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Observe

吳清友與他的誠品書店

7月18日晚,誠品書店的創始人吳清友因心臟病發作在臺北辭逝,享年68歲。他辛苦經營28年的誠品書店已經成為臺北的文化地標,也成為讀書人享受閱讀時光的安靜之處。

 

前幾年藉著採訪的機會,我有幸去了一趟位於臺北敦化南路的誠品書店,一踏進這個24小時不打烊的書店,我就被其溫暖的感覺吸引了,隨意從書叢中抽出一本書,坐在溫馨的實木地板上,伴著悠揚的古典音樂閱讀,簡直就像在家一樣。“原來書店也可以這樣,原來閱讀也能如此。”內心不斷重複著,感激著,沒想到來臺灣出差,竟能遇到“誠品”。吳清友曾經這樣說過,“誠品對於閱讀、對書,有一種想象:一個城市中有百萬本書籍,一年有千萬人進來,千萬種書出去,這迸發出來的力量是與人為善的,是一種正面的能量”。對此,我非常認同,因為我走進誠品,獲得到的就是一種溫馨。

 

吳清友逝世後,我們從媒體上看到兩岸各界人士紛紛表達震驚和不捨之情。在吳清友離世一小時二十八分鐘後,龍應臺在寫下了這樣的話:今晚我為他留下眼淚。有的人飛揚跋扈,其實貢獻很薄。有的人默不作聲,做的卻是靜水流深的事。書店可以只是賣書、賣紙、賣文具的商店,他卻把它做成生活的美學、文化的指標、對心靈境界的堅持。

 

他為讀書人開啟的這種閱讀方式是獨一無二的,是備受推崇的。臺灣各媒體紛紛推出專欄紀念。其中,《聯合報》19日發起的“誠品的意義是什麼”的網路調查顯示,多數人選擇了“臺灣文青地標,具有在地特色的城市文化象徵”這一選項;其次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閱讀空間”。這是對吳清友生前倡導的“誠品的價值在於利己、利他、利眾生”的最好詮釋。

吳清友走了 "誠品夢"長存

2017-07-20

  臺灣誠品書店創始人吳清友7月18日晚因病在臺北辭世。這一訊息在網路上、朋友圈裡引發愛書人和文化人的無盡哀思。吳清友和他創立的誠品書店已經成為臺北文化的新標誌,還一度引起文化界探討“誠品現象”。

 

  吳清友1950年出生於臺灣台南的一個小漁村,三十幾歲就在房地產上撈得人生第一桶金,一躍成為臺灣的財富新貴。

 

  然而,天妒英才,吳清友出生時便患有先天性心臟病,38歲就進行了人生第一次開胸的心臟手術。在與死神搏鬥的過程中,吳清友對人生有了新的感悟,而這正是誠品書店出現的契機。

 

 1989年,第一家誠品書店在臺北市仁愛路圓環邊誕生,以“人文、藝術、創意、生活”為經營理念,定位為人文藝術專業書店。1999年,誠品書店開創24小時不打烊創新營運模式,為大眾提供了全新的城市閱讀生活。

 

 新創的誠品書店經營得並不順利,而吳清友一直堅持不放棄。有一次,臺灣鬧風災,水淹誠品,吳清友一邊吃著心臟病藥,一邊開緊急會議應對困境。誠品書店成立後很長時間一直處於虧損狀態,吳清友本來想這種虧損最多持續幾年,然而卻持續了將近15年。直到2012年,吳清友在友人的幫助下創新誠品書店的經營模式,發展出複合式商場模式,才轉虧為盈。不過對於這段艱難的歲月,吳清友倒是滿懷感謝,有了更多人生感悟。

 

吳清友走了 "誠品夢"長存

 吳清友認為,誠品賠錢的15年,是他一生中收穫最多的15年,因為這讓他第二次看到了自己。第一次看到自己,是當他擁有的金錢超過生活所需之後,覺得錢不是那麼重要。經過誠品賠錢的15年,吳清友說至少看到了自己對生命態度的誠懇,即便是執迷不悟,不知變通。

