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洋學者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國強

 

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人文與社科學院教授羅蘭·博爾

 

他是荷蘭裔牧師的兒子,1961年生於澳大利亞,大學時“愛上”馬克思的思想,從此痴迷鑽研馬克思主義和理論。

 

他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中找尋精神密碼,年過半百開始學習他的第10門語言——中文。

 

他重走江西瑞金到陝西延安的經典紅色之旅,製作成全球首個此類題材網路公開課,從馬克思主義的視角解讀今日中國。

 

他就是馬克思主義研究界的著名學者、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人文與社科學院教授羅蘭·博爾。他還有個很提氣的中文名——“國強”。

 

初見博爾,老遠就能認出他:白色T恤上的馬克思頭像格外顯眼。大學裡,這是他的招牌造型。他中文水平有限,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改革開放”“和而不同”等詞彙信手拈來。

 

緣何愛上馬克思主義?他說,在大學學習專業課時發現,馬克思主義對經濟與社會問題有著很強的解釋力,於是便開始研究馬克思,一做就是30多年。

 

在他看來,馬克思特殊的生活狀態造就了他與眾不同的思維方式。“出生於猶太家庭,父母早年成了基督徒,他沒有正常工作,不得不離開德國、離開法國……這些事情在當時都意味著馬克思的生活處於一種邊緣化狀態。”

 

“偉大的思想家常常誕生於邊緣。”博爾說。

 

他認為,顛沛流離的生活讓馬克思目睹了社會的方方面面,加上恩格斯在曼徹斯特期間閱盡英國工業革命後工人階級的種種艱辛和社會分裂,這些都成為思想的源泉,也成就了《共產黨宣言》《資本論》等影響世界的鉅著。

 

博爾說,這些著作成形時,資本主義社會還處於發展初期,“從某種意義上說,馬克思看到了即將到來的事情,對當下更有意義。”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很多人發現,馬克思當時提出的問題,到現在依然具有很強的相關性。

 

博爾說,自己之所以研究社會主義建設,是因為“資本主義體系的本質只能是讓富人更富,讓無產者更加窮困。而社會主義的本質是重視公平、正義,是致力於改善每一個人的社會、經濟和文化生活”。

 

“我認為中國的改革開放正是為了實現這一重要目標。”博爾說。他指出,“中國致力於減貧行動,推動公平、平等、正義。”

 

11年前,博爾受邀到中國講學。當時他並沒有想到,以後會把自己的重點放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研究上,更沒有想到竟會如此痴迷地在中國研究馬克思。

 

建設社會主義更復雜,問題更多,難度也更大,“這讓我對中國的實踐充滿了興趣”,博爾說。

 

現在,博爾每年至少花半年時間在中國教學和研究。他還啟動了名為“革命之後——關於社會主義建設”的聯合研究專案,由中國社科院、部分高校以及澳大利亞等其他國家的馬克思主義研究者們共同參與。

 

博爾總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與眾不同的優勢,包括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主義民主和人權等。他舉例說,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讓大政方針更有延續性、連貫性和包容性,更加註重長期和穩定規劃。

 

博爾指出,中國在社會主義建設過程中,幫助數億人脫離貧困,這本身就是對世界人權事業的最大貢獻,正因為如此,越來越多的國家把目光轉向中國,希望借鑑中國的發展模式。

 

“在澳大利亞,越來越多年輕人對中國著迷,他們渴望瞭解中國究竟是怎樣搞社會主義建設的。”博爾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