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銳評:“經濟侵略”是美國炮製的新版“中國威脅論”

中美貿易摩擦正滑向貿易戰的邊緣。三個多月來,美國一再引燃戰火,屢次威脅、恐嚇,要對中國輸美數百億甚至上千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這一系列無理挑釁背後的依據,源自美國政府炮製的聳人聽聞的概念——“經濟侵略”。

 

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近日發表《中國的經濟侵略威脅美國及世界的技術和智慧財產權》報告,試圖把“經濟侵略”的帽子扣到中國頭上。而在3月份,特朗普在簽署針對中國的總統備忘錄時,也稱是針對中國的“經濟侵略行為”。上週,部分美國媒體頻繁報道中國與斯里蘭卡的漢班託塔港合作專案,試圖把這一斯里蘭卡政府提出的合作專案標籤為中國對當地的“殖民”和“侵略”。

 

從遮遮掩掩的輿論造勢、到集中火力丟擲概念、再到媒體不失時機的烘托“佐證”,美國為妖魔化中國所採取的步步為營的伎倆昭然若揭,試圖通過這場汙名化或潑髒水式的輿論戰把罪名坐實。然而,中國和各國都看得很清楚,這種建立在臆測、汙衊和假新聞基礎上所謂“經濟侵略”罪名,就是一個新版“中國威脅論”。

 

如果按美國指控的“經濟侵略”標準,如今,美國早已經濟侵略了全球絕大多數國家。為了維護自身霸權和“美國優先”利益,白宮向各國開火,不管是盟友還是對手,不管是發達經濟體還是欠發達經濟體,它都敢打第一槍。比如,在鋼鋁貿易對加拿大有順差情況下,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加徵關稅,迫使加拿大政府7月1日起對自美進口的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又比如,近兩年來,美國與盧安達、肯亞、坦尚尼亞和烏干達等東非國家發起的進口美國二手服裝關稅稅率之爭。向非洲出口二手服裝,涉及美國約4萬個就業機會。在美國發出限制這些國家取得《非洲發展與機遇法案》成員國福利的威脅後,肯亞、坦尚尼亞與烏干達被迫放棄了加徵關稅,但盧安達為發展民族工業,表示不願屈服,最近再度被美國警告要降低關稅,否則將面臨嚴重後果。再比如,據美聯社、英國《衛報》等媒體7月4日報道,特朗普最近數次對白宮高階顧問們提及“入侵委內瑞拉”的可能性,令白宮官員深感震驚。

 

是誰在實施霸凌?是誰在進行經濟侵略?不言自明。紐約大學客座教授、世界政策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詹姆斯·諾爾特認為,如果中國是以掠奪性為主的貿易國,那麼大部分國家都應該有貿易逆差;然而,除美國外,其他主要貿易國家與中國並沒有巨大的逆差。

 

中國與各國的合作志在實現雙贏,不少國家感同身受。在去年底塞內加爾舉行的第三屆對非投資論壇上,塞內加爾總統薩勒面對日趨緊密的中非經貿合作,發出“非洲的時代,就是現在”的感慨。就在美國部分媒體指責中國和斯里蘭卡漢班託塔港合作專案是“中國債務陷阱”後,斯里蘭卡一些議員舉行電視新聞釋出會,公開譴責這篇報道,指責為美國媒體提供幫助的兩名當地記者“涉嫌造謠誹謗”。

 

在全球化競爭中,美國倚仗其軍事、金融、科技、印美鈔等硬實力,為所謂的經濟利益、“美國優先”所迷,一味追求臆想中的收益而不計成本、不顧後果,甚至卑劣地給包括盟友和競爭對手在內的國家貼各種標籤。這種把中國擴大對外開放合作、堅定維護自由貿易體系視為“經濟侵略”的行徑,實質是為它作為“世界警察”大打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找藉口。遺憾的是,幾十年來,“中國威脅論”、“中國崩潰論”交替出現,但中國始終既沒有崩潰、也沒有威脅過誰的發展,倒是美國視中國為自己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樹欲靜而風不止”。白宮的霸權主義心態、遏制中國發展的戰略、意識形態的偏見等,從長遠來看根本不會轉變,中國前進的道路也同樣不會平坦,這樣那樣的問題也會不斷出現。但人們應該在白宮狂躁的攻擊言論中,看到一個冷靜的事實,這就是: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從來沒有在外部的壓力、誹謗和干涉下屈服過,中國受益於改革開放,成長在改革開放中,並融入國際社會中。中國好,就是對世界最大的貢獻,也必將對世界做出更大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