瀘沽湖船歌

瀘沽湖船歌

 

說起瀘沽湖,人們馬上就會想到“女兒國”。在許多人的心目裡,瀘沽湖是和雲南連在一起的,其實,你有所不知,瀘沽湖2/3的面積在四川鹽源縣境內,這個縣的瀘沽湖鎮與雲南寧蒗縣永寧鄉是摩梭人居住最集中的地方。

 

雲南那邊發展旅遊起步早,動作大,還修了一座機場。相比起來,四川晚了一步。不過,晚也有晚的好處,起點不一樣了。環湖看去,四川這邊沿湖的建築保留了摩梭民舍的風格,很有韻味。湖南衛視做了一個很有名氣的節目,叫“親愛的客棧”,就在四川這邊的瀘沽湖畔選了個點,節目一播,把這棟瀘沽湖畔的民舍整火了,儘管住一宿好幾千元,還是排隊都排不上。

 

鹽源縣的縣長陪我們去瀘沽湖,一路上,開口閉口就是“我們的瀘沽湖怎樣怎樣”“我們的鹽源蘋果怎樣怎樣”“我們的鹽源花椒怎樣怎樣”。他說:“我們的瀘沽湖鎮8個村,原來有4個貧困村。現在都脫貧啦”!如數家珍,充滿自豪!到後來,他一開口,我們就笑起來,他也忍不住跟著笑!

 

正是在這片平靜的湖面上,我們認識了漂亮的摩梭姑娘格科直瑪。她是舍垮村人,舍垮村離湖衹有1公里遠。她從上中學時就開始在湖裡划船,載著遊客遊覽瀘沽湖。

 

我們坐著她的船,穿過蘆葦,向湖中島劃去。

 

湖中央這個小小的島叫王妃島,這個王妃其實是漢人,名叫肖淑明。20世紀30年代末,當時統治瀘沽湖的摩梭土司喇寶臣到雅安拜見西康省主席劉文輝時,請求劉文輝幫忙介紹一位才女做王妃。16歲的肖淑明正在雅安明德女子中學讀書,被選上了,就成了現代的“王昭君”,成為漢族、摩梭人的和親大使,成為摩梭人心目中的女王,長年居住在這個島上。

 

肖淑明一生坎坷,歷盡磨難,初衷不改,79歲時還擔任了“東方女性健康文化節”的文化大使,一心想讓更多的人知道瀘沽湖、關心瀘沽湖,幫助摩梭人早日擺脫貧窮。2008年10月30日肖淑明突發腦溢血去世,享年81歲。遵照老人的遺囑,骨灰放在王妃島上。

 

格科直瑪說得很動情。後來我們才知道,她曾經在摩梭歷史博物館裡當過解說員。

 

格科直瑪於1994年2月出生在母系家族大家庭裡。1歲時,過年鄰居放鞭炮,她受了驚嚇,以後就一直痴痴呆呆的,不會笑,也不說話。家人帶著她四處求醫問藥,但就是不見好轉。一直折騰到9歲,家裡的錢幾乎全部花在為她治病上了,本來就不富裕的家庭陷入貧困。

 

她的小姨讀過小學,算是有文化的人。有一次,她隨摩梭人舞蹈隊到西昌參加表演,偶然聽人說,成都的華西醫院醫術好。小姨帶著全家湊起來的所有錢,揹著9歲的格科直瑪來到華西醫院。說來真是神奇,醫生一針紮下去,格科直瑪的大眼睛就變得靈動了,臉上的表情也豐富了。3個月後,格科直瑪的病徹底治好了。9歲的格科直瑪走進村子的小學教室,成績一直很好,她一直讀到西昌師範學院畢業,成為村子裡學歷最高的女孩子。

 

小姨夫朱文清是上海人,畢業於上海外國語學院,當過翻譯,當過教師。8年前來瀘沽湖旅遊,是先愛上了瀘沽湖這個地方,還是先愛上了小姨呢?他也說不清楚。反正就是留下不走了。他說:“這裡除錢以外的東西,他們都有。”這句話說得很有味道,很有禪意。朱文清和小姨結婚後,成了自由職業者。他把湖光山色拍下來,自己製作明信片等文旅產品,拿到瀘沽湖的景點去賣;又把他們的老屋進行改造,接待遊客。村子裡基礎建設搞好了,兩口子便將積蓄的資金投資興修一棟新四合院,準備擴大民宿接待。

