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之父”奧尼爾:讓數億人脫貧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最大成就

“金磚之父”奧尼爾:讓數億人脫貧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最大成就

20世紀90年代,外國商人們常常在北京秀水街市場採購商品。吉姆·奧尼爾(Jim O'Neill)1990年第一次來到中國,看著中國繁華的街市,他感受到了發展潛力巨大的中國商業。

 

2009年10月,奧尼爾因公前往廣西壯族自治區。在旅途過程中,他和妻子決定在陽朔遇龍河兩岸的喀斯特山區享受一些閒暇時光。

 

“我們繞著一些村莊騎行。在一個村莊外,我們看見一塊巨大的廣告牌,上面寫著‘學好英語,成就人生’。這件事讓我仍記憶猶新。”他說道。

 

“這讓我意識到中國對學習英語和對外交流的渴望有多麼強烈,也讓我明白中國的崛起必然會讓英國受益。”

 

奧尼爾近日當選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又稱查塔姆研究所)主席。他表示,在過去四十年中,中國最大的成就便是通過驚人的經濟發展幫助數億人脫貧。

 

他說:“中國長期維持著驚人的經濟增長速度,這在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

 

1977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是1750億美元,僅佔全球生產總值的2%。去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2萬億美元——幾乎是之前的68倍多——佔據世界總額的15%。這讓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從全球第十位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

 

奧尼爾曾是美國高盛集團的首席經濟學家,當他回憶起1990年第一次訪問中國的經歷,他說,儘管北京那時看上去很不發達,但許多街頭市場仍顯示出較強的商業化跡象。

 

自那以後,奧尼爾已造訪過中國不下三十次。每一次他都感受到中國正不斷進步,尤其近年科技應用和服務行業發展勢頭迅猛。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奧尼爾認為過去四十年間,中國經濟表現強勁,推動著社會轉型,且某種程度上是包容的。

 

“(中國經濟表現)‘強勁’是因為如今中國年收入達四萬美元的居民的數量是英國的四倍,”他說,“就‘包容性’而言,在統一的標準下,儘管中國的國內收入差距正持續擴大,但從全球範圍看,世界的收入差距實際已經縮小,而中國發揮了不可小覷的作用。”

 

至於“推動社會轉型”,他解釋道,中國不僅幫助許多人脫貧,還在其他許多方面推動著世界的變革。“以旅遊業為例,中國遊客正推動著全世界旅遊業的轉型。”

 

據中國國家旅遊局的資料顯示,去年,中國出境遊人數突破1.3億,共消費1152.9億美元。

 

奧尼爾稱他在瑞士雪朗峰徒步旅行時曾遇見一位中國遊客,那次經歷讓他記憶深刻,振奮不已。

 

雪朗峰是著名的觀光勝地,因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主演的007系列影片在此取景而聞名。許多人會選擇乘坐電纜車上山,而奧尼爾當時決定徒步登山。

 

“由於山峰海拔較高,在徒步數小時之後,我被風吹得凌亂不堪,感到陣陣涼意,”他說,“但一位女士美妙的歌聲讓我重振精神。那位女士看上去來自中國,正大聲地唱著音樂劇《音樂之聲》的主題曲。曲罷,周圍的人們紛紛為她鼓掌。”

 

奧尼爾說這正表現出中國人享受自由、充滿創造力的一面,充分反駁了中國人想象力受到壓抑這樣的觀點。

 

他還將中國的經濟成功部分歸功於“五年規劃”。五年規劃為中國的發展提供戰略性指導。奧尼爾認為該計劃值得許多其他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學習和借鑑。

 

“中國每五年會重新制定一個規劃綱要,描繪未來發展脈絡,規劃優先發展順序……通常中國發展的腳步都能與規劃保持一致。”他說道。

 

奧尼爾提到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還有賴於中國城市化水平的提高、吸引外商投資力度的加大以及欣然接受科技變化的態度。

 

“我認為中國歡迎外商直接投資的舉措是非常明智的,這有利於中國加深對世界最優秀行業的瞭解,並從中吸取經驗。”他說。

 

“這十年間,我們越來越能感受到中國並不懼怕科技發展,實際上,中國正竭盡所能擁抱現代科技。”

 

