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當局偷走“小明”一學年(日月談)

“孩子要讀書”,這在現代文明社會不能算過分的要求吧?但是大陸籍爸媽也就是“小明”的爸媽們從6月份起,遍求民進黨當局各衙門,從臺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行政部門到蔡英文辦公室和監察部門,所要求的就是“孩子要讀書”。8月12日,哭過、跪過、求過的“小明”爸媽們等來一個“好訊息”,臺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佈,6歲以下的“小明”們准許入境台灣,但是“要讀書”的“小明”們眼見著下學期開學都不能踏入校園。

 

這樣的“解禁”對於大多數“小明”們是又一次期望落空的打擊,他們從春節至今不被允許回臺灣,隻身留在大陸的親戚家,與父母分離,和校園相隔,尚未成年,在和平時期卻要遭受生離死別的痛苦。有的“小明”祖母在臺病逝不能話別,有的“小明”天天視頻哭喊媽媽,有的“小明”已被錄取升學卻不能參加面試,所有學齡“小明”們上個學期都已成空白,如果民進黨當局還不准他們入境,扣除被檢疫隔離的14天,他們的下學期也要“斷片”。少年學習時間寶貴,民進黨當局何忍偷走他們一個學年,讓“小明”們自此與同學拉開差距,落後同齡1年?

 

有“小明”媽曾經在記者會上表示,所有合法居留的孩子一直都能入境,衹有她的孩子不行,剛開始她們以為是大陸疫情嚴重就乖乖等著,眼看著別的國家和地區疫情嚴重照樣入境。等到6月份外國人都可以入境了,她的孩子還不能回家。趁暑假讓孩子回來,完成隔離可以趕上新學期開學,這點要求不合理嗎?

 

“小明”媽還在要求合理公平,這對於當下的民進黨當局來說真的做不到。3月份歐美疫情暴發,在地的台胞紛紛返臺,發燒確診的都上了飛機;而疫情已經緩和的湖北台胞卻被列入“境管”。有記者提出這個問題,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回答得很明瞭:“這怎麼能相比?”在他的心中,同為台灣人,來自歐美和來自大陸都不能相比,一方要待之以人道,一方就可呼來喝去,何況父母有一方是大陸的“小明”?

 

民進黨當局的邏輯線是這樣的:疫情暴發之初,“小明”不能回臺,因為所有和大陸沾邊的人都會成為防疫“破口”,居然有為數不少的醫護人員站出來抗議自己的同胞從大陸返家,讓人見識了台灣的“進步”;等歐美疫情暴發,台灣境外病例增加至今,台胞仍在兩岸往來,卻沒有一例移入病例來自大陸,“小明”還不能回臺,是因為“要持續觀察大陸疫情發展”;7月15日宣佈衹有2歲以下的“小明”可以入境,是因為要看“首批‘小明’入境,是否遵守居家檢疫規範”;等除觀光外幾乎所有人都可以入境台灣了,陳時中終於說了半句實話,“有錯綜複雜的考量”,“很多事情,還是牽扯到兩岸關係”,之所以說是半句實話,那半句應該是:“我就是要刁難!”

 

兩岸關係不好就沒完沒了地折磨“小明”?連黑道都懂得有事衝大人說的道理。集所有權力於一掌打“小明”,會傷害“小明”身心,會令“小明”的家庭寢食難安,但也會暴露加害者的歧視、蠻橫、歹毒吧?別再找什麼有疫說防疫、沒疫說檢疫的藉口了,藉口欺騙不了世人,人道遇到“小明”就不見,人權遇到陸生就轉彎,不惜朝令夕改,上演官場現形的醜陋戲碼。

 

8月5日,臺教育主管部門發函各大學開放大陸學生入臺返校,晚上又發函禁止大陸學生入境,以至宣佈開放陸生入境的官員當場改口,創下“3分鐘髮夾彎”的紀錄;8月12日,臺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佈6歲以下“小明”可入境後,新聞稿9次撤稿發稿,還好最後定稿放行所有有居留證和探親證的6歲“小明”。這種令人瞠目的大變臉顯示連放行6歲“小明”都要跨越障礙,驚險過關。

 

“小明”的故事被民進黨當局操作成“小小明(2歲以下)”“小明(6歲以下)”“大明(6歲以上)”的連續苦情戲,所有善良的人都希望下一集就是大結局,讓所有“小明”們見到父母,進入校園。8月10日,蔡英文對著美國官員要爭取參加世界衛生大會時說:“政治因素不應該凌駕在健康人權之上”,話說的真對!但是聽在筆者的耳中分外噁心,因為她無視站在她辦公樓外喊“快讓我姐姐回來”的小妹妹,忽略酷暑中下跪的“小明”媽,不在乎在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門口靜坐的“小明”爸,說到“人道”,她的臉真的不疼嗎?

 

“民主進步”,人道人權,都是良善高尚的理念,但在“小明”面前,在民進黨當局操作下,又是何等假惡醜!

 

邰文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