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智庫:十九大引兩岸進入新時代

中評智庫:十九大引兩岸進入新時代

 

十九大引領兩岸關係進入新時代

 

中評智庫基金會執行董事、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創中心專家委員周建閩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1月號發表專文《十九大引領兩岸關係進入新時代》,作者認為:“十九大規劃部署了中國大陸未來三十年的發展方向和道路,展示了中國現代化建設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前景,臺灣問題的最終解決,也必將在這個民族偉大復興的程序中得以實現。“臺獨”之路已經徹底封閉,臺灣唯一明智的選擇在於參與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程序中,求取兩岸認同“最大公約數”,以此為基準,畫出“最大的同心圓”,共議統一,共建一個“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新中國。”文章內容如下: 

 

一、前言 

 

不久前召開的中共十九大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也令兩岸各界人士高度關注。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宣示了中國在兩個一百年內要達成的目標,明確提出新的分步走的方略:在2020年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至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2050年達到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巨集偉目標。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在報告中把“完成祖國統一”列入中共的三大歷史任務,凸顯瞭解決臺灣問題、實現祖國統一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因此,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基本方略中,“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成為其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個基本方略的定位,明確了實現國家統一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程序中的位置,預示了兩岸統一的最終程序,清楚地揭示了未來30年內實現國家統一的必然結局。十九大不僅成為兩岸關係的歷史轉折點,更為未來的兩岸關係和對臺工作規劃了正確方向和道路,指引兩岸關係進入一個新時代。 

 

二、繼續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大政方針 

 

任何大政方針的制定,都是建基於正確的戰略判斷之上的。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對當前的國內外形勢有兩個非常重要的戰略判斷: 

 

1、世界正處於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 

 

2、當前,國內外形勢正在發生深刻複雜變化,我國發展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前景十分光明,挑戰也十分嚴峻。 

 

這兩個重要戰略判斷,消除了一段時間以來,由於國際大環境紛紜複雜的變化,而產生的種種假象和誤判,可謂披沙揀金,把握了客觀事物發展的本質特徵。這兩個重要的戰略判斷,不但是今後大陸各項工作規劃部署的基礎,也是十九大提出的對臺方針政策的基礎。正是基於這樣的戰略判斷,十九大報告提出“必須繼續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程序”。這就清楚表示,和平發展與和平統一,不但過去是、現在依然是大陸對臺政策的主旋律。一段時間以來海內外各種各樣“武統”的聲浪,就此煙消雲散。 

 

“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大政方針,是改革開放以來大陸對臺政策的基石。她提出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其時代背景是經濟全球化導致世界進入自由貿易大發展的時代,西方發達國家開始向發展中國家進行第二次大規模的產業轉移。剛從文革時期封閉、僵化體制中甦醒過來的中國領導人敏銳地把握了全球化到來和西方產業轉移的時機,鄧小平在作出“新的世界大戰不會爆發”、“和平與發展是當今世界的主流”等重要戰略判斷後,果斷地在全國範圍推行對外開放、對內改革的全新政策,向世界敞開胸懷。在中國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的思想中,能否抓住機遇,實現中國的現代化,是一個極其重要的論述。鄧小平認為,中國能否抓住歷史機遇,不僅關係到國家發展的快慢,而且關係到社會主義事業的前途和命運①。要抓住經濟全球化潮流,抓住國際產業分工轉移的機遇,首先必須有一個良好的國際環境;而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正是這個良好國際環境的重要組成部分。秉持這個基本思路,中國大陸確立了長達三十餘年、延續至今的對臺大政方針:“和平統一、一國兩制”。這個大政方針的提出和推行,催化了兩岸關係的快速變化發展,是整個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奠基石,確保了兩岸關係數十年來的和平穩定與發展。 

 

