詆毀大陸?民進黨先照照鏡子!

大陸發生新冠肺炎疫情以來,許多國家和地區紛紛出錢出物,大陸台商、台灣民眾也慷慨解囊急人之難。但值此關鍵時刻,島內某綠色媒體竟發文稱,這場防疫戰“把中國大陸治理模式的缺點都暴露出來了”,還論證出大陸對台灣民眾的吸引力在下降云云。為什麼呢?因為“連最基本的社會人權、健康權都保證不了,怎麼吸引台灣民眾”?

 

這種無恥讕言,委實不值一駁。戰“疫”當前,我們共同的老祖宗說得好,行勝於言。但此言一出,倒是可以藉機看出島內有些人包藏的禍心。他們自私到連民眾援助大陸口罩都不許,冷血到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擠不出口。更有甚者,看熱鬧不怕事兒大,藉機又唱起了看衰大陸的戲碼,公開挑撥台灣民眾對大陸的情感。此唱彼和,大都一路貨色。只是肚子裡盤算的那點小九九,一旦被翻出來,不遭人鄙視都難。

 

先來看看島內政客很“哈”的日本。除了“風月同天”的真誠善舉,其媒體評論說,中國借武漢緊急動員體制,向世界展示出幾乎與某超級大國並肩的動員能力——空運是日本的4倍,鐵路運輸是日本的90倍,一週多建上千張病床的高等級醫院,人員和物資的快速集中,數千萬人的瞬間移動管制,無一不在向世界展示著這個國家的強大。

 

這種基於事實的持中觀察,島內戴著有色眼鏡的人士做不到嗎?當然不是。說到底,某些人是“選擇性眼瞎”而已!

 

他們心底裡怎會不明白,把一場很可能呈指數型爆發的病毒控制為線性增長,靜待拐點早日到來有多難。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說到島內,在某些人引以為傲的民主體制治理下,應對疫情的亂象和無能我們倒是領教了不少。

 

臺當局先信誓旦旦地稱口罩供應充足,隨後卻開始限購,從一次3個變為一週2個,最後連這樣也頂不住了,無奈要祭出實名制。操作規則更是奇葩:根據身份證尾數,奇數者一三五購買,偶數者二四六購買,週日全民皆可買。看到依然很多人搶不到,最後索性改口:“不必戴!”

 

執政者面對台灣民眾的生命健康,相當於小孩玩過家家?

 

對了,島內某些人懷著莫名其妙的優越感,最喜歡拿人權說事。先來看看他們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大陸,在戰“疫”過程中是怎麼做的:從上到下形成最大共識,把確保人民生命健康放在首位,做到應收盡收、應治盡治;提升救治水平,調動醫護資源,盡最大努力降低死亡率;發生的醫療費用在基本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救助等按規定支付後,個人負擔部分由財政給予補助。

 

如果這樣保障生命健康權的力度還不算講人權,不知道島內某些人士口中的人權是何種東西?

 

一個口罩,就把臺當局搞得雞飛狗跳。自身防疫的無能無為,被看得一清二楚。可有人就是老神在在,有臉說別人,無暇管自己。如果一定要說民進黨治下的台灣,體現了“民主”體制的優越性,這個“民”,是民進黨本尊,這個“主”,是當家掌權可以,但難為民生做主。

 

秉持雙標思維,喜歡雞蛋裡挑骨頭,戳出一根手指,指著別人鼻子訓斥甚至詈罵一番,很容易。但別忘了,罵人的同時,還有四根手指是蜷曲回來指向自己的。一樁樁一件件,目明者皆可見,耳聰者都可聞。

 

在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出現後,臺“行政院長”蘇貞昌同時冷血地下令禁止口罩出口,叫囂“一枚口罩也不得送往大陸”。可澳大利亞發生山火,臺當局剛剛捐贈10萬個N95口罩。連日本人都知道“青山一道同風雨,明月何曾是兩鄉”,何況兩岸血濃於水!試問,大陸同胞的生命健康權就不需要維護嗎?可惜——想從身上多拔一根毛來助陸?吾不為也。

 

這還沒完。一開始高調宣示要派包機將武漢臺胞接回台灣,等到大陸克服萬難將台胞用民航班機送回,臺當局卻百般挑刺找茬,蠻橫拒收另外幾班。為了遂行某些政治操作,置民眾的生命健康權於不顧,又是甩鍋又是翻臉子,這臉皮,比臺南的老城牆都厚實多了。

 

說到政治操作,臺當局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無非是藉機施壓,想為參加世衛組織的事情從牆角挖洞。可不承認“九二共識”,門都沒有。氣急敗壞的臺當局“外交部長”吳釗燮,居然連基本對外禮儀都顧不上了,大罵世衛組織“你有什麼毛病”。

 

這話,他反躬自問最合適。世衛組織按照國際公認的一中原則來處理問題,何罪之有?疫情發生後,大陸本著高度關心台胞衛生健康權益的態度,向台灣方面通報、分享各類疫情資訊和技術類資料已多達40餘次。而島內政客呢?接二連三唱起“以疫謀獨”戲碼,避重就輕,吹毛求疵,病毒還沒患上,“獨”病倒是犯得不輕。

 

面對病毒侵襲而來,講不講人權,維不維護生命健康權,打嘴炮沒用,搞小動作耍小聰明也沒用,最終要靠事實說話。在這方面,用腳投票在大陸的台商、臺生、台企最有發言權。這些天,我們不但看到了善良的台灣民眾急同胞之難,更看到了大陸對各地臺胞台企各種無微不至的照護。事實一再印證,兩岸是休慼與共的命運共同體。這個事實,不會因為島內某些政客的黑心而改變,也不會因為某些綠色媒體的毒舌而改變。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