 

 顯然,賺錢從來不是吳清友與誠品的終極目標。吳清友談起創辦誠品的初衷時曾說,想選擇自己喜歡做,覺得有價值、有意義,並非只為賺錢的行業。多年後,他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說,沒有商業,誠品不能活,沒有文化,誠品不想活。即便在最艱苦的歲月裡,誠品也仍然舉辦和推動著藝文活動,讓讀者遨遊在藝術的海洋中。這些才是誠品的初心。

 

 所以誠品不只是一個買賣書籍的交易空間。吳清友深信,文化的形成,來自於人與空間及活動的互動。因此誠品以“場所”的精神出發,終極關懷的目標仍是讀者。“場所”的概念讓誠品跳脫出書店的格局,誠品可以是講堂、電影院、咖啡廳、畫廊、圖書館......吳清友說,誠品想要營造的空間氣氛“是讓每一個讀者進來後,安頓心情的港口”。

 

 秉承這樣的理念,28歲的誠品已經成為臺北的文化新地標。誠品書店從臺灣走向香港及大陸,成為國際媒體多次報導肯定的華人文創品牌之一;2016年,大陸、臺灣、香港到訪誠品人次更創下高達2億的新紀錄,也推動了超過11萬種華文作品流通。

 

 誠品書店從一家書店發展成為一個涵蓋誠品、誠品生活、誠品行旅、誠品物流、誠品藝文基金會等的大集團。吳清友希望在文化理想與經營現實間找到平衡,在2010年分割出2個主要事業體,其中誠品以書店、畫廊、展演等文化事業為主;誠品生活則主導商場、餐旅、文創投資等。

 

 這次,吳清友最終沒能避開厄運,但他始終秉持的“無可救藥的積極樂觀主義”已經成就了生命的感動與精彩。斯人已逝,“誠品夢”長存。(趙鳳豔 根據新華社、臺灣《遠見》雜誌、聯合新聞網、中時電子報報道綜合整理)

展開全文

吳清友:每個生命都是一本大書

2017-07-20

  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於18日晚間因心臟病在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去世,享年67歲。

 

“每個生命都是一本大書,每個生命也可能都是一項創作,每個生命更可能都是一部傳奇,生命裡有太多的因緣:人、地、事、物,都不是我們能夠規劃的,也不是我們能夠用有限的智慧去想象的。”吳清友曾經這樣說過。

 

  在此前公開露面的場合,他曾多次提到自己的先天性心血管疾病。1988年他進行了第一次開胸心臟手術,正是這次手術的危險讓他開始思考重啟生命之旅,讓從事建築行業的他創辦了誠品書店。在吳清友看來,這個如影隨形的“馬凡症候群”的麻煩,也是一種“天賜”的禮物,是一種警醒:“我有先天性心血管疾病,而手術在當時是很危險的。這就逼迫我思考生命的問題,重啟了一段旅程。”臺灣誠品書店1989年開張,時至今日,誠品書店已近而立之年。在實體書店舉步維艱的現實重壓之下,吳清友二十餘年如一日地堅持這份書店的理想,即使連續虧本十五年,他也未曾後悔。

 

  吳清友給世界留下了誠品書店,因為在這方空間裡書與人獨特的關係,讓誠品與其他任何書店都不同——這裡不是販售一本書那麼簡單的買賣關係。誠品提供了書店與人之間的默契與情感,也提供了美好生活的想象空間。

 

  第一次去到臺北誠品書店是在一個天矇矇亮的早晨,從花蓮坐夜車凌晨五點抵達還沒有睡醒的臺北。誠品書店敦南店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收留了我的疲憊的靈魂和軀體。以前只聽聞過誠品書店的大名,真正走進其中,便明白了臺灣朋友為何將其奉為一種文化上的地標。一般書店很怕顧客只看不買,而用膠膜封住新書;誠品卻好像怕人看不夠似的,在書店各個角落佈置了桌椅、小沙發,讓讀者盡情享受閱讀時光,墨綠色的紙袋會讓人感到安心。這種慰藉與收留並不只是我一人的情況,1999年,誠品的敦化南路總店首創24小時營業,成為深夜裡城市的一盞明燈。“幾乎沒有人的誠品敦南店,可以自在地翻雜誌,喂自己的靈魂吃早餐。”臺灣的朋友這樣說。

