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漂”,扮靚千年瓷都的新文藝群體

編者按:

 

在江西景德鎮,活躍著超過3萬名“景漂”。他們汲取千年瓷都的文化養分,用豐富多彩的藝術創作推動著陶瓷文化的創新發展,用智慧與汗水踐行著習近平總書記關於中華文明傳承、文化產業發展的重要指示。

 

在2020第17屆中國景德鎮國際陶瓷博覽會舉辦之際,光明智庫特邀結緣景德鎮的陶瓷藝術家、大學生創業者、紀錄片導演等“景漂”代表,以筆記形式講述自己與陶瓷文化的故事、訴說對這份事業的熱愛與期待,並請專家解析文化產業發展中新文藝群體的成長與貢獻。

 

  從“北漂”到“景漂”的國家級美術師——

以匠心守初心,以初心致創新

 

  記錄人:中國國家話劇院一級舞美設計師、陶瓷藝術家 方衛國

 

  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

 

  我繪著的圖書《方衛國視覺陶瓷藝術》5月即將出版,寫下此文,作為紀念。

 

  出生於江西南昌,我自幼就有陶瓷情結。從上海戲劇學院畢業後任職於中國國家話劇院,當了20多年“北漂”,一直從事舞臺設計和油畫創作。我總在思考,如何找到一種根植本土、源於鄉土的繪畫語言?我想到了家鄉的陶瓷。油畫給了我藝術啟蒙,舞臺美術給了我藝術滋養,而陶瓷則是我生命中早已紮下的藝術之根。於是我在業餘時間來到景德鎮創作瓷器,成為一名“景漂”。

 

“景漂”,扮靚千年瓷都的新文藝群體

 

方衛國用釉料在瓷器上作畫。光明圖片

 

  用釉料在瓷器上繪畫並不簡單。“入窯一色出窯萬彩”,燒成的顏色釉恣意流淌、縱橫交織,具有繪畫材料所不能達到的豐富效果——在複雜的繪製工藝後,作品完全交由爐火的自然偉力和窯溫的精准控制燒製定型,再無絲毫修改空間,出窯之時,不成神品便為廢品。我一次次感受著瓷器問世時瑰麗多姿、大放異彩的驚喜,也再三體驗到變幻莫測、難以掌控的痛苦,在苦樂交替中沉迷其間。但我相信,我的藝術構想一定會在陶瓷板上浴火重生。

 

  2019年9月29日 星期日

 

  經過十幾年探索,我終於找到了富有東方神韻的獨特藝術語言——高溫顏色釉繪畫,在景德鎮陶瓷繪畫藝術中開出新流派。

 

  在創作中,我重視古今相容,並將西方的形式技法和東方的題材內容融合在一起,尋求一種全新的審美認知。“敦煌系列”“仕女系列”“永樂宮壁畫”等題材反覆出現在我的作品中。傳統題材和現代性的色塊式背景不僅不矛盾,反而有一種奇妙的和諧,整體結構恢巨集雄奇,舞臺劇的層次感和戲劇的衝突感油然而生。

 

  我曾受邀參加第八屆法國里昂界外藝術雙年展等國際展覽,作品被巴黎高等藝術學院等機構收藏。近代以來,東方漸漸失去了世界陶瓷藝術話語權,其原因既有粗製濫造的青花瓷大器和廉價仿製品充斥海外市場,更有對傳統工藝和題材的忽視與淡忘。陶瓷的創新離不開對民族傳統的繼承,衹有以匠心守初心,才能以初心致創新;衹有腳踏實地、一絲不苟地創作精品,才能讓歷經滄桑的中國陶瓷在新時代煥發更加奪目的光彩。

 

“零成本”起步的陶溪川創業者——

創新速度要趕超被模仿的速度

 

  記錄人:江西景德鎮市圜梓陶瓷文化有限公司創始人 應園園

 

  2018年4月29日 星期日

 

起一個獨特有內涵的工作室名字,是許多陶溪川“景漂”創業的第一步。填報入駐陶溪川文創街區的申請表時,我斟酌許久,才寫下“圜梓陶瓷工作室”這個名字。在景德鎮陶瓷大學讀本科時,我就喜歡設計陶瓷。畢業後再回來讀碩士,導師建議我把瓷器作品變成產品。我便嘗試創作了一些現代風格的軟裝花器擺件,籌備起了工作室。

 

  前幾天,我在陶溪川第一次擺攤,非常擔心大家不認可我的花器。沒想到,很快就有了第一個顧客——一位花藝師。收穫了人生第一桶金,我特別開心。在陶溪川擺攤,每月只需200元攤位費,而我出售的陶瓷從設計、製作再到銷售,全由我一人完成。就這樣,在沒有任何經濟壓力的情況下,“零成本”起步的我入駐陶溪川。

