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教師在福州

被問到來福州適應不適應時,臺灣教師呂英志笑了:小時候家住臺南,挨著眷村,鄰居就是福州人。聽了20多年福州話,沒想到長大了會來福州工作。

 

一切都是剛剛好:剛好丟擲橄欖枝的人是他認識的,接觸的專案是他熟悉的,承擔的學科是他拿手的。呂英志覺得這是因緣際會。

 

2009年開始,福建工程學院派老師到臺灣調研交通運輸專業。當時還在臺灣大學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的呂英志負責接待。經過半年多臺灣全島調研後,福建工程學院決定設立交通運輸專業,並把“求賢”的目光投向臺灣學者。前期已“深度介入”的呂英志毅然決然接下“英雄帖”,來到福州。

 

當初校長描繪的學科建設藍圖及求賢的誠意打動了呂英志。這是一份“與時俱進”的事業,過去閩道難行,如今福建交通運輸突飛猛進,高速公路運營里程突破5000公里,鐵路路網密度是大陸平均水平的2倍,地鐵也漸漸發展起來,很需要一大批懂得交通運營管理的中層人才。

 

呂英志找到了人生舞臺。短短五六年,福建工程學院的交通運輸專業從無到有,一躍成為福建省交通運輸領域裡的領軍學科。呂英志也成為學校交通運輸學院交通運輸研究所所長,還被聘為福建省住建廳首批智慧城市建設與管理技術專家。

 

呂英志在微信朋友圈記錄了他教學工作的點點滴滴,譬如“帶同學參觀公交公司”,“今天請臺灣專家給同學講了一堂交通樞紐場站設計實務課”,“回(臺灣)母校分享大陸的公交改革經驗”等。

 

當初,福建工程學院希望發展出具有閩臺合作特色的交通運輸教育。2011年,呂英志來學校任教時,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負責福建工程學院和臺灣逢甲大學的“3+1”合作辦學專案。

 

逢甲大學是呂英志就讀碩士的母校。“我來主持這個合作辦學專案,兩所學校溝通起來非常容易。”他說。

 

這個“70後”臺灣教師用心對待學生,他說:“大學教育養成,不光只是教學部分,更重要的是讓學生知道怎麼為人處事,未來可以更好適應社會需要。”

 

7年時間裡,呂英志拿到3次學校優秀班導師的表彰。學生們會和他說心裡話,已經畢業的學生也會打電話向他討主意……“我想留在這裡,這是人情味很濃的地方。”呂英志說。

 

當初呂英志離開臺灣時,家人朋友有些不理解。那時他已在臺灣當專案負責人,一手打造的平臺執行得不錯,突然放棄大家覺得可惜。“兩邊工資待遇差不多,但臺灣的交通人才培育已經比較穩定。我在臺灣的工作交手出去不難,而到福建來培養本地交通人才,更有發揮空間。”呂英志說。

 

如今,除了定期回臺灣看望年邁的父母,呂英志基本紮根在福州。以前的臺灣同事開玩笑對他說:“你都到大陸游學這麼久了,該回臺灣來幫我了吧?”呂英志笑著回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須努力。”

 

呂英志躊躇滿志。這幾年他除了把學科建立起來,也完成了相關評估工作,後期還有工程教育認證工作,還要協助學校申報交通運輸工程博士點。

 

在大陸,呂英志的日子過得豐富多彩。朋友圈裡既有“生活趣聞”也有“交通禮讚”。譬如,“沒想到這款臺灣暢銷飲料,福州一般商店也能買到了”,“往無錫短短的15分鐘車程,體驗到最新的高鐵復興號”等。

 

呂英志來閩任教時,福建工程學院僅有2位臺灣教師,如今已有30多位。福州市臺辦提供的資料顯示,目前在福州各高校任職的臺灣教師共有129名,約佔福建省臺灣教師的40%。

 

談到大陸臺胞的生活變遷,呂英志一一舉例:以前臺胞購買動車票要到視窗排隊,如今能自助取票了;以前臺胞無法貸款買房,如今可以了;申報課題、相關資格認定,也比照大陸教師。

 

“我們在這裡只管安心工作、開心生活就是了!”呂英志說。(新華社福州6月3日電  記者許雪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