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潮”崛起,東方IP趁勢乘風破浪

近些年來,潮玩行業的火爆,更看重獨特的設計與美感的潮玩正日益承擔起發掘中國傳統文化元素,使之蘊藏豐富的文化內涵,架起中外文化對話溝通的橋樑,成為傳播中國文化的新渠道的重任。

 

前不久泡泡瑪特與國家寶藏合作的最後一款潮玩銅奔馬在上海快閃店引起熱議,而再早發售的洛神、李白、格薩爾唐卡3款潮玩也都憑藉“國潮味”十足的設計受到大眾的喜愛和歡迎。

 

實際上,泡泡瑪特一直在致力於在挖掘和傳承本土文化的努力,早前更是出過一款獨特民族特色的潮玩——PUCKY苗族龍寶寶。

 

“國潮”崛起,東方IP趁勢乘風破浪

 

PUCKY苗族龍寶寶,圖片來源於網路

 

龍,這一傳說中可騰雲駕霧的神物,是中國獨有的吉祥符號,並在農業社會中充當了保證風調雨順、豐糧滿倉保護神,更是在元代以後,與鳳凰一同構成了承載著民間最質樸也最真誠的關於天下太平、海清河晏心意民俗。

 

但對於苗族而言,龍文化則更是頗有淵源,甚至可以說是深入其骨血的圖騰神物。部分苗族人至今還堅信自己就是龍的後代,並在歲時節日之際,舉行重大祭典饗祀。如非物質文化遺產龍船節、引龍歸位儀式等即是此例。在其日常生活中,苗族的衣物、物品等也隨處可見與龍相關的紋樣和吉祥圖案。

 

“國潮”崛起,東方IP趁勢乘風破浪

 

苗繡中的龍崇拜,圖片來源於網路

 

此次畢奇苗族龍寶寶的設計即源於此,把苗族特有的龍文化融入潮玩的設計,生動有趣。一改神話裡威武、神祕莫測的形象,畢奇苗族龍寶寶的粉色小龍尾巴選擇銀色與粉色搭配,既保留了龍鱗的漣漪狀,營造了一種波光粼粼之感,又通過粉色中和了過於威嚴的氣質。龍角選用蒼龍之青,又在通過頂著的粉色小球,增加了一絲可愛和少女的調皮。

 

“國潮”崛起,東方IP趁勢乘風破浪

 

而且衣著、髮飾更是看點十足,選用了更多能夠展現苗族文化的符號。畢奇兩隻小手張開,彷彿能歌善舞。而頭髮上則戴了苗族姑娘酷愛的“牛角形銀冠”,是苗族原汁原味的勤勞、富有、美麗的標誌。

 

實際上,這種龍文化與牛文化相融合變為“牛龍”或者說“牛龍”的設計才是苗族文化符合的常態,牛是農耕社會的主力軍,耕田犁地,龍則是呼風喚雨,兩者共同保證了莊稼的豐收,自然也被視為五穀豐登的保護神。

 

“國潮”崛起,東方IP趁勢乘風破浪

 

龍船節,圖片來源於網路

 

畢奇的衣著則在多處體現了太陽元素,苗族作為中國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很早就創作了自己的歷法,據相關學者考證,苗族古歷體系屬太陽曆,苗族古歌《多往申》中還以詩般地語言描述過歷法的產生過程。因為遵循太陽曆從事生產和日常活動,因此太陽在苗族中的地位同樣不一般。

 

畢奇的設計顯然在細節上花費了不少心思,苗族不僅對在鼓、衣飾等方面多用太陽、太陽花的圖案,女性還會在髮髻上佩戴花朵,以表示自己對太陽崇拜的一種表達方式。畢奇額部的花瓣設計正是基於此,而花瓣在苗族還是曆法或者說時間的一種標誌物。這樣的民族特色設計在潮玩裡實屬難得,足可見設計師的敏銳的觀察力和相對深厚的文化功底。

 

“國潮”崛起,東方IP趁勢乘風破浪

 

“國潮”崛起,東方IP趁勢乘風破浪

 

太陽鼓,圖片來源於網路

 

近年來,無論傳統文化,還是民族文化,都不斷以嶄新的姿態出現在公眾眼前,吸引了大量年輕的擁躉前來買單。在IP的打造上,國內呈現一片欣欣向榮之勢,前有現象級的故宮文創,後有泡泡瑪特開啟潮玩藍海,不斷破圈打造聯名IP。

 

即便藝術家玩具或者說潮流玩具稍顯特殊,如此前有報道將其稱之為“新興物種”。誠然,潮玩領域在國內還是一片藍海,泡泡瑪特瞅準商機,藉助盲盒這種玩法,迅速開啟潮玩市場。在活躍整個潮玩市場的同時,還改觀了社會各界對潮玩的看法。目前,泡泡瑪特已在全國一二線城市核心商圈和購物中心開設180多家直營店,這是大多數競爭對手都不具備的。

 

手握先發優勢,泡泡瑪特不僅孵化了一批擁有深厚文化內涵的IP,構築行業壁壘,努力做大整塊蛋糕,更是通過潮玩生意國際化,先建官方網站,實現線上購物,混個“臉熟”,線下直營店的開設自然水到渠成——泡泡瑪特開拓國際市場步伐穩健,目前,泡泡瑪特已入駐韓國、日本、新加坡及美國等21個國家及地區,全球佈局不斷擴充套件。

 

中國獨立設計的潮玩走向國際還意味著中國又多了一條對外輸出文化輸出的有效通道。泡泡瑪特的城市吊卡系列則主打地域文化,利用熊貓、武則天、小青等經典人物造型為潮玩賦予更鮮活的生命力。極具包豪斯風格的Modoli家族又將中國美文《桃花源記》的世界架構和人物設定搬倒潮玩領域的故事敘述當中。“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泡泡瑪特深知根植本土文化,孵化優秀IP並加以運營,這條路才能走得更為持久。

 

“國潮”崛起,東方IP趁勢乘風破浪

 

中國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文化,隨著綜合國力和影響力不斷提升,國際社會日益關注和重視中國文化。而隨著以泡泡瑪特為代表的中國潮玩企業不斷走向世界,中國獨立自主的創新活力和品牌優勢也將不斷凸顯。

 

新的時代,需要的是寬廣的胸懷,擁抱新經濟、新業態。新穎獨特、創新發展的企業充實更新我國企業生態的同時,也必將帶動文化創新,為文化自信、民族復興的實現提供強大的勢能和動力支撐。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