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翌捷:我的生活,玩轉創業

趙翌捷:我的生活,玩轉創業

 

趙翌捷,臺灣桃園人,北京照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本科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現就讀於北京大學行政管理專業。曾擔任手機遊戲公司的產品經理,在大學三年級時,建立北京創享客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獲得天使投資40萬人民幣,現主持趙顧品牌,主推酵素產品。

 

我的生活,玩轉創業

 

大家好,我是趙翌捷,我們的品牌叫“趙顧酵素”,我們是做健康產業的。今天我不會說太多關於酵素的事情,而我自己也太過於年輕,也沒有辦法和大家分享一些比較發人啟思的話題吧。我或許可以跟你們分享一下我的個人經歷,看看一個臺灣人來大陸生活、就學、就業,乃至創業的過程。

 

我在臺灣土生土長,卻來到了大陸

 

我是四年前到人民大學讀大學,今年畢業,即將要到北大再讀政府管理,同時現在也在創業,自己有一家公司叫做趙顧生物科技。

 

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為什麼會來大陸,當初是怎麼做這個抉擇的。我是在臺灣土生土長,沒有離開過臺灣,從小到大是在苗栗長大的,我算是一個大陸所謂的農村孩子,所以我對大城市有一種憧憬。當我以414分考上實驗高中的時候,我特別興奮,覺得通過自己的努力,我可以離開漫山遍野的農田跟樹木,可以到城市裡面去看看說:“哇,臺灣的最好的一些學生跟年輕人是長什麼樣的,我們可以一起學習、一起成長,然後之後回去可以成為一個更棒的人。”

 

當我讀實驗高中以後,我的同學基本都是華僑的子女,他們的父母有的是教授,也有一些是立法委員的小孩,基本上家世背景都很優越。這三年的時間給我很大的一個憧憬,因為他們在我的眼裡,是全臺灣最優秀的一群學生,對於我來講,能跟他們一起學習,是很棒的一件事情。我在高中三年的時候,深刻感受到一件事情,就是臺灣的小確信在臺灣的年輕人的心裡有多麼的紮實,他們一開始就非常相信,我只要好好努力,那我或許未來能開一個小的咖啡店,或許我當一個醫生,或許我當一個老師,那我覺得我這一生就很幸福。或許還可以跟一個漂亮的女生有一段好的愛情,接著有一個好的生活,那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情。對我來講,當然是很美妙的一件事情。但是,那時候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我們如果是所謂的全臺灣1%的那一群人的話,我們的腦海裡面會想未來會是什麼樣子,那些比較複雜或者比較困難的事情,究竟是誰在思考呢?這個思考給我一個很大的刺激,導致我那時候有一個深刻的感受,就是我一定要走出去看一看,我想去找到更多跟我有同樣想法的人,或許我們都不是太優秀,但是我們努力,我們心裡面有一個想法,是希望我們可以把這個世界變得更好,或者說我們可以做更多的努力,去幫助到其他人。

 

當初我得到一個訊息,叫做我們其實是可以到中國大陸去讀書的。我覺得到了中國大陸,一個快速發展的地區,能夠給我一個很大的刺激,或者一個全新的認識。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未來可以到哪裡去?我能不能有一個更好的機會?獲得更好的一個衝撞?我趙翌捷究竟可以做什麼?來到中國人民大學以後,大一期間,我就參加了二三十個社團,因為我無親無故,我自己一個人從臺灣來大陸面試,然後也沒有家人陪同,也沒有認識這邊的任何一個人。我就去了上海,去了北京,然後最後終於收到它的錄取通知書,我特別高興,終於有渠道可以來到這邊唸書。

 