 

  這種誠懇的待人風格,是自誠品創立之初就被定義好的命運。“誠品在成立的時候取名 誠品 ,我們的初心,認為 誠 是一份誠懇的心意,一份執著的關懷。 品 是一份專業的素養,一份嚴謹的選擇。”吳清友曾這樣說。他在三十多歲的時候成立誠品,唯一的希望,不是希望賺錢做生意,或者發展品牌談文創,“我只是希望找到那個可以讓我未來的日子還有勇氣,還有韌性可以繼續活下去,給自己下了一個生活和生命的標杆。”

 

  書店的空間是閱讀發生的場域,誠品之所以成為文藝青年心嚮往之的地方,與吳清友最初對空間設計的定位有很大關係。出身建築設計行業的吳清友,原為誠建公司董事長,他以小布爾喬亞風格的室內設計美學打造了誠品書店的格局。誠品書店剛問世時,讀者都高呼這裡是從裝飾設計雜誌裡直接走出來的空間。臺灣的朋友說:“誠品風格在上世紀九O年代很大地刺激了臺北人的中產階級美學崇尚,一時之間,所有人的家居裝潢都指定要 誠品風格 。”

 

  僅僅有空間仍是不夠的,空間僅僅是軀殼,書才是書店的靈魂。誠品書店極強的選書編輯團隊讓誠品的靈魂更富書香。無論是旅行、生活風格、藝術、人文社科還是文學,各種類目的編輯團隊都是把準閱讀潮流脈搏的高手。在圖書定價以及促銷的部分,他們也很有經驗。“誠品並不期待所有的閱讀都在書店裡完成,我認為大家不要窄化一間書店。人們可以在書與非書之間閱讀,可以閱讀人與人的關係……生活無處不可讀。”吳清友說。

 

  儘管誠品不願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很商業”的機構,但一家企業既然不是慈善組織,就註定是要有商業思路。當今,但凡談到新時代的商業,似乎人人都標榜著“情懷”,可背後都有著一種逐利的偽善。吳清友大概是真正把情懷注入商業中的。在臺灣,吳清友一直是各大媒體的創業楷模、最佳企業家人選,他在15年的長期虧損下仍然沒有放棄誠品書店。“誠品曾經嘗試過多種經營模式,包括組織會員俱樂部,重點關注特定消費人群;也曾經試過社群書店模式,在人口較為稠密的小區設立小型精品書店等;但一直到目前的 複合商場 模式才成功贏利。”吳清友曾對媒體這樣說。

 

  誠品之所以能成為一種文化的地標,在於它已經不只是一個書店,而是一個文藝生活的角落。大部分書店會在週末開放一部分空間給公開的圖書活動,而誠品則把策劃定位在更廣闊的人文領域——音樂、藝術、戲劇的創意都可以在誠品書店發生。誠品獨有的展演空間,歷年來也孕育出了許多優秀作品,如現在在很紅的劇場導演林奕華,在臺灣轉型大劇場的關鍵作品《包法利夫人》,就是在誠品支援下演出。誠品甚至還辦過把敦南誠品旁邊的安和路全封街的露天藝術節,這兒閱讀的不只是書,更是人。

展開全文

吳清友最重要的遺產是激活了書店文化

2017-07-20

  今天,誠品書店的創始人吳清友先生,本應出席個人傳記《誠品的時光》的釋出會,但在7月18日晚,卻因心臟病在臺北猝然離世,享壽67歲。想來,他對這個世界應該是有頗多遺憾。可惜,天不假年。感懷之餘,我們有必要梳理一下吳清友先生的遺產,來更好地緬懷這位對文化領域有著世界級貢獻的人物。

 

  來時路

  把誠品視為永恆的事業

 

