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大選:特朗普被曝“避稅達人”,拜登藉機拉攏搖擺選民

當地時間9月27日,《紐約時報》發表被稱為重磅“稅務炸彈”的報道,披露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商業帝國多年來的納稅申報資料。資料顯示,通過一連串避稅操作,特朗普超過10年沒繳聯邦所得稅,且在2016年和2017年各只繳了750美元,納稅貢獻還不及普通的工薪階層。

 

報道發表後,特朗普迅速遭遇輿論口誅筆伐。有分析認為,在美國大選首場辯論將於9月29日舉行前夕,拜登相當於“撿到槍”,屆時可能利用相關報道大做文章,而特朗普只能處於守勢。儘管避稅問題可能無法動搖特朗普的選票基本盤,但對他爭取搖擺州選民的努力而言,無異於一個挫折。

 

美媒揭祕特朗普稅單

 

據《紐約時報》報道,在過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裡,特朗普沒有繳納任何聯邦所得稅。在該報調查的18個年頭裡,他有11年沒有繳稅。此外,他在2016年和2017年僅各繳稅750美元。

 

直擊大選:特朗普被曝“避稅達人”,拜登藉機拉攏搖擺選民

△ 《紐約時報》報道,特朗普18年中有11年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當選總統後,2017年的稅單為750美元

 

他的避稅手段包括,用旗下公司承擔個人開支,即將個人生活的大部分成本歸為企業成本。比如,他的住宅是家族企業的一部分,他的高爾夫球場也是如此,他還將自己乘坐飛機往返各處住宅的費用列為企業開支,甚至髮型設計(包括電視節目《學徒》拍攝期間超過7萬美元的理髮開支)也被計入企業成本。所有這些都有助於進一步減少特朗普的稅單,因為企業可以在計稅時扣除這些業務開支。

 

特朗普的避稅手段還包括活用“咨詢費”。在幾乎所有專案中,特朗普的公司都預留了約20%的收入,用於支付原因不明的咨詢費。例如,特朗普在亞塞拜然的一筆酒店交易中收取了500萬美元,並報告了110萬美元的咨詢費。在迪拜,他的收入為300萬美元,咨詢費為63萬美元。他的女兒伊萬卡·特朗普也疑似通過旗下咨詢公司收到了一些咨詢費。“咨詢費”的奧祕在於,公司可以將其作為業務費用沖銷,從而降低應納稅的利潤額。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避稅的關鍵手段,在於他能獲取鉅額退稅。在電視節目《學徒》初獲成功後,特朗普面臨鉅額稅單,但通過退款抵消了大部分稅款。在18年時間裡,他本來一共繳納了近9500萬美元的聯邦所得稅,但從2010年開始,他申請並獲得了7290萬美元的退稅,從而收回了繳納的大部分稅金。不過,這筆鉅額退稅正在接受美國國稅局的審計。

 

在申請退稅時,特朗普提出了商業虧損的理由,可能與他在大西洋城賭場生意的失敗有關。在公開場合,他聲稱自己完全放棄了賭場股份。分析認為,特朗普名下的許多企業正在遭遇大筆虧損,這些虧損幫他減少了稅款,因為根據美國稅法,投資者出現虧損可以申報抵稅。

 

《紐約時報》指出,特朗普集團利用這些虧損來抵消特朗普品牌授權和其他盈利業務帶來的豐厚利潤。集團聲稱自己沒有賺到錢,因此不欠稅,這種模式對特朗普來說是個老套路。20世紀90年代初,他的企業主要部分倒閉,產生了鉅額虧損,他利用這些虧損在之後幾年裡減少納稅。

 

另外一個重磅訊息是,特朗普及其商業帝國多年來的納稅申報資料顯示,特朗普即將面臨幾項可能給他帶來財務壓力的大賬單:他似乎沒有還清特朗普大廈的抵押貸款本金,全部貸款將在2022年到期;如果他在與國稅局有關退稅的糾紛中敗訴,他將欠政府超過1億美元;他似乎要對總計4.21億美元的貸款負責,其中大部分將在四年內到期。無論他能否連任,都可能需要找到新的方法為自己賺錢,從而支付這些鉅額賬單。

 

納稅貢獻不及擦鞋工?