正因為我一個人都不認識,所以我很熱切的希望可以跟大陸學生交朋友,所以我那時候透過的一個方式是參加社團。我標述了第一個經歷,叫做“知行2樓1009”,“知行2樓1009”是我的寢室的號碼,大陸的每個學生都是住在學校的,我們是6個人一間寢室,所以基本上這6個人在四年時間都住在一起,大家會成為一個非常好的夥伴。我們的同學來自四川、內蒙古、福建、吉林、廣東,在中國大陸算是天南海北吧,他們對我很友善,我也交到了我第一批朋友。

 

我再說一下我參加辯論隊的時候的一個場景,因為我在大學期間參加了20多個社團,每天都忙的天昏地暗,曾經有連續一個禮拜,我沒有洗過一次澡,因為大陸宿舍11點就斷水斷電了,所以我們就沒有機會能夠繼續用到衛浴。那時候基本每天不是學生會開會,就是辦我們辯論會,每天鍛鍊到很晚,為了比賽,為了辨題,大家聚在一起討論,然後作題。

 

就是因為這樣的一個經歷,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我真的交到很多的大陸朋友,而且也確實像剛才前面兩位嘉賓提到的,真的到你來到大陸生活,你真的想要在這邊成長跟發揮的時候,其實到最後你身邊最好的朋友,絕對是你那時候你所生活跟成長的那個地域的好朋友。

 

我的第一次創業專案為什麼會失敗

 

我簡單介紹一下我的第一次創業。我第一次創業的專案叫做“創享客”,兩年前我跟一群大學朋友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如果作為一個學生,你想要實現一個想法或專案的話,你究竟要得到哪些資源?那時候我們發現人民大學就有很多朋友有一些好的想法,但是他可能認識不到有經驗的行業精英,或者說一些投資人。我們因為在學生會工作,因為在社團裡面做公關,就會有機會跟外面的人接觸,其實有一些人脈跟資源。我們也設想我們可以組織一個學校裡面的創業的團隊,跟外面的一些比較有資歷或者有經驗,甚至有資金的公司去對接,所以我們有了第一個專案。

 

這個專案說起來特別的浪漫跟天真,因為那時候我們什麼都沒有,我們甚至都沒有一個完整的計畫書,然後我們就辦了這樣的一個沙龍,那時候有很多人來參加。因為在兩年前的今天,並沒有所謂的中關村創業大街,也並沒有所謂的創業公社,更沒有所謂的一些比較成熟的一些孵化器體系。我們那時候就兢兢業業的想要做這件事情,我們第一次拿到了所謂的天使投資,那時候我們拿到了40萬人民幣,對於一個大三的學生,能夠拿到40萬人民幣,將近200萬臺幣,而且做一個創業專案,那是一個多麼興奮跟刺激的一件事情!我們幾個人很快搞了一個小小的辦公室,我們花了很長時間點綴它,給大家很好的一個體驗跟機會,希望可以說讓更多的人,讓想創業的人以及正在創業的人能夠有個空間交流,我們可以為他們做好服務。我們那時候也做了APP的開發,也做了許多的線上沙龍,然後我們開始在做我們一些佈局跟規劃。

 

但是我們並沒有成功,沒有成功的原因在於我們都特別的天真浪漫。那時候我們有6個合夥人,基本上我們把股權均分了,這6個人,每個人都是老闆,每個人都是可以一票,幾乎就是一票否決權。所以,這個專案只運作了不到半年時間,我們前面在沒有任何資金的情況下,我們運作的特別的迅速,我們兩個月就辦了一個市場沙龍,甚至還拿了這邊的一個單位的支援。所以,我們都非常看好未來的前景。但是,當我們拿到了所謂的第一筆融資以後,我們其實並沒有很好的管理經驗,也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到後面就會出現一個問題,為什麼你做得比我少,你卻拿得比我多?這個問題導致團隊後來並沒有把這個專案執行下去,但是我們至少都做出了一點點的成績,也有了一個初次創業的經驗。

 

我二次創業的原始動力

 