 

  2019年1月21日 星期一

 

  今天是景德鎮市圜梓陶瓷文化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的日子。本科畢業後,我曾到北京工作數月,在快節奏的都市生活中身心俱疲。回到景德鎮,也是從早忙到晚,但由於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始終精神飽滿。

 

“景漂”,扮靚千年瓷都的新文藝群體

 

    景德鎮年輕陶瓷設計師吳安然設計的鼠年瓷盤。新華社發

 

  “景漂”是一個溫暖的身份,並不孤單。去年,我有2000件瓷器要在一個月內交貨,趕貨期間遇到了一系列難題。情急之下,我在“景漂”店主群裡發布了求助資訊,店主們非常熱心地幫我解決困難,讓我真切感受到“景漂”之間的真情。

 

  在製作第一套花器時,我運用了簡約的幾何造型塑造浪花形象,展現出一種動靜結合的美感。相比傳統的青花、玲瓏,這類設計更受年輕人歡迎。這種新穎設計也吸引了陶溪川領導的關注,邀請我入駐雙創平台——邑空間。在這裡,店面是免租金的。除了可以申請大學生創業補貼,在成立小微企業後,還可以申請到免息貼息的“景漂貸”“瓷都工貸”,擴大規模、招納人才、更新裝置。隨著產品產量的提升,客戶量逐漸積累,我對未來充滿信心。

 

  2020年7月2日 星期四

 

  今天,我碩士畢業了。景德鎮成了我真正意義上的家,我在這裡買了房和車,打算今年年底結婚。

 

  我入駐了邑山智造工坊,申請了500平方米廠房,3年內免房租。在今年突發的疫情面前,免房租給小微企業緩解了很大壓力。陶溪川創業門檻低,但長期留駐在此的創客需要耐心,需要深愛陶瓷——製作陶瓷看起來輕鬆,實際上耗時間、磨耐心,要求創作者必須從快節奏的生活中慢下來。

 

  創意陶瓷是有生命週期的,如果沒有創新,就會面臨淘汰。我們的創新速度必須不斷趕超別人模仿你的速度。在燒窯、拉坯成型、施釉等工序上,我們還是延續著老祖宗留下來的技藝。傳統藝術能活在當下,一定是符合時代審美的。在繼承工匠精神的基礎上加以創新,瓷器藝術才能走得更遠。

 

  現在,公司的主創團隊有7個人。我很歡迎當地學生來實習,甚至就業。我特別希望我的產品走出瓷都、走向世界,在創意陶瓷領域更有知名度和影響力。

 

 把夢種在瓷都的“洋景漂”——

鋼鐵會鏽,木頭會腐,但陶瓷永恆

 

  記錄人:美國紐約陶瓷藝術家 丹尼斯·內馬克

 

  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今天是景德鎮陶瓷學院(現為景德鎮陶瓷大學)研究生入學典禮的日子,作為一名新生,我非常開心和激動。2013年,我參加了“常駐藝術家”專案,在景德鎮待了3個月,當時就被這裡的手工制瓷技藝吸引了,打算到景德鎮陶瓷學院讀碩士。

 

  能走上這條藝術道路,要感謝我的父親。作為藝術歷史系教授,他是個非常好的啟蒙老師。從8歲開始,我就學習製作陶瓷。美國的博物館裡有很多景德鎮陶瓷,從小我就知道中國景德鎮,一直想來看一看。來中國前,爸爸想讓我留在美國研究經濟,但我還是堅持自己的選擇。

 

  大家最愛問我的問題是:你為什麼喜歡景德鎮?我認為景德鎮是一座很有感覺的城市,這裡很多地方都有陶瓷、窯爐,甚至還保留著一千多年前的傳統工藝。

 

“景漂”,扮靚千年瓷都的新文藝群體

 

    景德鎮傳統薄胎瓷製作技藝傳承人熊國安和他製作的窯變荷葉邊金魚薄胎碗。新華社發

 

  為了能更好地在中國學習,我在北京語言大學學了5個月中文。現在,我終於搬到了景德鎮。前幾天和朋友一起吃飯,對辣椒過敏的我發現自己根本吃不了本地菜。我必須在景德鎮迅速找到適合自己的飲食,否則這將成為我在中國學習陶瓷最大的障礙。

 

  2020年9月15日 星期二

 

  今天,騰訊視頻“遇見美麗江西”採風活動的創作者們來到我的工作室,我第一次接受了採訪。留在景德鎮長達5年,我結交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景漂”朋友,也跟本地藝術家交流了很多,所以我現在的作品跟5年前相比有了很大改變。我學會了中國特有的陶藝做法,也對陶瓷文化有了更深理解,能夠製作更好的作品,豐富我的藝術表達。

 

