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治水不止劈山開渠

今年夏天,我國南方多地遭遇了歷史罕見的大洪水。雖然洪水肆虐,但在華夏兒女的共同努力下,防汛救災取得了勝利。每當洪水氾濫,總會有很多人想到大禹。在我國,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故事幾乎家喻戶曉,大部分人都知道大禹治水的方法主要是疏導,而除此之外,人們對大禹治水的路線,以及疏導之外的其他治水方法了解的並不多。

 

根據《禹貢》的記載,大禹治水是從冀州開始的,冀州的位置大概是今天的河北、山西二省。在冀州,大禹重點治理了汾河。在治理汾河之前,他先解決了汾河水入黃河不暢的問題,而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吸取了父親鯀的失敗教訓。鯀治水的時候,汾河水入黃河的道路不通,但他只是通過修築堤壩的方式來防範,後來堤壩越修越高,水也越聚越多,最終釀成大災。大禹則是先疏通壺口,開鑿呂梁山,解決汾河入黃河不暢的問題之後,再帶人北上,治理汾河。對汾河的治理是從晉中盆地,也就是太原盆地開始,主要通過劈山開渠的方式,疏通汾河河道,一直到了岳陽。這個岳陽指的並不是今天湖南省境內的岳陽,而是山西省境內的太嶽山,也叫霍太山、霍山。古人以山南水北為陽,所以稱為岳陽。太嶽山是汾河的流經之地,但這個地方群山環繞,河道不僅蜿蜒曲折,而且十分狹窄,每到雨季,水流到這個地方受阻,河水大漲,很容易形成洪峰,從而造成水患,大禹帶人開鑿霍山,疏導河水。當然,相比於汾河,對黃河的治理是大禹治水的關鍵,大禹對黃河的治理順序,《史記·河渠書》寫得十分詳細,先是從甘肅境內的積石山開始,鑿開了今天陝西韓城和山西河津兩縣中間的龍門,接著南下來到陝西的潼關,再到河南省的三門峽市、孟津縣和大邳山。

 

在以上地方,由於地勢高,水流湍急,所以基本沒有泥沙淤積,造成水患大多是因為河道狹窄或被大山阻隔,導致洪水無法洩出,積聚成患。在這些地方,大禹採用的治理方式一般是開鑿,所以,今天這些地方留下的不少關於大禹治水的傳說都和劈山開渠有關。比如,在山西,有大禹在女媧的幫助下,鑿開靈石口,使晉中盆地的積水得以流出的傳說。相傳當時晉中盆地還是一個大湖泊,被稱為晉陽湖。晉陽湖地勢高,雨季來臨時湖水漫出,侵襲附近的村莊,百姓叫苦連天。大禹想將晉陽湖中的水排出,疏導到安全位置,但晉陽湖四周高山林立,他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出好辦法。一天晚上,大禹乘船來到晉陽湖視察,突然狂風大作,暴雨傾盆,有一條小船在晉陽湖中獨行,搖搖欲墜,十分危險。大禹看到了,立刻讓人靠近小船,發現是一位老婦人在打魚。大禹就讓她到自己的大船上躲避風浪,喝一杯熱酒暖身。老婦人喝完酒之後,伸手彈出一塊石子,將酒罈打破,然後消失不見。大禹在驚疑過後,發現晉陽湖和酒罈的形狀非常相像,而被打破的地方相當於靈石口的位置,於是恍然大悟,認為這是女媧在指點他。大禹就讓人們集中力量開鑿靈石口,在這個過程中也發現靈石口的山體薄,地勢低,確實是最佳突破口。靈石口被開啟,湖水得以流出,這就形成了今天的晉中盆地,同時也留下了“開啟靈石口,空出晉陽湖”的古語。這雖然是一個傳說,但今天的靈石口確實也是汾河流出太原盆地的咽喉通道。在龍門,也有禹鑿龍門的傳說。根據《拾遺記》的記載,相傳龍門有大山橫亙,阻擋了河水,大禹觀察之後,決定鑿開大山,讓滔滔河水從中流過。在開鑿龍門期間,他曾走進一個山洞,在山洞中遇到了伏羲,伏羲送給大禹一隻可以平夷山丘和開導河路的玉簡,大禹在玉簡的幫助下平定了水患。類似的傳說在位於陝西、山西、河南交界處的芮城大禹渡也有。

 

從大伾山開始,黃河由高入低,來到了平地的河水由於高度差的原因更加湍急迅猛,多次沖毀河堤,造成水災,所以大禹開鑿了兩道河渠來引導黃河水,在保留黃河主河道東流入海的同時,通過漯水等河道來分流河水,這樣不僅能減緩主河道水流壓力,也能灌溉如今河南、山東一帶的土地。黃河水到達大陸澤後,在它的北面擴散開來,大禹在疏通主要的幾條幹道後,疏通了其他支流,使其可以順暢地歸於主流。這樣一來,保證了黃河有數條通暢的河道,然後這些河流在海河匯合,流入渤海。以上這些地方,水流較為緩慢,河道大多以黃沙為底,所以較為容易產生淤積。大禹主要採取的治理方式一般是挖河,或者把原有的水道加深、加寬,或者在平地上挖新的河道,這樣有效地防止河水向地面泛濫,人們就可以在平地上安居樂業。

 

除了疏導,大禹治水還採取了“高高下下”和“鍾水豐物”兩種辦法。所謂“高高下下”指的是疏通河道所挖出來的淤泥,用來堆積在河岸,使其成為人們的屏障;所謂“鍾水豐物”指的是有些小水很難匯入大河,就讓它聚整合為湖泊、池塘或沼澤,人們可以在裡面養魚蝦或養雞鴨。此外,大禹還幫助人們選取不受水害、適宜居住的地方安家,並且在神州大地上修了一些道路,既方便人們出行,也方便人們耕作。

 

通過系統科學、縝密周全的方法,大禹不僅控制了水患,而且化害為利,造福了民生,他也因此成了萬世景仰的治水英雄,直到今天,我們依然在紀念他。為了紀念大禹,同時也為了表彰那些在水利科學技術進步工作作出突出貢獻的人員,我國設立了“大禹水利科學技術獎”,並且將我國水利工程行業優質工程的最高獎項命名為“大禹獎”(全稱“中國水利優質工程大禹獎”)。

 

作者:陳 靜 系濟南中華文化學院(濟南市社會主義學院)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