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何以謂之現代?這位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提供了一個鮮活的個案

藝術家何以謂之現代?這位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提供了一個鮮活的個案

 

董義方1990年代桂林叢竹寫生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針對中國畫的幾次“論爭”之中,董義方這個名字多次出現在重要的學術刊物中,引起學界關注。他在中西畫對抗的過程中明確提出“線是中國畫命根子”,並且展開了頗為深入的議論。然而很長一段時間,大眾對於董義方卻所知甚少。日前,一場針對董義方這位曾在中國現當代美術史上留下深刻印記的已故前輩藝術家的研討會在上海舉辦,給今天的美術學術界和教育界帶來諸多值得探討的話題。

藝術家何以謂之現代?這位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提供了一個鮮活的個案

 

董義方1960年代河南鄉村寫生

 

董義方不僅是一位優秀的中國畫理論研究者,同時也是一位優秀的藝術家與藝術教育家。他16歲師從秦仲文學習傳統繪畫,在故宮博物院臨摹古畫並聽取黃賓虹主講的中國畫理論,後入國立北平藝術專科學校、輔仁大學系統的學習油畫、水彩等,可以說繪畫技能較為全面。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這樣的學習經歷,使得董義方較早樹立了中西方繪畫比較觀。

 

藝術家何以謂之現代?這位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提供了一個鮮活的個案

 

董義方《大榕樹》

 

新中國成立後,董義方儘管並未在主流的院校與機構工作,卻一方面對中國畫發展保持著獨立的思考與清晰、明確的觀點,發表了多篇學術文章,另一方面創作了大批與時代同步的建設題材的中國畫鉅作,並先後為人民大會堂進行巨幅繪製。此外,他多年來一直潛心於“淡墨山水”與現代“叢竹”新畫法的探索,藝術成就日臻成熟與完善。

 

藝術家何以謂之現代?這位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提供了一個鮮活的個案

 

董義方《邙山提灌站工地》,1972年

 

“董義方為什麼既讓我們覺得在主流之外但又覺得他很主流?這是因為他非常主動自覺地思考繪畫的問題,而思考的問題又是一些核心問題。”中央美術學院教授曹慶暉坦言。

他指出,畫新中國建設題材,很多畫家基本上是在用寫生的方法畫,但董義方的作品看起來好像更嚴整一些。我覺得他其實是按照畫界畫的辦法來畫,但是他又受過西化的訓練,這個界畫裡面又有透視,這裡面似乎也是界畫在新題材下一個新的發展。此外,他提到董義方的淡墨山水能看到一種文氣和文心。

“十幾年前潘公凱提出的討論中國現代藝術的一個標準就是自覺,誰在自覺參與這個問題誰就是現代藝術家。今天董義方身上給我們提供了破解的一個個案。”曹慶暉說。

 

藝術家何以謂之現代?這位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提供了一個鮮活的個案

 

董義方《毛主席詩意登廬山》,1964年

 

上海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史論教研室教授彭萊認為,董義方是站在一箇中西比較的立場,真正地實實在在地在討論中和西哪些地方可以融和,哪些地方不能和。“他整個對中西的理解是結構性的,而不是一個點,其中有一些觀點我比較認同。比如他說到‘沒骨畫’,認為不能從表面去理解,認為‘沒骨’其實是有‘線’的因素與制約,只是沒有在畫面上呈現出來。這體現出他對中國畫傳統有很深的思考。這個思考,是建立在他將中西進行對比以後得出的。”

至於董義方的繪畫,彭萊認為“西也不西、中也不中,真是很開闊我們眼界。對於20世紀的中國畫,我們過去想的就是傳統派、融合派、個性派,可董義方是他自己,他是在自己的基礎上去尋找他認為的真理。”

 

藝術家何以謂之現代?這位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提供了一個鮮活的個案

 

董義方《興坪之夏》

 

“董義方傳統的作品裡面有宋畫復興的東西在,當然他沒有直接去學宋畫,他其實也用了大量西畫的東西。尤其是那幅《義方之竹法》的竹子,筆法全部是傳統的筆法,但明暗的光影、後面的叢竹用了西畫的體感,只是落到具體的地方,他仍舊是用筆把西畫的整體感給拆解掉了,讓你感覺是地道的國畫。”畫家,美術評論家湯哲明認為,董義方是用了國畫的方式來表現現實,並且水平很高,在回答當時繪畫面對的一些問題,他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寫的那些學術文章也是自然而然的。

 

藝術家何以謂之現代?這位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提供了一個鮮活的個案

 

董義方《三門峽大壩工地一角》

 

在多位與會專家學者看來,今天回望董義方的藝術創作與思想,是為了挖掘出更多像董義方這樣的一批“非主流”前輩畫家對中國畫發展所貢獻的價值,中國畫的發展需要這樣的畫家,他們也許默默無聞,但卻不能缺席。

 

藝術家何以謂之現代?這位鮮為人知的前輩畫家提供了一個鮮活的個案

 

董義方1990年代桂林叢竹寫生

 

作者:範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