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又有新變化!特朗普對貿易戰兩點誤判,還有一個微妙變化

事情又有新變化!特朗普對貿易戰兩點誤判,還有一個微妙變化

 

(一)

 

事情又有新變化。

 

在最近接受CBS王牌欄目“60分鐘”訪談中,特朗普談了很多貿易問題,其中避不開的是中美貿易摩擦,除了一些老生常談“美國肯定贏”的表態外,但細細聆聽,也不乏一些新內容。

 

簡單地說,特朗普雖然還是那個特朗普,但現在已經不是半年前,他至少仍有兩點誤判,也還有一個相當微妙的變化。

 

比如,訪談中提到中國時,部分對話口吻是這樣的:

 

主持人: 那麼(貿易戰)該如何解決?如何解決?

 

特朗普:我是說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們不會再這麼繼續下去。

 

主持人:如果這些措施的最終結果是導致美國消費者支出上升,那麼,你打算還繼續擠壓他們多少?

 

特朗普: 好吧, 好吧, 但目前為止,還沒出現這種現象(美國消費者支出上升)。

 

主持人:有一些了..

 

特朗普: 如果你想一想, 迄今,我對鋼鐵傾銷行為加徵了25%的關稅, 對鋁加徵了10%關稅。

 

主持人: 但他們已經......

 

特朗普:再說……

 

主持人: 他們已經報復了,這正是我要問的。

 

特朗普: 他們可以報復, 但他們沒能力,他們已經沒有足夠的彈藥報復。我們只出口他們1000億美元,他們出口我們5310億美元。

 

特朗普自信滿滿,最核心的一點,你們中國沒有足夠的彈藥了,誰叫你們中國出口那麼多、我們出口那麼少啊。

 

乍聽上去,還挺有那麼回事,而且,特朗普還順帶奚落了一下中國股市。

 

確實,中國股市很不爭氣,但美國也別太得意,中國股市也不是今年不爭氣,這麼多年,就沒怎麼爭過氣。

 

但從特朗普的言談中,似乎他有一種感覺,中美貿易戰,對美國沒影響。

 

要知道,中方的態度正好相反,一直很明確也很清醒:貿易戰沒有贏家,最後的結果,必定是兩敗俱傷。

 

那特朗普怎麼就認為沒有影響呢?

 

哪怕主持人提醒他,受貿易戰衝擊,美國消費者開支已經上升了,也就是說,美國人已經感受到了貿易戰的痛苦了。

 

因為資料是很現實的。

 

美國商務部資料就顯示,美國個人消費開支價格指數,7月份同比上漲2.3%,創6年來最大漲幅。除去價格波動較大的食品和能源,7月份核心個人消費開支價格指數同比上升2%,已達到美聯儲2%的通脹目標。

 

看來,要麼是特朗普沒認真看資料,要麼是他故意選擇性遺忘。

 

貿易戰的衝擊,正在美國各個利益鏈條上傳導。

 

今年年初以來,美國鋼鐵和鋁產品的價格分別上漲了33%和11%。

 

在今年5月3日寫給國會與總統的公開信中,美國國家納稅人聯盟就警告,保護性關稅將導致美國消費品價格上漲,傷害多數美國公民利益。

 

在今年6月提交給政府的一份檔案中,美國汽車製造商聯盟就警告,其對2017年汽車銷售資料的分析顯示,對進口汽車徵收25%的關稅將導致平均價格上漲5800美元,這將使美國消費者每年的消費成本增加近450億美元。

 

可口可樂公司已宣佈,由於生產成本上漲,將採取提高汽水售價的措施。

 

美國全國零售商聯合會執行長馬修·謝伊則警告:“這些懲罰性關稅將傳遞給美國消費者,並抵消最近幾個月美國經濟取得的所有積極成果。”

 

美國經濟最近增長很強勁,這是事實不假。但很多經濟學家也指出,原因之一是擔憂貿易戰升級,不少國家在美國加稅前搶購美國一些產品,因此,這種經濟增長“不可持續”,在未來幾個月可能發生“逆轉”。

 

最近美國和全球股市大跌,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外界對貿易戰愈演愈烈的擔憂。

 

貿易戰沒有贏家,美國不可能獨善其身。用華春瑩的話說,這個世界上,沒有誰能穿著傳說中刀槍不入的“金絲軟蝟甲”。

 

出來混,終究是要還的。

 

認為美國可以例外,認為美國可以不受影響,這是特朗普的第一個誤判。

 

事情又有新變化!特朗普對貿易戰兩點誤判,還有一個微妙變化

 

(二)

 

第二個誤判,就是中美誰彈藥更多的問題。

 

確實,很多人也擔憂,至少從資料表面看,在目前中美貿易博弈中,中國處於相當不利的地位。

 

按照美國統計的口徑,2017年,美國對華出口1303.7億美元,中國對美出口5056億美元。

 