 

小姨夫對格科直瑪影響相當大。格科直瑪畢業後,先在西昌當了一段時間幼兒園老師,覺得這工作不適合自己,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朱文清幫她聯絡了在雲南昆明一家“星巴克”當收銀員的工作。

 

沒想到,上班剛滿一年,在老家的小姨出了車禍,格科直瑪當即辭掉工作,趕回瀘沽湖。

 

她發現,離開家鄉的一年多時間,寨子裡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政府為讓旅遊產業助推全鎮脫貧,投入了大筆的專項基礎建設資金,僅僅是“摩梭家園”“彝家新寨”的民居改造,政府就給每戶補助了3萬元。還在家門口修通了觀光步行道、通車水泥道,所有的古老院落都翻新了,大多數村民都開了民宿接待遊客。村裡還新建了一座民俗傳習所,向遊客展示摩梭人的習俗文化、傳統文化、農耕文化等等,還從寨子外的兩個取水點引水進村,修建了小橋流水景觀。

 

格科直瑪回來後,先是全身心地照顧小姨,小姨康復後,她又應聘到摩梭風俗博物館當解說員,她有文化,形象好,氣質佳,一口糯糯的普通話說得很標準,很受遊客歡迎。不久,博物館人員調整,她不得不回家重新拿起了船槳。

 

以前黑燈瞎火的村寨街道,現在有了路燈,亮如白晝。遊人白天都遊覽景點,晚上到文化大院廣場觀看摩梭傳統風情舞蹈表演。村裡專門組織了舞蹈隊,格科直瑪和夥伴們身著鮮豔的摩梭服飾,像一條遊走的彩龍,圍住篝火唱著古老的民謠,跳著千年前先人跳過的甲搓舞,贏得遊客們不斷的掌聲和喝彩。

 

就像瀘沽湖的湖水一樣,有風平浪靜的時候,也有波瀾起伏的時候。格科直瑪放下船槳時也在問自己:自己現在還年輕,今後的路怎麼走?就這麼劃一輩子的船嗎?就成為祖母那樣的人,終老在祖母屋裡嗎?她很迷惘。

 

瀘沽湖鎮黨委書記喇明海也是當地人,眼界卻十分開闊。他的大家庭成員大都在外上班,9兄妹安了9個小家,走出了傳統的母系大家族。

 

喇明海鼓勵格科直瑪和夥伴們:“現在不是有‘抖音’嗎?不是有‘快手’嗎?你們都可以上啊!通過這些方法,宣傳我們瀘沽湖,宣傳我們摩梭人的文化、歷史,成為‘網紅’,這可是一大功績呢!”

 

這番話說得格科直瑪心動了。是啊,能不能在祖母屋裡開個直播間呢?能不能在划船的時候,以瀘沽湖的山光水色做背景,現場直播,把人們帶進摩梭人的日常生活裡,和摩梭人近距離接觸呢?

 

分管脫貧攻堅的州委副書記陳忠義多次來過瀘沽湖鎮,他很贊成縣裡和鎮上的想法。旅遊是一個需要政府做好大規劃並持續進行投入的行業,收益大的是老百姓。他覺得,現在對瀘沽湖和摩梭文化的認識還遠遠不夠。摩梭人雖然沒有界定為一個民族,但是,摩梭特有的文化,完全可以也應該在中華民族佔有一席之地。

 

他告訴我們:瀘沽湖鎮4個貧困村,依託旅遊產業的引領式發展,2016年有3個村退出貧困村行列,2017年最後一個貧困村也徹底退出。發展民宿接待、打造村寨景觀、整頓遊客接待秩序、建民俗傳習所等等,旅遊管理走上正規化。舍垮村除了保留種植原生態的糧食作物,還發展雪桃300畝、食用玫瑰1200畝,這讓舍垮村在全鎮最先脫穎而出,甩掉貧困帽子,走上小康之路。

 

瀘沽湖,這顆深藏在大山裡的明珠,在摩梭人辛勤擦拭下,必將會散發她特有的、更加璀璨的光彩。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