我的二次創業專案叫做“趙顧酵素”,港澳臺的同學應該都比較清楚,酵素在臺灣也算家喻戶曉。為什麼做這個產品?剛才跟大家也提到“健康”,每個人都需要吃,大家的消費意識抬頭了,更在乎的是我吃的什麼,什麼是對我的身體真的有幫助,所以我看好自己能夠去做這個產品,所以踏到了這個領域。

 

但是,做這個產品或者說做這個品牌,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始動力,是因為來大陸4年,基本上一年回臺灣才兩次,寒假跟暑假,但是我在大陸,我常常會遠距離感受到我的家鄉,感受到臺灣,你會發現有一些不一樣,這個不一樣,你會去想,到底是哪裡不一樣,為什麼臺灣就是這麼舒服,為什麼大陸有一些其實可以改善的地方,他們現在沒有做到。為什麼其實我臺灣有一些好的產品,甚至說一些好的專案,在大陸,他們就渴望著想要得到這些產品,渴望得到這些服務,結果沒有人給他們。這件事情讓我覺得非常的有意思。其實我的題目叫做“我的生活,玩轉創業”,就是說我是一個很想要去發現到底什麼事情可以真的滿足人們的需求,什麼才是真的對大家有幫助。

 

能夠去做一件事情,不止自己能賺到錢,而且是能夠對大家有幫助的,我想我要做“健康”,因為臺灣的生計產業在中南部非常發達。如果大家有看一些商周或雜誌的話,應該知道臺灣的中小企業走到世界各地,常常會是說NO.1,但是為什麼臺灣IT行業沒有一個很大的集團?我們的整體形象還停留在所謂的代工工廠。就像你們今天來這邊,應該有很多長輩之前叮囑過你們,大陸怎麼怎麼樣,你們要小心,還說你們要好好保護自己之類的這些話。其實他們只在臺灣經營他們自己的產業,他們有很多拿得出手的產品,是留在臺灣的,是沒有走出去的,是沒有人去傳承的。其實我是一直想要去找到這條線,把它接到大陸來,去把更多臺灣的東西呈現到中國大陸,甚至說走向世界。這是我的一個生活態度,這是我的一種選擇,是我想要去實現的一個理想,也是我的一個抱負。所以,我做了“趙顧酵素”這樣的一個品牌公司。

 

簡單說一下這個專案,其實我們5月底才剛剛註冊,也算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公司。為什麼叫“趙顧”呢?“趙”的話,其實顧名思義,我姓趙,我有一個很好的個物件,她姓“顧”。我們就做了這個健康品牌,我們想要傳達的是創始人的一種精神跟理念,我今天給你提供的絕對是最安全、最優質的產品,我真的很用心的想要照顧到你的健康跟你的身體。

 

我們的團隊目前有6個人,基本剛好一半一半,就是3個臺灣人、3個大陸人。除了剛才說到的做品牌,其實我們還在研究一個新的東西,因為畢竟作為90後,常常會有一些異想天開。

 

如果說到菸酒,那不管是在臺灣還是在大陸,都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認知。說到酵素的話,其實日本人也有一個清晰的認知。但是在中國大陸的話,酵素還並沒有一個清晰的品牌認知,那是很混亂的,你可能看到一個酵素的產品,從幾百塊錢到幾萬塊錢的都有,但是你沒有一個標準,你也沒有一個基本的論述,這個東西到底值多少錢,或者說這個東西多少能對你身體帶來什麼好處。剛才又有一個姐姐問:“你是做酵素的,那酵素到底對身體有什麼好處呢?它這個東西是真的嗎?”其實這個問題很有意思,這個事情表明了這個市場還有一個很大的空間,值得我們去再教育,值得我們去付出跟努力。   我可能屬於不安分的那一群人,我也嘗試去上班,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但是其實我有更想創業,很想跑快一點,很想去看看,很想要有機會,能不能讓我更快速的成長。我能不能給自己一個機會走到前面去?能不能再帶更多的人再往前走?這是我在思考的。

 

0724飛虹沙龍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