  吳清友稱得上是一個傳奇人物,早年出身農家,技校畢業後去高職當過老師、待過皮包工廠,最後改行做起銷售廚具裝置,把自己的公司做成了臺灣廚具裝置行業的龍頭。然後以此為基礎,又投資房地產與證券公司,掙到人生第一桶金。照此人生軌跡,也是可以大富大貴的。

 

  但是在1988年,患有先天性心臟擴大症的吳清友與死神擦身而過。“怕死後什麼東西都沒有留下”的吳清友,想創立一個永恆的事業,於是開始創辦誠品書店。

 

  秉持“連鎖不復制”的概念,誠品書店每家店面都砸大錢在設計上。用最好的材料裝修、設計要人性化、空間搭配和書籍擺放都大有考究。如此精益求精,再加上書店經營模式的不成熟,以及書籍原本的利潤就單薄,導致了誠品書店長達十五年的賠錢之路。原本吳清友就只打算賠5到8年,沒想到經營的艱難遠超預期。不少股東中途撤離,投資人之一陳泰銘曾對媒體坦承:“誠品是我不願面對的賠錢投資。”

 

  這些對一個有心臟病的人來說,更是不易。但他硬是堅持了十五年,這才有了後來誠品書店在大陸、香港的開枝散葉。而這一點,是目前多數文化產業公司做不到的。很多誠品的擁躉、客戶都是置身影視、網路行業的人,在消費誠品的同時也需要反思。這幾年由於鼓吹所謂風口概念,以網際網路行業為代表,靠講一個故事或者一個IP就能迅速圈錢的神話層出不窮,在偶像破滅之後,迅速又都聚攏到下一個風口,眾籌、直播、社交媒體……各個風口的速生速滅比風雲變幻還快,整個社會已經浮躁無比,以至於實業都開始受到影響。試想,還有多少人能夠堅持一件事情長達十五年。

 

  別時愁

  經營現狀愈發嚴峻

  書店,在很多人頭腦中就是一個賣書的地方,既不是圖書館可以學習,也不是商場超市可以多多駐足。而在國人的眼中,對書店的理解更多是一層一層地落滿灰塵的架子,或者琳琅滿目的各類教輔、考試用書,很少講價很少打折,書店是某種意義上的文化“衙門”。

 

  誠品書店最大的創舉,是充分挖掘出了書籍的商品屬性,並且給其疊加了豐富的文化休閒屬性。將書作為核心產品,鋪排開文創售賣甚至百貨經營,再配上溫馨典雅的室內裝修,輔之以韻律得當的背景音樂和繾綣的咖啡消費等,書店可以不買書,可以在此約會、在此下午茶、在此談公務、在此消磨碎片時間。集中體現城市公共文化的地標,稱得上開風氣之先。

 

  而誠品書店在臺灣敦南店開創的24小時營業模式,也算得上引領潮流。將書店的功能擴充套件為文化活動場所,增加了顧客的停留時間,既可以傳播口碑,也可以為顧客創造更多可能。像誠品的信義旗艦店,把整棟樓租下,但是隻有兩層賣書,其餘空間作為商場經營百貨。書店吸引人流量,為商場帶來更多收入,然後書店從中獲益。這種理念是非常超前的,與後來電商靠賣書帶來流量再促進其他消費是一個道理。

 

 文化消費的根本目的雖然是賺錢,但要義首先在於觸動心靈。想想,午夜的街頭,除了各種KTV酒店飯館,還有一個書店在營業,對人的意義是不一樣的。所以,能夠理解很多人把誠品當成心靈歸屬,將書店作為一個城市的標誌。

 

 吳清友及其誠品書店的努力,很大程度上激活了中國的書店文化,我們可以看到,季風書園、方所書店、字裡行間、單向空間等等書店的出現、發展,是這一個潮流之中的標誌。甚至新華書店在這個潮流之下,也對自身做出了更多的調整,開始有了各種各樣的公眾活動、進行多樣化的經營。並且,幾年前北京的三聯書店、上海的大眾書局等書店都開始24小時營業。

