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美國單邊保護主義設下的“冷戰陷阱”

美國四面出擊大打貿易戰的負能量是多方面的,不僅嚴重危害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安全、阻礙經濟復甦步伐,也帶來讓正常的世界經貿格局滑入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冷戰陷阱”之險。對美國強徵關稅作出必要反擊的同時,我們還需要撥雲驅霧,消除美式論調給國際關係造成的毒害,確保全球治理體系不偏離正軌。

 

還是先來系統梳理一下美國開打貿易戰之際的言行吧。

 

亂貼標籤,將經貿問題泛政治化。美國政府先後釋出《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國防戰略報告》,將他國定義為“修正主義國家”“戰略競爭對手”,“經濟脅迫”“盜竊”“掠奪”“經濟侵略”等對立性標籤比比皆是。與此同時,美國還公然指責有關國家“虛偽”“軟弱”,毫不遮掩拉不起隊伍搞對抗的失落心理。

 

喜好單邊,重拾塵封多年的“冷兵器”。去年4月,美國撿起棄用16年的232調查,先後對鋼鐵和鋁產品、汽車和汽車零部件產品發起調查,並對除少數豁免國家以外的所有國家和地區加徵關稅。這些早就生了鏽的“冷兵器”,嚴重違背多邊規則,攪得各國不得安生。

 

背信棄義,隨意退出多邊組織和協定。美國政府毫無國際法基本概念,視國家承諾與信譽為兒戲,動輒“退群”,近年來退出了TPP協定、《巴黎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全球移民協議》、《關於伊朗核問題的全面協議》,這種任性是典型的好用就用、不好用就一腳踢開的實用主義。

 

蔑視多邊,公然違反世貿規則。美國違反1994年《美國總統行政宣告》關於以遵守世貿規則方式實施301制度的承諾、其在1998年歐盟訴美301制度世貿爭端案件中的承諾、世貿組織關於最惠國待遇和約束稅率的紀律,根據301調查結果對他國加徵關稅,反對啟動上訴機構遴選程式,導致世貿組織面臨上訴機構停擺。

 

肆意妄為,隨意擴大解釋國家安全。美國泛化國家安全概念,加強對先進技術的管控。在貿易方面,通過變換政策,不斷加嚴對他國出口高新技術產品限制。在投資方面,美國以安全審查為由,頻繁叫停他國企業在美的正常投資尤其是涉及高技術領域的投資。今年6月,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通過所謂《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將外國投資者對美“關鍵技術”公司的投資納入安全審查範圍。

 

凡此種種,陳腐的冷戰氣息還不夠濃烈嗎?陰暗的對抗心態還不夠明顯嗎?你輸我贏的零和思維還不夠偏執嗎?不計後果的蠻橫作派還不夠驚悚嗎?!

 

美國向來自詡為“全球化的倡導者”“自由貿易的捍衛者”,現如今,這屆美國政府何以高舉反經濟全球化大旗,大搞單邊保護主義?說到底,一些人總是跟不上歷史前進的腳步,身體已進入21世紀,而腦袋還停留在冷戰思維、零和博弈的舊時代。在這些人眼裡,國際經貿往來無異於你興我衰、你勝我敗的殘酷遊戲,滿目都是對手,威脅自然無處不在。原本是互利共贏,偏要解讀成自己吃了大虧;原本可以坐下來好好商量,偏要四面樹敵、死磕到底。身為國際經貿合作領域的大塊頭,美國如此行事,不僅搞得自己躁動不寧,也嚴重衝擊多邊經貿體制,毒化國際關係氛圍。

 

其實,美國這麼幹是有深層考慮的。搞百無禁忌的“美國優先”,怎麼會沒有眾叛親離的孤立感?面對來自世界各國的強力反彈,怎麼會不陷入左支右絀的窘境?搞冷戰,是要劃分出清晰的陣營的。在白宮看來,只有鎖定較勁的靶子,營造對抗的氛圍,才有可能分化“美國優先”的反對者,拉起一支為其所用的隊伍。

 

長達近半個世紀的冷戰是怎樣的一段歲月,這無需歷史學家來描述。當今世界,各國政治家和廣大民眾對此都有切身感受。脆弱的和平、受阻的發展、恐懼的陰影、無望的未來……任何一個有理性的人都不願回到那個不堪回首的時代。借單邊保護主義將世界拖入“冷戰陷阱”,不過是某些人的一廂情願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