在這種國際大環境與大陸“和平統一”政策的感召下,臺灣當局順應島內民意及輿論,於1987年11月開放探親交流,使兩岸關係打破過往幾十年的冰封狀態,進入到兩岸人民直接交流和雙方經濟社會大規模交流交往的階段。從間接三通到直接三通,從單向往來到雙向往來,兩岸交流交往之門一旦開啟,便再也無法關閉。三十年來,儘管兩岸之間的政治問題始終未能解決,兩岸的和平協議至今未能正式展開討論,各種意識形態摩擦不斷,甚至涉及到主權之爭的統獨鬥爭十分激烈,但兩岸之間的交流交往始終不曾中斷。究其原因,就在於開放交流給兩岸社會、兩岸民眾帶來巨大利益和福祉。三十年來,兩岸人員往來從幾近於零起步,到現在累計達1.23億人次,十分頻密;大陸游客和團體成為臺灣第一大遊客來源,而數以萬計的臺灣青年和學生來大陸交流、實習,尋找發展機會,在大陸營商設廠的臺商及家屬更達百萬之眾。兩岸經貿從無到有,三十年來總額高達數萬億美元,大陸成為臺灣第一大貿易伙伴和最大的順差來源;臺灣則是大陸第七大貿易伙伴,臺灣從兩岸經貿往來中獲得貿易順差累計達上萬億美元,有力地支撐了臺灣的經濟發展。 

 

而中國大陸由於緊緊抓住和平與發展這個時代主題,抓住重要戰略機遇期,維護了一個良好的國際環境,使國家在過去的30多年中順利實現高速發展,面貌煥然一新。今天的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的貿易國及工業製造國。中國的GDP從改革開放之初1980年的4587.58億圓人民幣一路快速增長到目前的80萬億圓,總量增長174.3倍;摺合美金達12.3萬億圓,佔世界經濟總量近15%,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30%以上。今天“中國製造”已經開始變身為“中國創造”,中國由改革開放之初的農業國家升級為工業大國,從世界工廠,走向世界市場和世界創造中心。可以說,今天的中國不僅實現了鄧小平抓住戰略機遇期的構想,而且通過自己的實踐,在國際上成功開創了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發展新模式,“中國模式”使社會主義在21世紀獲得全新的詮釋和生命力。 

 

在兩岸的交流過程中,不僅有交流合作,也有競爭與較量。在這種和平發展的競爭較量過程中,兩岸的優勢對比發生了巨大反轉。臺灣的GDP從1990年佔大陸的43.8%,到2015年這一比例降為4.6%,落差巨大。兩岸之間的政治經濟較量說到底是一種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的較量,可以看得很清楚,大陸在兩岸經濟與社會發展模式的競爭中已經贏得了勝利。兩岸復歸統一既是歷史的必然,也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應有之義。 

 

由此可見,抓住戰略機遇,保持一個良好的國際環境,對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具有何等重大的意義!臺灣為小,中國為大。只要中國達成現代化建設目標,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臺灣的出路,就只有迴歸中國一途;也因此,兩岸統一,完全可以通過和平的方式來實現。而事實上,統一的程序也早已開始,過去三十年兩岸交流交往的過程,就是為和平統一積累各方面積極因素和創造條件的過程。十九大報告把完成祖國統一嵌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之中,其意義就在於此。 

 

三、在兩岸關係上“形成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的同心圓” 

 

臺灣問題有著極其複雜歷史和現實背景。在日本長達50年的殖民統治與國共內戰和國際冷戰背景下,臺灣長期以來推行反共教育,冷戰思維使島內充斥著反共、恐共、仇共思潮;“臺獨”勢力又在此基礎上從教科書開始洗腦,反共升級為反中,去中國化。在臺灣當局長期渲染塑造下,仇中反共成為臺灣社會政治正確的標準。即便是在兩岸經貿快速發展、大陸已經成為臺灣最大的貿易伙伴和貿易順差來源地的今天,臺灣在政治和安全軍事上,仍將大陸視為最大的敵人。這就不可避免地影響到普通臺灣民眾對大陸的認知。另外一方面,臺灣社會自九十年代進入選舉社會,一切政黨活動圍繞選民和選票打轉。可以說,民眾的認知,民心的向背,將決定未來臺灣社會與政治走向。這也為我們以和平的方式實現統一打下了基礎。在這樣的大形勢下,如何區別對待臺灣當局與臺灣民眾,做好最廣大臺灣人民的工作,爭取臺灣民眾的認同和支援,成為新時期對臺工作的主要方向和目標。 

 

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強調,“人心是最大的政治”,“人心向背、力量對比決定事業成敗。”在對臺工作中更是如此。如何爭取廣大臺灣民眾之心,使之深切認識到其根本利益和前途命運的真正歸宿所在,自覺地將通過和平發展,共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視為自己的理想願望,以“形成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的同心圓”②。這是新時期做好臺灣人民工作的主要內容。