 

 竊以為,一個書店的消費文化已經蔚為壯觀了。書店與商超與地產融為一體,文化消費成為都市生活標配,這種變化,難能可貴。誠然,在當下的大時代中,不能因為誠品的成功及其開創的潮流而回避書店經營中存在的困境。比如由於地租、人工成本的上升,再加上電商的衝擊,書店整體的經營業績不斷下滑,不少書店採取關店走人讓人惋惜。由於誠品書店開創的書籍加百貨的模式,以及衍生出來的與地產結合的形式,也在遭受商業化過度的詬病。書店成為文化地標以後,如何更為深刻影響現代人的都市生活?是這個時代的重要命題。吳清友先生已經仙去,這些問題還是留待更多的人和讀者去解答吧。

展開全文

誠品書店創始人吳清友病逝 28年成就“誠品現象”

2017-07-20

  新華社臺北7月19日電(記者 齊湘輝 何自力)19日,在臺北誠品書店敦南總店,上下五層的空間平靜如常,人們三三兩兩而來,尋覓自己喜愛的角落,享受閱讀時光。

 

  就在18日晚,誠品書店的創始人吳清友因心臟病發作在臺北辭世,享年68歲。他創立的誠品書店已成為臺北的文化地標,還一度引起文化界探討“誠品現象”。

 

  1989年,首座誠品書店在臺北市仁愛路圓環邊誕生,以“人文、藝術、創意、生活”為經營理念,定位為人文藝術專業書店。1999年,誠品書店開創24小時不打烊創新營運模式,為大眾提供了全新的城市閱讀生活。

  溫馨的實木地板、優雅的店內陳設、豐富的中外文圖書與終日環繞的古典音樂……如今的誠品書店已不再是一個單純的書店,而是集書籍、畫廊、出版、展演、課程、文創、行旅等於一體,內涵豐富。

 

  時至今日,誠品已在臺灣擁有40多家分店,營業網點不僅遍佈臺灣各地,還進駐香港銅鑼灣及江蘇蘇州。

 

  吳清友逝世後,臺灣各界人士紛紛表達震驚和不捨之情。

 

  臺灣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獲悉後十分悲慟,並表示“誠品改變了我們對閱讀、生活,乃至自己的看法”;作家陳芳明表示,誠品書店是一種“獨一無二的創造”,“一本書可以改造一個人的氣質,一個書店更可以改造一個社會的風氣”。

 

  臺灣各媒體紛紛推出專欄紀念。其中,《聯合報》19日發起的“誠品的意義是什麼”的網路調查顯示,多數人選擇了“臺灣文青地標,具有在地特色的城市文化象徵”這一選項;其次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閱讀空間”。這是對吳清友生前倡導的“誠品的價值在於利己、利他、利眾生”的最好詮釋。

 

  2004年,誠品書店被《時代》雜誌亞洲版評選為“亞洲最佳書店”,2011年獲選為“臺灣百大品牌”文創服務類別企業,2015年敦南總店被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評選為“全球最酷書店”。

 

  吳清友1950年出生於臺南一個小漁村,30多歲就憑藉房地產獲得人生第一桶金。39歲時,吳清友遭遇了第一次先天性心血管疾病發作,讓他思考人生意義,並創辦誠品書店。

 

  然而,新創的誠品書店經營得並不順遂,一直處於虧損狀態,持續了將近15年。但吳清友仍然堅持不懈。

 

  他曾說,誠品不是完全向錢看的公司,“誠品對於閱讀、對書,有一種想象:一個城市中有百萬本書籍,一年有千萬人進來,千萬種書出去,這迸發出來的力量是與人為善的,是一種正面的能量”。

 

  曾經歷三次生死大劫的吳清友這次沒能避開厄運,但他始終秉持的“無可救藥的積極樂觀主義”已經成就了生命的感動與精彩。

展開全文

誠品給書店業帶來震撼和經驗

2017-07-20

  18日晚,臺灣誠品書店的創始人吳清友先生因心臟病發作在臺北辭世,享年68歲。他創立的誠品書店已成為臺北的文化地標,還一度引起文化界探討“誠品現象”。

 

