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吹起“寫字風”

臺灣吹起“寫字風”

圖為臺灣省宜蘭縣北成小學的學生在上書法課。資料圖片

 

正是午休時間,臺灣南投地檢署的一位檢察官卻沒有休息,他拿出了小學生作業簿,在方格紙上,一筆一劃寫起字來。道起練字的原委,他說,有次起訴書裡面剛好有“沆瀣一氣”四個字,電腦自然很快就打了出來,但他發現自己手寫時,“沆瀣”兩字竟然寫不出來,他連問了三個檢察官同事,居然也沒有人會寫。

 

這位檢察官說,“計算機用久了,字生疏了。”像烏龜的“龜”、憂鬱的“鬱”、結繩的“繩”等筆劃複雜的字,越來越寫不出,因為字的結構已不復記憶。發現問題的嚴重性之後,他開始利用休息時間練字,重新找回寫字的手感。

 

移動網際網路時代,電子產品愈加普及,人們打字打得飛快,書寫能力卻越來越退化,離開鍵盤拿起筆,許多字不會寫或者寫不對。據臺灣《聯合報》報道,為了改變打字神速、下筆萬斤這一囧況,近年來臺灣島內吹起一股“書寫風”:小學生在學校習字、檢察官在辦公室練字,教師被要求取得楷書認證……凡此種種,不一而足,希望重新找回書寫的感覺和樂趣。

 

“文字書寫能力消退的現象值得重視,年輕人用手機打注音、傳微信飛快,但要他們提筆寫字,彷彿千斤般重。”南投縣文化局長林榮林發現,許多人到銀行領錢,提款單上數字大寫壹貳叄肆,如果不看著櫃檯玻璃墊下的範本,很少人能寫得出來。醫院的護理人員開醫師證明,“癱瘓”二字寫不出來。社工手寫生活“拮据”、財力“窘困”,都要想半天。林榮林認為,中文書寫退步,讓生活變得不方便。

 

為了改變這種狀況,重新找回書寫之美,近年來臺灣許多學校開設習字課和書法課。臺中市政府近年全面推動小學生習字,在後裡小學特別設定書法資源中心,如今夥伴學校從7個增到11個。臺中市的永安小學如今每週有一堂書法課,學校還有書法社團。校長徐大偉說,這些都是為了鼓勵學生多寫字。

 

臺中市的內埔小學校長黃進傳說,臺中市小一、小二鉛筆硬筆字教育已見成果,家長看到孩子習字前後的差別,相當開心。此外,臺中市政府在西屯區的永安小學也專門設立書法主題館,系列推動師資楷書認證。臺中市資深語文教師劉正美認為,“老師的字若也寫不好,怎麼教得好?”

 

順勢推動書法教育,讓學生增加習字機會,南投縣水裡國小玉峰分校老師廖育德也盡心竭力。廖育德說,資訊化時代,小孩子從小用計算機中文輸入很方便,計算機還會幫忙挑字,久而久之,若不是忘記字怎麼寫就是錯字一堆,字也寫得像毛毛蟲,沒有美感。重新提筆,刻不容緩。不久前,廖育德用行草在黑板寫下李白《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七言古詩,在網路上爆紅。

 

對於島內出現的“寫字風”,詩人余光中在過世前曾經談起自己的看法。余光中認為,計算機字型千篇一律,少了人情味,也沒有溫度,為此他一直堅持“爬格子”手寫創作。余光中的硬筆字工整剛毅,自成一格,是臺灣少數可以將手寫稿直接付梓的作家。余光中說,每個人的字都有自己特色,像作家白先勇的字都很大,龍飛鳳舞狂放不羈,一張紙寫不了幾個字;文學評論家夏志清的字則是蠅頭小楷,但不減擲地之聲。

 

臺灣媒體在採訪中發現,余光中的書房裡放著好幾本字典,遇到對哪個字有疑義時,余光中會立刻翻閱字典,絕不會當“差不多先生”。余光中生前一向以爬格子為樂,新詩、散文、評論,即使長達3000字,也是一個字、一個字寫出來。

 

有讀者好奇,怎麼在沒有格子的白紙上,字還是工工整整?余光中回答說,寫的時間長了就自然對齊啦。碰到正式題字,他會先在頁底打上淺淺的線條。余光中認為,書寫也是一種樂趣。手寫的比計算機印的更有“溫度”,也更能打動人心;透過筆劃的轉折,可以讓手、腦更加協調。(本報臺北3月15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