他還讚揚了習主席有關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想,他表示這或許是查塔姆研究所追求的最重要的價值理念。

 

奧尼爾因在2001年創造了“金磚四國(BRIC)”一詞而聞名。該詞特指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這五大處在相似新興經濟發展階段,且未來有望成為經濟強國的國家。2010年南非加入後,“金磚國家(BRICS)”應運而生。

 

“我還記得在我2001年提出‘金磚四國’的概念時,中國仍嚴重依賴低附加值出口,且當時不是很發達。但當我回想起中國在1997-98年之間間接地解決了亞洲金融危機,我便認定中國會是“金磚四國”的核心。”

 

在過去17年中,中國是所有金磚五國成員中表現最出色的國家。如今,其經濟規模相當於其他四個國家總和的兩倍。

 

中國在推動特定地區發展上成效顯著,英國政府完全可以效仿中國的模式,推動英國北部振興計劃(Northern Powerhouse)的發展。

 

擔任英國北部振興計劃合作伙伴專案副主席的奧尼爾表示:“中國在過去十年內有意振興北部,尤其是將中英北部振興計劃合作專案西移,助力成都和重慶等地迅速發展。英國完全可以參考中國的經驗來實現北部振興計劃的目標。”

 

英國北部振興計劃旨在推動以曼徹斯特、利物浦、伯明翰、謝菲爾德和利茲為代表的英國北部地區的經濟增長,以此促進發展多樣化,打破倫敦一枝獨秀的局面。

 

“當我開始接手這一任務時,我毫無頭緒,”奧尼爾說,“我只知道在當時的前20年裡,美國、中國及其他新興國家在全球GDP增長中貢獻突出。”

 

“倫敦是唯一進入全球(GDP增長排名)前五十的英國城市,大曼徹斯特和伯明翰則剛剛擠入前100。”

 

在先後提出又撤回"ManPool"和 "ManShef-LeedsPool"的概念後,奧尼爾將從曼徹斯特市中心向外輻射方圓64公里的區域劃入北部振興計劃,計劃共覆蓋800萬餘人。

 

“哪怕能創造出一個和倫敦相媲美的(經濟)市場,也是具有顛覆性意義的,這意味著除了倫敦,英國還有其他市場能在全球舞臺上嶄露頭角,”他說,“這將為英國帶來結構性變化,對英國的未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然而,只要有決心、毅力和抱負,這並非遙不可及。”

 

奧尼爾還指出,中國的高鐵發展經驗對加強英國北部各城市間的連通具有很強的借鑑意義。

 

“連通北部各城市——尤其是赫爾和利物浦以及利茲和曼徹斯特——非常關鍵。中國在發展高鐵系統上成果卓著,能向我們傳授大量經驗。”

 

“利茲和曼徹斯特間的距離比倫敦地鐵中央線要短,我確信中國能想出許多辦法幫助我們實現兩地的連線。”

 

奧尼爾還指出,中國的中小學教育是也非常值得英國借鑑。

 

儘管英國的大學教育在歷史上頗負盛名,但奧尼爾承認英國的某些中小學學校,尤其是北部和中部地區學校的教育成果不盡人意。

 

“儘管我明白對於教育這類特殊領域,想要效仿其他國家的成功並非易事,但中國部分地區——尤其是上海——在改善學校教育成果上的確做得非常出色。”

 

奧尼爾表示,對於英國北部振興計劃,中國決策層有時表現得比英國政府還要熱情。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每次我會見中國的領導,他們都能很快地理解我們的想法,並表示想要參與到我們的計劃當中。”

 

奧尼爾在擔任英國財政部商務大臣期間,中國的市長和學者等基於中國先進製造業產業園區建設過程中的經驗教訓,為英國北部振興計劃中某些城市的發展提供了不少建議。

 

他指出隨著中產階級人口的持續增長,中國越來越迫切地需要解決環境問題、完善醫療保健制度和改善整體金融體系,而英國在這些方面能給予中國很好的支援。

 

“我認為英國北部振興計劃中一些發展日益壯大的行業恰是那些(與中國)進行過深入合作的行業”奧尼爾說,“這正與中國‘互利共贏’的理念相符。我非常看好中英關係,它會為我們帶來實質性效益。”(中國日報網電 記者 王銘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