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價買書卻捨不得撕封皮:好看的書,該是顏值好看,還是內容好看?

高價買書卻捨不得撕封皮:好看的書,該是顏值好看,還是內容好看?

 

“這本書118元?兩本!”

 

週末在上海莫干山路的M50創意園舉行的第三屆unfold上海藝術書展引發排隊潮,一冊冊裝幀精美的圖書讓不少觀眾紛紛買單。

 

市民袁毓選購了三本書,每本購買兩冊:“一冊拿來看,一冊拿來收藏。”

 

事實上,這三本書她都只看了封面包裝便下單了:“現在買紙質書,買的就是顏值。”

 

一本“好看”的書,該好看在包裝,還是好看在內容?

 

高價買書卻捨不得撕封皮:好看的書,該是顏值好看,還是內容好看?

 

藝術書展吸引了大量年輕人

 

坐在M50創意園一角等朋友的袁毓,猶豫再三,撕開了其中一本封面是極簡當代藝術繪畫的書。她把包墊在腿上,再把這本書放在包上,每翻過一頁,便用紙巾擦一擦翻書的手指:“我手上容易出汗,這些書的紙張都很矜貴,稍微潮點就會變形。”

 

之所以如此“寶貝”這本書,袁毓坦言是因為書的“顏值”:“放在書櫃裡作裝飾都好看,不希望書皺了。”但袁毓不希望讓母親看到自己又買這樣的書:“在他們看來,一張紙上只印一兩個字,就是浪費。”

 

這樣“高顏值”的書,在上海藝術書展上比比皆是,吸引了大批年輕人購買,其中不少人都和袁毓一樣,連書的內頁都沒看到就下單了。一名參觀者坦言:“肯在裝幀上這麼用心,內容應該不會差吧。”

 

高價買書卻捨不得撕封皮:好看的書,該是顏值好看,還是內容好看?

 

“高顏值”書籍和紙張用品在藝術書展上隨處可見

 

近年來,這樣“好看”的書越來越多。市民呂欣曾通過一家書店的“推薦榜”購買了一本曾榮獲德國萊比錫“世界最美的書”銀獎的書,白色軟質外皮上有著零落的紅色圖案,內部的色彩搭配也十分明豔大膽。但柔軟的質地雖然強化了這本書的顏值,卻為呂欣翻閱帶來了麻煩:“稍不小心就把書頁撕壞了。”而市民陳磊買的一套兩冊設計類書,隨書附贈了手袋、藏書票、書籤和一套模型。

 

如果說藝術類書籍,“顏值”本身就是內容的一部分,“高顏值”“高配置”的兒童圖書在消費者中就頗有爭議了。

 

“給我女兒買了套童話書,結果我自己整了自己。”市民楊女士買的這套童話書,全部硬殼包裝,全部採用質地厚實的紙張,一套書重量超過2公斤。然而翻開一看,一頁紙上衹有寥寥百來字。“這麼大的書,女兒翻起來都吃力,只能睡覺前我來講。結果第一天我的腿就被書壓出了印子。”市民塗先生給兒子買的科普類書籍,開啟全是立體紙雕:“兒子第一天看就抓爛了。”

 

不僅這些特殊書籍如此,一些普通的書籍也越來越精美。市民雷蕾收藏了多個版本的《瓦爾登湖》和《泰戈爾詩集》等書籍:“書越來越厚,裝幀越來越精美,封面從逐漸進步的印刷技術,到特殊布料包裝,連書頁邊緣都塗滿了金粉,後來甚至出了鏤空木版畫封面。但是書的內容本身沒有什麼變化,最明顯的是每一頁的字變得更大、更少,留白更多了。”與越來越華麗的“顏值”成正比,這些書籍的價格也水漲船高。雷蕾收藏的同一本書,從原先的26元一路漲到了138元。

 

高價買書卻捨不得撕封皮:好看的書,該是顏值好看,還是內容好看?

 

藝術書展人氣旺

 

“現在的環境下,藝術書本身就得做成一件藝術品。”在藝術書展上,一名參展者坦言,很多當代藝術已從平面藝術向多媒體藝術轉變,紙製品沒有明顯優勢:“我們唯一的優勢就是審美線上。”她表示,紙質出版業面對電子出版物衝擊,只能想方設法把讀者對“紙”的情感放到最大:“很多讀者不是說跟電子閱讀比,更喜歡手指觸碰紙張的溫度、喜歡鼻子聞到油墨的香氣嗎,我們就在這方面做足。”

 

還有參展者坦言,如今不少讀者會為實體書買單,有一定的收藏心理:“如果只是看,電子閱讀也可以。但很多人保留書櫃、堅持買書,像收藏一樣。既然增加了收藏功能,就要做到與收藏功能匹配的美好形態。”據他介紹,國際上一些出版社推出的攝影、畫集,尺寸巨大,需要配備專用的閱讀書架:“這樣的書閱讀非常不便,主要價值就是收藏。”

 

在一些書店工作人員和讀者看來,如今“眼球社會”,書本依靠“顏值”推廣“內容”無可厚非。在書店工作的顏先生表示:“書籍有商品屬性,如果外表不吸引人,又怎麼能讓人有興趣了解內涵呢?”

 

今年上海書展上,《哈利·波特》二十週年學院紀念版一套難求。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經典書籍無論裝幀如何精美,都會有人願意購買,這樣的精緻是對作者和讀者的尊重:“但反過來說,一些本身價值不大的書能出版,還要包裝得如此精美,恰恰說明了優質內容的匱乏。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