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龍舟隊:同舟共濟 拼盡全力

炎炎烈日下的香港赤柱正灘,震天的鑼鼓和吶喊聲中,人們的目光不自覺地被龍舟吸引。端午將至,長洲島、沙田、香港仔、荃灣……香港多個海灘被賽龍舟這項古老運動“佔領”。

 

與內地賽龍舟大多在江河中進行不同,由於擁有多個開闊平靜的港口,香港的龍舟比賽大多在海中進行。目前香港有近280支龍舟隊,每年有近60場大大小小的比賽。對港人來說,賽龍舟不僅是端午時才有的民俗專案,更是生活的一部分。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u=149508893,3375779143&fm=173&app=25&f=JPEG

 

龍舟隊在赤柱訓練的情形,新華社記者呂小煒 攝

 

記者在赤柱海灘邊見到剛從龍舟上下來的蔣肇軒,他是閃耀永明龍舟隊的划槳手,平時則是一位金融從業者。在賽前繁忙的訓練之餘,他對記者講述了第一次參加比賽的情形。

 

“我大腦一片空白,好像連怎麼划槳都突然忘記了。”蔣肇軒說。

 

在比賽的鑼鼓聲中,飛濺的水花打溼了他的眼睛和身體。還來不及擦一擦,就要立刻集中精力,劃第一槳。這與平時訓練完全不同。“我看了一眼身邊的隊友,心想硬著頭皮上吧。”他回憶說。

 

“賽程過半時,有的隊員已體力不支,有的隊員還有餘力,但勉強還能維持統一。”蔣肇軒向記者講述龍舟比賽時的種種細節。終點近在眼前,還有最後40板。由於體力原因,他發現隊友們的節奏幾乎都亂了。關鍵時刻,不知是誰喊起了他們平時訓練的口號“Power!Up!(加油)”。不同年紀、不同職業的隊友們突然又有了統一的節奏。

 

在一聲聲的“Power Up”中,蔣肇軒所在的龍舟衝過終點線。

 

香港龍舟錦標賽的賽道一般長300米,到達終點要劃100板到120板。“每一板都需要高度專注,全力以赴。”擔任龍舟教練近20年的侯志輝說。

 

“為鼓足力氣,劃前30板時,我們都是不能呼吸的。”香港福建菁英龍舟隊的劃手趙鬆梅告訴記者。不同的龍舟隊伍有不同的技巧和“戰術”,趙鬆梅的隊伍前30板會拼盡全力。

 

臨近端午節,趙鬆梅所在的龍舟隊已連續5個週末參加各類比賽。與所有的集體專案一樣,賽龍舟也要經過嚴格的訓練。每週一、三、五的晚上,從事廚師行業的趙鬆梅都會到葵湧貨運碼頭,在燈光和汽笛聲中與隊友一起訓練兩個多小時。

 

“我從七八歲就開始接觸龍舟了。”在福建農村長大的他,小時候經常上龍舟,“記得有一次我剛開開心心地跟大人一起坐龍舟回來,就看見媽媽拿著竹條在岸上等著準備揍我”。

 

15歲從福建來到香港以後,趙鬆梅一度遠離龍舟。直到2015年,他經朋友介紹加入了香港的龍舟隊。入隊後,他深深感受到香港龍舟運動的繁盛。目前,香港有國際龍舟邀請賽、香港龍舟嘉年華等多個國際性賽事,超過80%的龍舟隊中有外籍人士加入。

 

按照船的大小,香港的龍舟可分為大龍、中龍和小龍。一般參加國際標準賽事的龍舟是中龍。船上會有18到20名隊員、一名舵手和一名鼓手。

 

香港幾乎沒有專業從事賽龍舟的運動員,所以同一條船上的隊員平日的身份完全不同。在工作日,他們是裝修工人、寫字樓文員、政府工作人員等等;在週末,他們換上統一的隊服同舟共濟。

 

侯志輝說,在龍舟上,隊員們回到人與人之間最樸素的情感——為了一個目標而拼盡全力,這也是賽龍舟最美的地方。

 

不僅是普通人,香港還有一支名為“黑武士失明龍舟隊”的盲人龍舟隊,侯志輝在隊中擔任顧問。隊伍中一半是盲人隊員,一半是義工。龍舟給了這些盲人生活的快樂和動力。

 

“在公司工作時,總覺得誰的業績最好誰就最叻(厲害)。而到了龍舟上,發現真的不是這樣,劃得最快的人一定不能心急。因為一個人的‘快’,並不能提高集體的速度。大家的統一、協調和默契才最重要。”蔣肇軒說,“上了船你就會明白,每一板我們都在拼盡全力。”

 

回望與龍舟多年的緣分,趙鬆梅說,喜歡划龍舟不僅是因為能鍛鍊身體,還能更痛快、更熱血地感受運動的激情。蔣肇軒則表示,在龍舟上,他不僅見過香港最美的海景,也明白了集體的真正含義。

 

“全力以赴前進,集中精力拼搏,整個團隊親密無間合作,這就是龍舟裡透著的哲學。”侯志輝說。(新華社記者 周雪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