 

如何定義這個“最大公約數”,是“畫出最大的同心圓”的基礎。所謂公約數,本是數學的概念,指的是幾個整數能被整除,公有的約數,叫做這幾個數的公約數;其中最大的一個,叫做這幾個數的最大公約數,如4是8、12與16的最大公約數(百度百科)。將之運用到社會科學的政治領域,就是求取最大的政治概念認同。那麼,什麼是兩岸之間最大的政治概念認同?或者什麼是兩岸之間可以求取的最大共識?在一箇中國的政治基礎下,毫無疑問,當前兩岸最大的公約數就是對和平發展的認同。以這個最大公約數為基準畫出的最大同心圓內,包含了對中華民族的認同、對中華文化的認同、對和平統一的期望、對美好生活的嚮往等等內容。這些內容構成了當前兩岸關係上最大的政治同心圓。不斷做大這個同心圓,爭取更多、更廣泛民眾的支援輿認同,這就是兩岸關係中“最大的政治”,也是我們一切對臺政策的目的所在。

 

由此出發,首先可以看到定義臺灣同胞政治身份的重要性。十九大報告提出,“兩岸同胞是命運與共的骨肉兄弟,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在這裡,習總書記用“兩岸同胞”這一概念,作為兩岸關係的主體,形成了兩岸關係中人民身份的“最大公約數”。也就確立了臺灣同胞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程序中的主體性身份,他們與大陸同胞共為主體,共同成為實現民族復興的主人,成為兩岸關係的主導者。這就給予了臺灣同胞最適合自己以及與國家、民族未來發展相適應的新身份。這個新身份,也賦予他們作為中華民族偉大組成部分的光榮與尊嚴。 

 

這個主體性地位的確認,定義了兩岸“一家人”的身份,理所當然地推匯出“我們秉持‘兩岸一家親’理念,尊重臺灣現有的社會制度和臺灣同胞生活方式,願意率先同臺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在最大限度上畫出臺灣同胞的利益同心圓。 

 

“兩岸同胞”這一概念,作為兩岸關係主體的最大公約數,也相應承擔了發展兩岸關係的主體責任,即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三個共同”: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弘揚中華文化,促進心靈契合;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反對一切分裂國家的活動,共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鬥。這樣就把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弘揚中華文化與反“臺獨”的歷史責任賦予了兩岸同胞,充分發揮了兩岸同胞當家做主的主動性和積極性。“三個共同”的要求,是心靈契合式統一模式的內在要求,也是兩岸同胞的歷史責任和現實奮鬥目標,確實體現了“最大公約數”的意涵。 

 

兩岸關係“最大公約數”的政治基礎,是兩岸同屬一中的“九二共識”。有了這個政治基礎,兩岸關係才能實現和平發展。由於歷史侷限和臺灣的社會環境及國際因素等種種條件的限制和影響,當前臺灣社會和政治團體、民眾中還有相當一部分人不認同兩岸同屬一中的“九二共識”,為他們“留出一扇門”,保留未來提高認識、重新回到對於國家和民族認同的正確認知的軌道,是十分必要的。“存在決定意識”。作為歷史唯物主義者,中共始終認為,隨著客觀環境的變化,人們的認識也是會隨之發生變化的。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指出,“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兩岸同屬一箇中國,兩岸雙方就能開展對話,協商解決兩岸同胞關心的問題,臺灣任何政黨和團體同大陸交往也不會存在障礙。”就是這種認知的體現,這也是“畫出最大的同心圓”思維的產物。 

 

四、促進融合發展,以我為主推動兩岸關係前行 

 

在十九大報告中,習總書記根據兩岸關係發展的實際情況,以我為主,不等不靠,主動地提出一系列促進兩岸各領域交流合作的重大政策舉措:“我們將擴大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實現互利互惠,逐步為臺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增進臺灣同胞福祉。我們將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弘揚中華文化,促進心靈契合。”體現了大陸在民進黨執政的情況下,積極主動、加速推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的思維與政策趨向。 

 

積極落實臺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中的同等待遇,是實現兩岸融合發展的重要條件。在上面這些表述中雖然沒有提到深化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這個重要概念,但在這些具體政策宣示中,不難發現這個政策理念的精髓所在。由此可知,這是大陸今後對臺工作的具體指向和主要政策內涵。臺灣應該抓住有利時機,把握自己的戰略機遇,與大陸共促、共保、共享和平發展,“共創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美好未來”。 