 

上述報道發表後,幾乎刷遍了美國媒體的頭條,特朗普迅速遭遇輿論的口誅筆伐。

 

《華盛頓郵報》稱,多年來一直拒絕公佈納稅申報表的特朗普總統在2016年和2017年繳納了750美元的聯邦所得稅,而根據無黨派的國會預算辦公室資料,2016年,處於美國收入分配階梯中間20%的家庭,平均繳納了2200美元的聯邦所得稅。也就是說,美國中產階層家庭平均繳納的聯邦所得稅約為特朗普的三倍。

 

直擊大選:特朗普被曝“避稅達人”,拜登藉機拉攏搖擺選民

△ 《華盛頓郵報》稱,特朗普繳納的聯邦所得稅可能比美國普通中產階層還少

 

“特朗普的所得稅負擔肯定比一般納稅人低得多。”喬治城大學法學教授、稅務專家布萊恩·加勒說,“他很可能比在特朗普大廈門廳工作的擦鞋工繳的稅還少。”

 

與此同時,即便剔除連續兩年繳稅750美元的極端情況,特朗普看起來也比其他美國富豪更會利用稅收系統。根據《紐約時報》獲得的資料,由於退稅的存在,特朗普在2000年到2017年間的聯邦所得稅約為平均每年140萬美元,作為對比,同時期收入階梯最頂端0.01%的美國人平均每年繳納2500萬美元的聯邦所得稅。

 

過去幾十年來,美國富豪的稅率大幅下降,許多人利用漏洞將稅率降至法定稅率以下,但大多數富豪仍需繳納大筆聯邦所得稅。根據國稅局的資料,2017年,收入階梯最頂端0.01%的報稅者的平均聯邦所得稅率為24.1%。在過去二十年裡,和一個富豪按照該群體平均稅率繳納的稅額相比,特朗普繳納的聯邦所得稅總額少了約4億美元。

 

此外,作為有史以來最富有的美國總統之一,特朗普與最近幾任總統相比繳稅更少。奧巴馬和小布什執政時,他們每年各自繳納的聯邦所得稅通常超過10萬美元,有時還遠超於此。相比之下,特朗普和他們一樣領導著聯邦政府,但卻連續多年並未貢獻任何所得稅。

 

在報道發表後引發的軒然大波中,特朗普團隊迅速作出迴應。當地時間9月27日,特朗普用他慣用的抨擊方式迴應道:“這完全是假新聞,是捏造的,假的……我繳的(稅)很多,州所得稅也繳了很多。”他又於28日表示,自己已經繳納了數千萬美元的稅款,並且使用的是法律允許的稅收抵免政策。

 

特朗普集團律師艾倫·加滕則說,《紐約時報》的報道充滿了不準確的內容。他在一份宣告中稱:“在過去的十年裡,總統已向聯邦政府繳納了數千萬美元的稅款。”但有分析人士稱,這裡的稅款也可能指的是社會保障稅和醫療保險稅,並非一定是指所得稅。

 

拜登陣營“撿到槍”

 

儘管特朗普團隊希望把稅務問題引向“假新聞”爭議,但分析人士普遍認為,除非特朗普的稅務記錄是偽造的,否則他很難擺脫一個印象,即自己在商業上並不成功,畢竟他自己都承認利用了“法律允許的稅收抵免政策”。這個印象,儘管不會危及選票基本盤,但可能影響部分中間選民。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分析稱,納稅記錄會被視作特朗普長期以來在商業記錄上表裡不一的實證,這些記錄表明,儘管他把自己標榜為出色的商界領袖,但他的大部分生意都是失敗的。如今,在第一場總統辯論前夕,特朗普必須作出選擇:要麼告訴美國公眾稅單是假的,要麼承認自己不是他所說的超級CEO。

 

直擊大選:特朗普被曝“避稅達人”,拜登藉機拉攏搖擺選民

△ NBC稱,特朗普的納稅記錄對他的競選活動來說是毀滅性的

 

NBC指出,在美國大選進入衝刺階段之際,特朗普的絕大多數基本盤選民不會在意他是否身為納稅大戶或成功的商人,他仍將被大多數支持者接受,他們甚至會把他的納稅記錄,作為精明、敏銳和戰略才華的證據。但問題在於,他可能無法超越自己的基本盤,無法吸引意識形態屬性比較弱的選民,這是他連任的主要挑戰,而納稅記錄正讓事情變得更糟:那些原本傾向共和黨的中間選民可能感到不安,他們要麼會倒向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要麼乾脆不投票了。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則評論稱,這一刻,特朗普“交易的藝術”神話、億萬富豪的虛張聲勢,以及“被遺忘的美國人”民粹主義標籤被揭穿了,這些都是假象。

 

CNN指出,大選首場辯論前的最近幾天,拜登一直試圖破壞特朗普在經濟方面的較高支援率,而特朗普的稅收安排可能給他提供了機會,雖然總統最忠實的信徒不會因為這樣的攻擊而有所動搖,但對密歇根、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星等州搖擺不定的藍領選民來說,他們會對特朗普產生疑問。

 

目前,拜登團隊已經抓住機會發起攻擊。拜登團隊副競選經理凱特·貝丁菲爾德日前表示:“特朗普這樣的總統花時間思考如何避稅,從而不必履行其他美國人每年都要履行的義務……而拜登不一樣,他對在這個國家成為一個工薪階層意味著什麼,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分析認為,突然“撿到槍”的拜登,勢必將在9月29日晚間登場的大選辯論會上,對稅務問題展開追擊。對於這場脣槍舌劍,外界正在拭目以待。

 

央視記者 顧鄉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