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運河要重生,該如何發力

我國目前對古運河的保護利用現狀如何?又該從哪些方面發力讓古運河重生,推動運河沿線經濟社會協調高質量發展?11月17日,科技日報記者走訪了運河沿線城市和相關專家。

 

將“自由散落的珍珠”串成“美麗的城市項鍊”

 

常州是江南運河唯一“襟江帶湖”的城市。記者來到的大運河常州段,是江南運河的起始地段,溝通長江與太湖、陽湖、滆湖,尤其太滆水系與長江水系在此交匯,充當起江南運河水運與水利的樞紐地位。

 

“常州3000多年的發展歷史,始終伴隨運河的變遷而發展,由於城市依河而築,人文依河而興,鑄就了常州的人文性格與基本特質——尚武重義、崇文重教、經世致用、包容開放,以至今天的‘爭創一流、恥為第二’的常州精神。”常州工學院黨委書記、常州市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研究院院長曹雨平說,常州運河兩岸,歷代名人集聚,文化積澱深厚,名勝古蹟眾多,依據這一優勢,推動常州運河文化帶建設有著重要的歷史和現實意義,常州可以成為中國運河文化帶建設的一個縮影。

 

曹雨平告訴記者,大運河常州段有最早的原始河段,有著特殊的地位與鮮明的特色,如吳古故水道老舜河段、江南運河老孟河段、青果巷歷史文化街區、焦溪古鎮等。特別是吳古故水道老舜河、老孟河的歷史遺存,原始河段儲存基本完好;44里老舜河自慼墅堰入口萬安橋入口,途經芳渚、石堰、焦溪,除慼墅堰至芳渚段被填或淤,大部分河床仍能通流。

 

如何將“自由散落的珍珠”串成“美麗的城市項鍊”?常州市吳文化研究會會長、常州市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研究院顧問薛煥炳說,常州的寶貴財富也是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重要資源。近年來,常州加快大運河文化帶的規劃與建設,正在從“一座城”出發,從“一盤棋”入手,從“一張圖”規劃,從“一條線”持續,將通過數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建設,形成常州的“清明上河圖”“姑蘇繁華圖”。

 

“從‘一座城’出發,我們將突破行政區域的‘藩籬’,實施‘東延西擴’‘南北聯袂’,重點建設青果巷、南市河、前後北岸3個歷史文化街區,加快打造具有常州市運河文化歷史特色的城區內的5A級景區。”曹雨平說。

 

保護利用要歷史與現實相結合

 

相關專家介紹,我國高度重視古運河保護利用,但從沿線整體來說,仍存在文化遺產保護與生態環境建設不配套、文化遺產利用與現實需求相脫離、南北資源之間調配不合理等突出問題。

 

在江蘇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研究院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黃傑看來,要全面而深刻理解習近平總書記有關大運河的最新指示精神內涵,“古運河還要重生”的實現路徑,既要從歷史維度去看,更要從現實需求的高起點去全面科學謀劃。

 

“古運河還要重生,對於揚州來說,不是要恢復其漕運、鹽運的功能,而是在保護好文化遺產的前提下,進一步延續和放大其歷史上發揮的促進南北、中外經貿文化交流的作用。”黃傑說。

 

黃傑提出,特別是在當下,要通過構建運河文化帶、運河生態帶、運河旅遊帶,推動大運河沿線長三角、黃淮海、京津冀等3大區域經濟社會協調發展,實現水資源這一戰略性資源在南北之間的合理調配。

 

“讓古運河在保護中實現重生,關鍵在於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江蘇理工學院黨委宣傳部副部長、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研究院常州分院副教授張羽程說,大運河文化遺產確實需要以一種更加鮮活生動、更有溫度情懷、更易被新時代受眾所接受的視覺化方式傳播開來,讓文化遺產經典永流傳。

 

專家認為,我國高度重視大運河的保護利用,大運河文化帶和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就是要通過文化、生態、旅遊融合發展,活化千年運河豐富的文化資源,賦予古運河新的生命力,讓大運河活起來。同時,要講好大運河在生態環境修復保護、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文旅融合發展利用方面的生動故事,藉助新經濟、新科技、新文創、新業態,讓大運河文化擁有一張“網際網路化、年輕態、輕悅化”的現代面孔,成為展示中國形象、展示中華文明、彰顯文化自信的靚麗名片。(過國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