  來中國之前,我當過護林員,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種了很多樹。這段經歷讓我意識到環境保護很重要,我的作品基本都是以海洋為主題,塑造海洋生物,希望展現大海的魅力,引導大家把大海保護好。我了解到,中國現在很重視保護環境,習近平主席還提出了海洋強國戰略,告訴大家要保護海洋生態。

 

  陶瓷經過幾千年還是最初的模樣,鋼鐵會鏽,木頭會腐,但是陶瓷永恆,這是陶瓷藝術最大的魅力。我打算繼續學習陶瓷,並進行創作,等到作品足夠多,我會在景德鎮辦一場展覽。景德鎮是一個屬於陶瓷的城市,我很適合生活在這裡,我覺得我已經算是景德鎮人了。

 

  “走價值之路”的公益紀錄片導演——

陶瓷是載體,景德鎮是我們出發的地方

 

  記錄人:UCN紀錄片工作室導演 高巖

 

  2014年12月12日 星期五

 

2014年以前,我從沒想過,景德鎮這座“小城市”竟改變了我的人生方向。

 

  早春二月,我受邀來到景德鎮,為景德鎮參加聯合國世界手工藝創意之都評選拍攝紀錄片。

 

  一根細針在坯體上刻畫出繁花似錦;一群工匠像擀餃子皮一樣做大瓷板;畫匠不打草稿,提筆就能畫出極其複雜的圖案……一個多月的拍攝,著實讓我開了眼界,我不由感嘆:“景德鎮,真牛!”

 

  那些隱匿於街頭巷尾、作坊民宅裡的匠人與手工,那些蘊含於陶瓷作品中的傳統文化鮮活又親近,對我們影像從業者而言,實在是天然的創作樂土。

 

  那部片子就叫《景德鎮》,沒想到獲得了巨大的社會反響。姚飛是好友,也是黃金搭檔,我們一拍即合,留在景德鎮繼續拍片。於是,UCN應運而生。這是我們為景德鎮量身打造的純公益紀錄片欄目名稱,U是understand,CN是昌南(景德鎮的古稱),也是中國的意思。UCN意為“讓世界了解中國文化”。

 

  陶瓷是載體,景德鎮是我們出發的地方。我希望通過鏡頭記錄這座千年瓷都的樣貌,為後人留下珍貴的影像資料。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當我們真正留在景德鎮想幹一番“大事業”的時候,現實完全非我們所想。很多人都看過我們拍的片子,可片子火了,人沒火,剛起步就遭遇尷尬。在這個陌生城市,我們沒有渠道去拍攝知名藝術家,只好去拍一些街巷裡弄,普通手藝人的市井生活。開始的兩年多,我們沒有任何收入,常需要跑到別的城市拍些商業片,再回景德鎮繼續拍公益紀錄片。

 

  因為沒錢,我們只好在一座山頭租了間工作室。房子老舊,屋外下大雨,屋內下小雨;冬天裹著棉被剪輯,腳下生炭火,才勉強坐得住,我們笑稱,這是“一號產房”。《從百萬富翁到做釉料壺》《利坯刀師傅和他的六個孩子》,很多片子都出自“一號產房”。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識我們,感謝我們為景德鎮作了貢獻,給我們堅持下去提供了很大動力。

 

  陶瓷在網際網路上相對小眾,我們用心做的片子流量往往很不理想,這讓我們一度陷入迷茫。終於有一天,我們開了竅:流量之路走不通,就走價值之路!記錄景德鎮的陶瓷文化,傳播景德鎮的城市價值。

 

  六年裡,我們拍攝了百餘部公益紀錄片,很多片子在國際上引起很大反響。比如,《大瓷板》被歐洲很多藝術院校當作課件使用,被博物館用來展示中國陶瓷文化;《弄裡畫春秋》獲得2018年美中國際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獎。

 

  我發自內心地感謝景德鎮,她帶給我那麼多收穫,不僅改變了我的工作方式,也滋養著我的靈魂。我漸漸成了這座城市的一部分,充盈、踏實、成長,現在的生活正是我想要的樣子。

 

  2020年10月5日 星期一

 

  近些年,越來越多的人來到景德鎮。

 

  陶瓷人來了,藝術家來了,音樂人來了,創客來了……景德鎮自古“工匠八方來,器成天下走”,這般景象再次大規模出現,必將激發出新的生命與動力,創造更多精彩與傳奇。

 

  景德鎮在變,城市變得乾淨整潔,綠意盎然;人群在變,不同文化不同職業的人在此會聚;人心在變,以手藝為榮,以文化為榮,以自己身在景德鎮為榮。

 

  隨著國家陶瓷文化傳承創新試驗區落戶景德鎮,這座城市正點亮新的夢想。

 

  專案團隊:光明日報記者 胡曉軍、王美瑩、張雪瑜、王子墨、王斯敏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