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銳評: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數字世界?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2018年11月7日,第五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在烏鎮開幕

2018年11月7日,第五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在烏鎮開幕。圖/視覺中國

 

第五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在中國烏鎮如約舉辦。有“中國版威尼斯水城”之譽的烏鎮,白牆黛瓦、槳影搖曳、詩畫輕盈,卻也連線地球、與你我息息相關。三天的大會研討、交流、對話、演示,如何將“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這一大會主題詮釋清晰、化為共同行動,竟是這樣精彩、豐富、沉重而又迫切。

 

在本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開幕前一週,紐約曼哈頓一座報刊亭成了新聞熱點。它售賣的報刊乍看與人們熟悉的主流報刊長相一致,但細看一下:報刊名全變了,頭版、封面的新聞標題異常聳人聽聞……原來,這是《哥倫比亞新聞評論》雜誌編輯部將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的假新聞印在“模擬”報刊上,意在提醒人們警惕網際網路虛假資訊氾濫;如果翻開“模擬”報刊,就看到內頁裡教讀者識別假新聞的“寶典”。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紐約曼哈頓售賣“假新聞報刊”的報亭

紐約曼哈頓售賣“假新聞報刊”的報亭。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紐約曼哈頓一報亭售賣“假新聞報刊”

紐約曼哈頓一報亭售賣“假新聞報刊”。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假新聞報刊 內頁教你如何識別虛假新聞

假新聞報刊內頁教你如何識別虛假新聞。

 

到今年6月底,全球網際網路普及率超過55%,大約有42億人通過網際網路獲取資訊,並因此改變求知途經、生活方式、思維方式和價值觀念……

 

正因如此,網際網路的傳播內容尤為重要。它並非杜絕災難、事故和醜聞的傳播,也非禁止刊發內幕、揭祕,只要內容真實、來源合法,不存在無底線、曝隱私、博眼球,即可。然而,人類面對的現實卻是:網上恣意蔓延最快的,往往是令人壓抑、悲觀震驚的虛假新聞。

 

全球資訊網發明者、英國電腦科學家蒂姆·伯納斯·李對此體會深刻。1989年,他發明了“網路”(Mesh),1990年更名為全球資訊網。在網際網路將迎來而立之年時,這位英國人對路透社表達了對當下網際網路發展現狀的失望:少數大網際網路公司集權在手,個人資料被濫用,網路上仇恨情緒蔓延,這與他當初發明網路時設想相去甚遠。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全球資訊網發明人伯納斯·李  資料圖片

全球資訊網發明人伯納斯·李。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伯納斯·李將矛頭直指推特等社交媒體平臺:“如果你將愛放到推特上,它似乎就腐爛了;但如果你投入仇恨,就會發現它的傳播力很強。”他強調,網際網路作為媒介傳播的正能量內容在減少,也不再賦予個體以力量。在他看來,網際網路需要傳播更多關愛。

 

麻省理工學院一項研究證明,伯納斯·李對推特的感受並非空穴來風。這項研究顯示,推特上一條假新聞比事實性報道有超過70%的可能獲得轉發;假新聞比事實新聞傳播速度快10到20倍;如果要觸達1500名受眾,事實性報道往往要付出六倍於假新聞的時間。

 

加拿大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數字媒體與全球事務副教授泰勒·歐文認為,除關注傳播內容外,要實現網際網路空間的有序有效治理,還必須聚焦網際網路產業現有的架構和盈利模式,特別是大網際網路公司如何收集個人隱私資料並變現。歐文指出,就像大銀行和金融機構無法自我監管,導致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一樣,人們要指望大網際網路公司來實現自我監管,這是不可能的。因此,國際社會要攜手完善網際網路治理體系,使其更透明、公正、有序。

 

今天,人類生活在網際網路這個最有時代活力、也最有變數的空間裡,無論是治理傳播內容、還是監管傳播平臺,都離不開國際社會的多邊多方參與。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說的,網際網路雖然是無形的,但運用網際網路的人們都是有形的,各國要共同構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烏鎮網際網路國際會展中心

烏鎮網際網路國際會展中心。圖/視覺中國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2018年11月7日,在浙江烏鎮舉行的第五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網際網路之光”博覽會會場內,參觀者體驗VR產品

2018年11月7日,在浙江烏鎮舉行的第五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網際網路之光”博覽會會場內,參觀者體驗VR產品。圖/視覺中國

 

有形的人們需要怎樣的無形的網際網路?已故世界知名計算機學者邁克爾·德圖佐斯在2001年說過這樣一句話:“300年前我們犯了一個大錯,讓技術和人文主義脫鉤。現在是時候將兩者重新組合起來了。”

 

簡言之,在這個深刻影響人們認知與生活的世界裡,有形的人之間需要信任彼此,減少猜忌;各國更需要在相互尊重、平等、包容的基礎上共同制定在無形數字世界應遵循的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