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如磐石古茶場

作者:陸春祥

 

己亥十月十六,浙江大盤山核心盆地處,玉山古茶場,“秋社”立旗,人聲鼎沸,數萬人在齊齊吶喊,一百二十位壯漢,奮力擎旗,上百根旗杆和旗索,密密地緊緊地繫著那面大旗,大旗由上好絲綢製作而成,長16.1米,寬17.6米。27米長的旗杆,由壯漢們各自撐著,隨著統一的號令,鼓聲喧天,大旗緩緩迎風抖動。震天的喊聲中,大地之間挺起了一面鮮豔的大旗,大旗上繡滿了山川,也繡滿了人們的期待。

 

地處中國東南沿海地區的浙江,形狀如心,而心的中心,是狀如弓的大盤山脈。這裡有一個非常年輕卻又古老的縣,八十年的置縣歷史,相較那些一兩千年的縣,太年輕了,但它是浙江的群山之祖、諸水之源。天台山、括蒼山、仙霞山、四明山,皆發脈於大盤山脈的中心地段。有山就有水,錢塘江、曹娥江、靈江、甌江,皆呈放射狀在此發源而出。這個縣就是磐安,縣名出自《荀子·富國》中的“國安於盤(磐)石”,喻堅不可摧,八十年前,中國人民正需要這樣的勇氣和力量去抵禦外侮。

 

這是一個真正由山水構成的山區縣,山就是磐安的堅強骨骼,九山半水半分田,山孕育了人們的生存所需,1200多種中藥材,使磐安成了全國聞名的中藥材之鄉。

 

好山水自然會孕出好茶。磐安的八萬多畝茶園是茶農們豐殷而長久的錢袋子。

 

從晉代起,磐安百姓就開始種茶、製茶、飲茶,晉代的許遜,在這裡被尊為“茶神”。彼時,許遜還是一位雲遊的道長,他到了雲霧繚繞的玉山,見這裡層巒疊嶂,林深竹茂,山澗時有流泉飛濺,滿目青翠,非常適宜茶葉生長,於是教百姓種茶製茶,“連蕊”(一芽)、“旗槍”(二芽)、“雀舌”(三芽),精製細研,茶葉的形狀和品質都有了保證,“婺州東白”茶橫空出世。

 

我進茶場廟,膜拜廟裡的許遜像。許茶神慈眉善眼,安詳端坐,案前供著一杯清茶,茶湯漾著水汽,這是人們對他的最好紀念。

 

時光飛逝到了唐代,這裡的東白茶成了貢品。唐朝筆記大家李肇在《國史補》中寫道:“風俗貴茶——婺州有東白。”當時中國產茶地共十三省四十二州,有十四個品種列入貢茶,婺州東白列第十。

 

坐落在玉山的磐安茶文化博物館內,進門處有一副對聯,上下聯為:“雲開一角峰隱靈芽,賈集萬方茗收利市。”宋代實行榷茶制度,專項管理茶葉,玉山逐漸形成了一個成熟的茶葉交易市場。橫批“玉岑七碗”,將茶葉產地進一步明確,這是玉山產的好茶,也暗含了唐代盧仝的《七碗茶》,連喝七碗,身通透心爽朗。

 

現在,我就坐在宋代茶葉交易市場內第二進的客廳品茶。上來一杯茶,熱氣和清香,不由得讓人多看一眼,多聞幾下,茶叫雲峰茶,就產在窗外的那一片坡地上。這個古交易市場,面積1500多平方米,是一個兩進的回字形建築,上下兩層,下層回字形的長走廊,應該是商販交易用,中間有一個大天井,今天天氣好,半個天井都有日光照射著,整個市場透空明亮。二樓是一間間客房,供商販住宿。從窗戶望出去,可以看到幾座建築,那是茶葉倉庫,倉儲南來北往的茶葉。又上來一杯綠,看形狀,是龍井。是的,磐安也產龍井,生態龍井,和西湖龍井相比,葉片略顯瘦削,看起來製作也很細緻。

 

時光在清湯中往宋朝倒流。

 

寂靜的大廳內,似乎響起了嘈雜的聲音,那是茶商們互相問候的聲音,也是茶農和商販們討價還價的聲音,眾多的人流中,應該還夾雜著看熱鬧、探行情的閒人。許遜廟邊上是巡檢司,巡檢司連著交易市場,那些吏員們也不時在市場巡迴。這是政府一個重要的稅收來源,必須重視。這裡還是朝廷的貢茶基地之一,茶事活動頻繁,管理也要加強。

 

明清兩代,海外貿易已經十分繁榮,浙江茶是重要的出口商品,在世界茶市場上地位特殊。玉山古茶場,也進入了最輝煌的歷史時期,除貢茶外,博士茶、文人茶、馬路茶,品種繁多,各種檔次的茶在交易市場上體量都很大。有繁榮的交易市場,再加上政府設立規模龐大的巡檢司進行管理和引導,百姓樂意參加各種鬥茶、分茶等茶事活動,玉山的茶葉生產和製作銷售,都朝專業方向發展。

 

博物館內,有三塊清代晚期立的碑,頗能反映玉山古茶場的興盛。“奉諭禁茶葉洋價稱頭碑”,“奉諭禁白朮洋價稱頭碑”,“奉諭禁糧食洋價稱頭碑”,我一一細讀。所謂“稱頭碑”,其實是告誡廣大的商戶,禁止亂漲價,禁止缺斤少兩。政府以立碑的形式發布公平交易原則,可以讀出不少想象。玉山古茶場,到明清時代,交易內容已經大大增加,中藥白朮和糧食都成了大宗交易商品,當地有諺:“上半年靠茶葉,下半年靠白朮。”

 

清朝乾隆辛丑年,茶場廟重建開光,後為太平軍所毀,晚清和民國期間,兩次重修茶場廟。雖然茶場廟毀毀建建,但古茶葉交易市場一直儲存完好,2006年,玉山古茶場成為國家文物保護單位,它是對古代茶交易的見證。

 

各種大型“趕茶場”活動,又給玉山茶增添了深厚的文化底蘊和不竭的活力。自明代開始的“趕茶場”,每年春秋兩次,分別稱為“春社”“秋社”:“春社”為正月十四至十六,與元宵結合,茶農著盛裝,祭拜“茶神”許遜,祈求茶葉豐收,社戲、掛燈籠、迎龍燈等活動也熱鬧登場;“秋社”為十月十四至十六(十月十六是許遜生日),茶農們帶著秋收後的喜悅,帶著茶葉和各種山貨,從四面八方彙集於此,“迎大旗”“疊牌坊”“大花鼓”,場面盛大。本文開頭描述的正是“迎大旗”的場面。

 

徜徉在玉山古茶場文化小鎮的古街區,徽式建築簷角相映,茶鋪林立,遊客三三兩兩,問茶品茶買茶,閒散安逸,數百名小學生,正嘰嘰喳喳列隊而過,他們是來參加社會實踐活動的。仔細聽,悠揚而綿長的戲曲聲不時從古茶場傳來,有人說,那是非遺戲《壽龜奉茶》。在玉山,傳奇和茶湯,都讓人心生美好的想象,千年古茶場正勃發著無限的生機。

 

玉山古茶場的對面,是彷彿鋪著綠毯的緩坡,成壟的茶樹向四周的山頂綿延,葉片在暖陽下有些發亮,映照著茶農的歡欣與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