  這也給遠在內陸的重慶書店業帶來了震撼和不可多得的經驗。用重慶購書中心總經理李暉的話來說,“走在重慶乃至全國街頭,有太多太多的書店,都能看到誠品書店的影子。”

 

  精典對書的情懷源自誠品

 

  重慶本土知名獨立書店創始人楊一第一次去誠品書店是十多年前,當時有口皆碑的誠品24小時書店敦南店已經開業。楊一說,那時敦南店的空間美感設計就超出一般對書店的想象。

 

  在楊一看來,吳清友先生和誠品書店完全可以說是給書店業樹立了一個標杆。“他們把這個行業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給整個行業帶來了深遠的影響。”楊一說,可以說是誠品成功之後,才有了全國各地的書店文化空間紛紛努力做成城市文化地標和文化家園。而在實體書店紛紛轉型、倒閉時,誠品又在複合經營上率先走出了一步,“可以說在過去的書店業經歷大變革時,他們都是領航者。”

 

  眾所周知,吳清友生前曾說過,“沒有商業誠品不能活,沒有文化誠品不想活。”在楊一看來,現在,內地的很多書店也是這句話的踐行者。

 

  楊一說,內地書店可以說大部分都或多或少受過誠品的影響。“我承認,雖然精典受誠品的影響不多,但也還是有。尤其是對文化、對書的那種情懷,都來自誠品。”

 

  24小時店概念受誠品啟發

 

  重慶購書中心總經理李暉到訪過不止一家誠品書店。“最出名的敦南店,我是2010年去的,當時的感受只能用震撼來形容。哦,原來書店可以做成購書中心!”李暉說,首先震撼於它在商業操作上的無與倫比,品牌文化和硬體設施上的融合相得益彰。

 

  其次,讓李暉印象深刻的是誠品的運營管理和文化活動的策劃。“作為一個傳統行業,內地書店的管理其實是相對落後的。誠品就是在書店中加入現代企業管理,做出了很好的示範和榜樣。”

 

  李暉說,還比如,請專業設計師設計書店,呈現更好的空間感受給讀者,都是誠品帶來的“潮流”。資深書迷可能有印象,重慶購書中心時代天街店開業後曾試營業了一段時間的24小時書店,李暉直言這也是受誠品啟發而做的,“只是在文化、讀者等土壤培育方面,重慶還有欠缺,我們才中斷了。”

 

 

展開全文

臺灣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猝逝 終年67歲

2017-07-19

臺灣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猝逝 終年67歲

 

臺灣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18日晚在臺北猝逝,終年67歲。

 

綜合中央社、聯合新聞網等臺媒報道,誠品公司於18日晚9時31分公告此訊息,指吳清友去世是因為心臟舊疾突發。

 

據報道,吳清友17日還去視察中山書街,本計劃20日出席首本品牌專書“誠品時光”新書發表會,但18日晚間7時多突然病發被送往醫院就診,到院前已無呼吸心跳。

 

誠品方面表示,公司遵循代理人作業,各項業務均由專業經理人負責,對公司營運無影響;將召開臨時董事會推舉董事長,俟董事會召開後再行公告。

 

吳清友1950年10月出生於臺南,患有先天性心臟擴大症,1988年進行過第一次開胸心臟手術,生前在香港、臺灣一共進行過3次大手術。

 

1989年3月,吳清友創辦誠品書店,初期專賣藝術與建築類書籍,採取有別於同業的經營模式,1999年誠品敦南店首開24小時營業,結合書店與商場,成功經營出特殊的誠品書店文化,至今已在臺灣、香港及大陸開了49家書店。後誠品書店逐漸擴張到出版、畫廊和策展等諸多行業,成為臺灣地區著名的文化產業座標之一。

 

臺灣文化界人士、兩岸媒體、網友等紛紛表達對吳清友病逝的心痛和緬懷之情。(完)

展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