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徵關稅將導致美國企業生產成本上漲 降低美國消費者購買力

中央廣電總檯海峽飛虹報道(駐美國記者趙新宇),從7月6日開始,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340億美元產品徵收25%的關稅,此舉給美國企業以及消費者造成巨大沖擊,也使世界貿易體系面臨巨大風險。美國智庫學者以及受影響的行業紛紛對此提出警告或表示擔憂。

 

“他們進口的零部件將成為成本壓力,對於我們美國的製造商來說,這就是我所說的那種壓力。因為他們的成本會增加,而他們額外支出的費用不會獲得補償。”說這番話的是美國先進醫療技術協會全球戰略與分析執行副總裁拉爾夫·埃夫斯。美國政府對34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關稅的清單中包括有醫療器材裝置,埃夫斯此前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政府希望美國企業更有競爭力,卻對美國進口的特定零部件徵收關稅,給美國企業造成壓力,這讓美國企業如何去與世界各國的企業競爭?

 

據位於華盛頓的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的研究顯示,特朗普政府以301條款開徵關稅,是美國出於對中國高科技志向的擔憂而進行的無效迴應,打擊的是跨國供應鏈,損害的是美國技術競爭力。這一研究報告的撰寫者之一,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非常駐高階研究員瑪麗·拉夫莉女士表示,主要受到關稅影響的不是中國國內企業,“相反,我們發現是美國、歐洲、日本的跨國公司在中國經營並向美國出售的產品受到關稅影響,而這些商品隨後會被進一步加工成在美國市場銷售或由美國公司出口的商品。”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階研究員鮑恩則強調,中國出口的電子產品等零配件中,由跨國企業在華生產的比重更大,“在計算機和電子產品這樣的領域,甚至更高,87%的美國進口產品不是來自中國企業,他們來自美國、日本、韓國、歐洲等許多跨國公司,不是中國公司,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說關稅收得很奇怪,關稅損害的主要是非中國公司,是美國企業的子公司和美國盟國的公司。”

 

事實上,大多數進口到美國的產品不是最終產品,而是中間產品,也就是用來生產“美國製造”的生產資料。這次幾乎所有被特朗普政府徵收關稅的中國進口產品都可以被視為美國企業在資本、裝置等方面的投入。徵收關稅直接導致這種投入的成本增加,損害美國企業利益。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員拉夫莉的最新分析也顯示,開徵關稅後,企業基本只有兩條路可走,要不支付關稅繼續從中國進口,要不從其它貨源購買成本及質量更高的產品做替代,但最終結果都是價格上漲。

 

美國先進醫療技術協會副總裁埃夫斯分析說,對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徵稅後,對於一些從中國進口專門裝置部件的美國企業來說,他們根本沒有辦法通過更換供應商的方式去規避關稅、降低成本。他說,“這不是像說說那麼容易的,我從中國買這個產品,我想明天去馬來西亞買。兩個原因(使問題沒那麼簡單),一是他們必須找到供應商,而且他們必須確保這是一個可靠的供應商,然後他們必須去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確保該產品與之前已獲得美國市場認可的產品一致。這些都需要時間,特別是對於較小的製造商而言。”

 

埃夫斯還表示,美國醫療裝置行業與中國政府相關部門一直在有效地協商解決問題,並不斷取得進展。他擔心,美國政府的關稅舉措會影響該組織及其成員與中國的合作。

 

正如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所分析的,如果沒有這些從中國進口的零部件,美國製造要不就是成本太高、要不就是可能根本沒辦法制造。關稅的總體效應其實是通過提高價格來降低美國消費者的購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