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經濟體“組團”加息 中國貨幣政策怎麼走?

“大家都知道有一首歌叫《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阿根廷別為我哭泣),我們衷心希望阿根廷不會再一度‘cry’了。”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此前在2018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用這樣幽默的方式警示著阿根廷比索危機,而阿根廷只是全球多個新興經濟體遭遇困境的一個縮影。

 

新興經濟體“組團”加息 中國貨幣政策怎麼走?

資料圖:銀行工作人員清點貨幣。中新社記者 張雲 攝

 

今年4月中旬以來,美元指數在市場預期外開始走強、具有資金風向標意義的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持續走高、疊加離美聯儲6月議息會議的時間不斷迫近,包括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巴西、馬來西亞等國家的貨幣都一度陷入恐慌的下跌潮中,各國央行紛紛出手救市、實施政策干預。

 

市場預計,加息是本月美聯儲議息會議的大概率事件,而就在臨近靴子落地前,多個新興經濟體啟動了“組團”加息,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印尼均加入了加息“大軍”。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對中新社記者表示,上述新興經濟體近期的“股匯債”市資產價格都面臨較大調整壓力,金融脆弱性顯著升高,為避免在6月美聯儲加息前後發生更大規模和更深程度的危機,新興經濟體國家選擇提前應對,再次進入加息週期。

 

相比自2015年12月以來美聯儲已完成的6次加息,此次市場預期“板上釘釘”的6月加息是對新興經濟體在政策方面產生影響最大的一次。

 

王有鑫解釋稱,一方面是美聯儲加息節奏加快,累積效應逐漸發酵,利率中樞逐漸升高,已由量變轉為質變,另一方面是今年不僅短端利率加速提升,以10年期美債為代表的長端利率也以較快速率抬升,而部分東歐新興經濟體正處於負利率區間,導致跨境資本快速流出新興經濟體。

 

此外,國際原油價格的快速上漲,部分新興經濟體雙赤字問題更加嚴重,加劇了金融脆弱性。

 

那麼,作為全球最大新興經濟體的中國是否會跟隨加息呢?

 

回顧此前中國央行對於美聯儲加息的應對之策,2017年3月、12月和2018年3月,中國央行都在美聯儲加息的當日相應上調了公開市場操作利率。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整體而言,本週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或隨美聯儲加息而再度提高5個基點,但由於市場預期充分且市場利率與政策利率之間仍有一定差距,此次可能的利率上調對市場的影響不大。

 

但魯政委亦指出,目前中國市場利率與政策利率的差距僅能容納2次5個基點的上調,而巨集觀經濟指標不支援市場利率中樞上行,因此在未來美聯儲的加息程序中,中國貨幣當局可能不會每一次都亦步亦趨,而會根據國內經濟情況的變化自主確定合意的政策利率水平。

 

“中國央行貨幣政策整體還是會堅持以我為主,協調好金融穩定和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目的,但在具體操作手段上也會有一些積極的變化。”王有鑫說,中國央行對逆回購、中期借貸便利等操作利率或將繼續跟隨上行,但上升幅度低於美聯儲加息幅度,價格指標呈現收縮態勢。

 

同時,為緩解流動性壓力,可能會通過降準、臨時準備金動用安排、中期借貸便利、常備借貸便利等操作,向市場釋放流動性。

 

道富環球市場董事總經理兼亞太區巨集觀策略主管Dwyfor Evans向中新社記者表示,目前中國的通脹風險仍偏低,加上政府繼續實行去槓桿政策,導致中國的信貸增長放緩,但儘管沒有通脹問題,中國當局仍會將經濟增長視為重中之重,並可能利用準備金率調整市場流動性。

 

“不同於其他市場,中國政府可有效控制其外匯政策,因此有能力採取相對更加特殊的政策立場。”Dwyfor Evans說。(中新社北京6月13日電  夏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