即便按照中國海關總署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國出口4298億美元,從美國進口1539億美元。

 

這種不平衡,是一種結構性的問題,畢竟貿易是自願的,美國人就是喜歡價廉物美的中國商品,美國很多高科技商品又不賣給中國,而且這還跟美國低儲蓄率有莫大關係。

 

但如果雙方都在貿易數量上進行對抗,那都打出1000多億美元牌之後,確實,中方的所有子彈都快用光了,但美國還有好幾千億美元可打。

 

這也是特朗普信心滿滿的原因。他在推特上不止一次宣稱,打貿易戰是一件好事,美國很容易贏。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玄機,就在於中方早就提出的概念:在反擊上,中方採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的綜合措施。

 

首先,我們也重視數量型,沒有一定的規模,不可能讓美國感到痛楚,所以,對方打出500億關稅牌,我們也同等規模、同等力度。來而不往非禮也。

 

其次,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這也意味著貿易戰進入新的階段,我們更注重鬥爭的精準性和殺傷力。傷其十指,有時不如斷其一指。

 

而且,中國龐大的市場,難道不是一個重磅武器?美國企業真離開了這個市場,可就再難回來了。

 

另外,更別忘了,還是第一點,貿易戰兩敗俱傷,中方的態度非常理性和剋制。中國必然要反制,但不是為了報復而報復。

 

貿易戰關乎國運,這不是面子問題,因此,有理有利有節,同時儘可能減少對自身傷害,這才是出發點。

 

吹牛不解決問題。如果將對方的理性剋制當做軟弱,那可真就是誤判了。

 

事情又有新變化!特朗普對貿易戰兩點誤判,還有一個微妙變化

 

(三)

 

當然,在這次訪談中,特朗普的措辭也有微妙的變化。

 

比如,一些對話如下:

 

主持人:貿易戰,現在正處於貿易戰。

 

特朗普: 你稱之為戰爭,我不這麼稱呼。

 

主持人:那你, 你...

 

特朗普:這是……

 

主持人:你昨天還這麼說。

 

特朗普:我稱之為小衝突(skirmish)。

 

主持人:我聽到了,但你昨天說這是戰爭(貿易戰)。

 

特朗普: 我這樣說的,但實際我說這是一次戰役。但,實際上, 我打算降低這個激烈程度, 我覺得這是一個小衝突。 我們將會獲勝……

 

特朗普的一番話,把見多識廣的主持人都繞暈了,他前一天還大談貿易戰,但一天後,又公開否認這是貿易戰,說只是一次小衝突。

 

玄機何在?

 

我總認為,這正是特朗普做事風格的一貫反映。

 

在他的自傳《交易的藝術》中,特朗普談到做生意的四個階段:一是提出驚人的目標;二是大肆宣傳;三是決策反覆搖擺;四是獲得直觀的結果。

 

特朗普寫道:“一個遠高於預期的條件讓對手無從下手——反覆無常的變化給對手施加壓力——給出次優條件讓對手急於接受了事——達到最初想要的結果。”

 

所以,我們看到,在半島問題上,去年特朗普各種“火與怒”的火爆言論,航母潛艇都派到附近海域,戰爭似乎一觸即發;但現在,一切風平浪靜,他甚至公開說:他喜歡我,我喜歡他,我們相處得很好。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特朗普就這樣解釋說:當時是因為“我是在跟金委員長,你知道,打嘴仗,我們現在回想那會兒都會忍俊不禁和大笑。”

 

施壓時,那就極限施壓,甚至可以突破各種正常理性尺度,這很特朗普。他自己都覺得很搞笑。

 

在中美貿易問題上,他嫻熟地使用了這種手段,500億施壓不成就2000億,2000億不成再威脅2000億。

 

但中國豈是嚇大的,所以,我們看到,美國可以迫使加拿大、墨西哥讓步,卻沒能讓中國屈服。於是,特朗普改口了,這不是貿易戰,這只是一個小戰役,而且他打算降低激烈程度。

 

儘管仍抱定美國肯定贏的心態,但特朗普政府應該也認識到,一味施壓逼迫中國屈服是不可能的,最終還是得回到談判桌前解決,所以,他要降低衝突的烈度。

 

如果真是這樣的判斷,對貿易戰前景,我們還是可以持審慎樂觀的態度。

 

全球化是大趨勢,既然是趨勢,這就不是某個人能夠逆轉的,美國可以主張美國第一,但離開中國,世界很多大事都不可能得到解決。

 

當然,貿易戰還在繼續,美國不會輕易手軟,我們必須有底線思維,爭取最好的結果,最好最壞的打算,不能有任何疏忽大意。而且,按照特朗普的一貫風格,我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他的不確定性。

 

哦,也不能稱貿易戰。要知道,在中國官方的表態中,我們從來就沒說是貿易戰,而只是說貿易摩擦問題,這其實很意味深長的。

 

特朗普,你曉得伐!

 

(牛彈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