的要求。1978年12月我們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把黨和國家工作的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中心確定了,黨和國家各項工作都要服從、服務於這個中心。經濟建設需要一個和平環境,包括國內的、國際的,也包括臺海的。這正是我們黨和政府從1979年開始實行和平統一大政方針的主要原因之一。如今,黨的十九大確定了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的目標。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基本實現現代化,再到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戰略安排。對臺工作要服從、服務於這個戰略安排,服從、服務於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為此最主要的就是要堅持和平統一大政方針。

 

我們黨和政府一直堅持著爭取和平統一的努力,同時也一直警惕、反對、打擊、制止各種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行徑,切實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而且考慮到各種複雜情況甚至發生最壞狀況的可能性,長期進行著各種應對準備包括軍事鬥爭方面的準備。這在《反分裂國家法》中已作了明確規定:“‘臺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上作報告時強調:“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這表達了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意志,也向“臺獨”勢力發出了最嚴正的警告!

 

二、對“一國兩制”的理解

 

“一國兩制”構想是鄧小平同志的創造,是鄧小平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國兩制”構想最初是為解決臺灣問題提出來的,後來首先運用於解決香港問題、澳門問題,並且在解決香港問題的過程中得到豐富發展。運用“一國兩制”解決香港問題、澳門問題,為這一構想贏得了世界性聲譽,連當年與鄧小平同志談判解決香港問題的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都說,“一國兩制”的構想是沒有先例的天才創造,為香港特殊的歷史環境提供了富於想象力的答案。

 

但是,在臺灣,“一國兩制”卻被“汙名化”,使它的本意和內容一直沒有為廣大臺灣民眾所熟知。30多年過去了,我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不是因為“一國兩制”不適用於解決臺灣問題,而是由於國民黨及其當局不願和我們和談統一而拒絕它,由於民進黨及其當局謀求“臺獨”而更是誣衊、攻擊它。我們相信,當臺灣問題越來越接近解決的時候,當和平統一擺上兩岸關係發展日程的時候,“一國兩制”將重新為臺灣民眾所認識;當大多數臺灣民眾轉而支援和平統一的時候,他們將和我們一樣認為“一國兩制”是最佳方式。

 

第一,“一國兩制”要解決的正是實現和平統一所要解決的最大問題。兩岸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同,在這種情況下實現和平統一,遇到的、所要解決的最大問題正在於此。而“一國兩制”正是直面這個最大問題,在實現祖國統一的前提下,找到了能夠用和平方式解決這個最大問題的最佳方式,即在祖國統一的前提下,國家的主體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同時在臺灣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長期不變。

 

第二,“一國兩制”所貫穿的原則性和靈活性有機統一的精神,正是和平解決重大爭端所必需的。“一國兩制”的精神實質是實現祖國統一、維護國家主權的原則性與充分考慮臺灣歷史和現實的高度靈活性的有機統一。原則性在於,一定要實現兩岸統一,一定要堅持一箇中國原則,確保臺灣是中國領土一部分的地位不被改變,確保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這就維護了民族根本利益和國家核心利益。高度靈活性在於,兩岸統一以後,各自仍然實行不同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這就照顧了各方利益,使和平統一得以實現。

 

第三,“一國兩制”是實現祖國統一最和平的辦法。鄧小平同志說:“世界上有許多爭端,總要找個解決問題的出路。我多年來一直在想,找個什麼辦法,不用戰爭手段而用和平方式,來解決這種問題。”鄧小平同志找到了這種辦法,它就是“一國兩制”。兩岸之間存在著社會制度、生活方式不同的問題以及其他嚴重的政治分歧,如果想不出和平解決的辦法,那就要用非和平的辦法來解決。所幸的是,我們已經找到了“一國兩制”這種辦法,只待於有機會實踐它。

 

第四,“一國兩制”還會豐富發展。“一國兩制”自提出迄今,已經30多年了。30多年來,臺灣發生了很大變化,兩岸關係也發生了很大變化;而且“一國兩制”在香港已經過20年實踐,在澳門經過18年實踐,提供了許多可資借鑑的成功經驗。“一國兩制”的內涵將隨著時代而豐富發展。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一國兩制’在臺灣的具體實現形式會充分考慮臺灣現實情況,充分吸收兩岸各界意見和建議,是能充分照顧到臺灣同胞利益的安排。”我們相信,當兩岸雙方能夠討論、談判按照“一國兩制”方式實現和平統一的時候,“一國兩制”的內涵將得到大大豐富和發展。

 

三、堅持在發展的基礎上貫徹“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

 

“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建立在對中國國家利益歷史性的深刻認識和戰略全域性的切實把握上。最終如何以“一國兩制”方式實現和平統一,說到底,要建立在發展的基礎上。這是一種戰略思維。

 

鄧小平同志強調“發展是硬道理”,指出中國解決所有問題包括臺灣問題的關鍵要靠自身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也說:“從根本上說,決定兩岸關係走向的關鍵因素是祖國大陸發展進步。”這是在發展的基礎上解決臺灣問題的戰略思想,是我們黨和政府制定對臺工作大政方針的決策基點。上述對臺工作推動兩岸關係所取得的歷史性巨大成就,從根本上說,都奠基於大陸發展進步。我們的發展引起整個臺海形勢發生的最大變化,就是使其間力量對比發生歷史性變化,大陸的力量已具有對臺灣絕對的、完全的壓倒性優勢,也大大拉近了與美國的力量對比。這些都說明在發展的基礎上解決臺灣問題的戰略思想是正確的、可行的。

 

如今,我們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在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全面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這每一步,都是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實力和國際影響力不斷邁上大臺階的步伐,都是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步伐,都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步伐。這必然不斷促使形勢產生新的積極變化,不斷對臺灣產生越來越大的積極影響,不斷對兩岸關係發展產生巨大的推動作用,不斷對祖國和平統一程序產生決定性的推進作用。

 

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黨要帶領人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我們要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這是中國大發展、中華民族大發展的時代機遇。在這個新時代,和平統一大有可為,“一國兩制”富有生機。我們完全能夠繼續通過在發展的基礎上增強完成祖國統一大業的雄厚基礎和綜合能力,通過堅持一箇中國原則、堅持“九二共識”維護兩岸關係發展大局基本穩定和正確方向,通過反對和遏制“臺獨”分裂行徑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必要條件,通過加強兩岸經濟、文化、社會交流合作密切彼此聯絡,通過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為和平統一創造條件,通過加強國防和軍隊建設為和平統一提供戰略保障和軍事支撐,從而不斷推動兩岸關係朝著祖國完全統一的方向發展,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程序中完成祖國統一大業。(作者:孫亞夫——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副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