 

同時,我們注意到,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到了“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程序”,卻沒有展開具體論述,更沒有如同十八大報告那樣,提出開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前景的具體規劃與安排,如“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安排;商談建立兩岸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穩定臺海局勢;協商達成兩岸和平協議”等。顯然,這是習近平總書記針對主張“臺獨”的民進黨政府上臺後,推行一系列“去中國化”舉措與搞“漸進臺獨”活動,導致兩岸關係面臨“嚴峻複雜”形勢的綜合考量的結果,體現了他在對臺工作中實事求是的工作作風與方法,也顯示了習總書記對兩岸關係的艱鉅性、複雜性、長期性特徵的深刻認識和縝密的思維。 

 

五、臺灣的兩個選擇 

 

當前的臺灣,面臨兩個極其重大的選擇:一個是與大陸合作,認同兩岸同屬一箇中國的“九二共識”,走和平發展與共同發展的道路,“共議統一”,通過相互尊重、平等協商,加速兩岸經濟社會融合,實現祖國和平統一。另一條路就是走分裂分離、“一邊一國”的“臺獨”或“獨臺”的道路。 

 

兩種選擇決定了兩條道路,兩種不同的前途命運。 

 

選擇“臺獨”,就是選擇戰爭,必然要受到嚴厲懲罰,其最終擺脫不了“被統”的命運。“被統”的過程,將是一個物質、生命和精神遭受極大痛苦的過程,這不是大陸的既定政策選項。如前所述,大陸長期一貫的對臺政策就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這是十分明晰的。但如果“臺獨”勢力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蓄意衝撞“反分裂國家法”的政策底線,造成“法理臺獨”的事實,大陸將被迫採取包括武力在內的各種嚴厲行動,對“臺獨”分子痛加懲處,提前實現統一。 

 

對此,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對“臺獨”勢力提出前所未有的嚴肅警告:“我們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絕不容忍國家分裂的歷史悲劇重演。一切分裂祖國的活動都必將遭到全體中國人堅決反對。我們有堅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夠的能力挫敗任何形式的‘臺獨’分裂圖謀。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 

 

“六個任何”的提法,起源於2005年3月14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其中第二條的第二段:“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國家絕不允許‘臺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這裡提出的“兩個任何”表述,在中共的十五大、十六大報告中得以延續,產生了“兩個任何”的提法:“絕不允許任何勢力以任何方式改變臺灣是中國一部分的地位”;“絕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把臺灣從中國分割出去”。到十七大、十八大時,她又發展為“三個任何”:“絕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把臺灣從祖國分割出去”;“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勢力以任何方式把臺灣從祖國分割出去。”再到此次十九大報告衍變為“六個任何”。可以發現,語氣越來越嚴厲,表述越來越嚴密,完全封堵了“臺獨”的發展空間。習近平這段短短141個字反“臺獨”的表述,受到全場代表4次熱烈而持久的掌聲,充分體現了黨心、軍心、民心所向,這是全體中國人民對於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意志和決心的顯現! 

 

“愛之深,責之切”。不可否認,今天“臺獨”勢力的發展壯大,以致高度膨脹到欲行“獨立建國”,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是與相當部分臺灣民眾盲目的支援分不開的。民眾需要喚醒,人民需要教育,當年日本與德國的歷史經驗已經充分證明了這一點。民粹不等於民意,區域性的片面民意不代表真理。如果一味以區域性地區民眾的願望、以他們所謂的民主要求作為衡量是非對錯、甚至是主權領土的標準,難免會重蹈歷史覆轍,使大多數民眾的根本利益受到嚴重損害。因此,大聲疾呼“臺獨”的危險,嚴厲警告主張“臺獨”的政黨與政客,並不是恫嚇臺灣民眾,恰恰是對臺灣人民大愛的表現。 

 

兩岸關係的前景和臺灣的未來,已經清晰地展示在我們的面前了。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程序中完成國家統一,這是“兩個一百年”戰略的必然結果,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 

 

六、結語 

 

2017年是兩岸交流30年,十九大的勝利召開,也正好處於這個重要的歷史節點上。十九大規劃部署了中國大陸未來三十年的發展方向和道路,展示了中國現代化建設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前景,臺灣問題的最終解決,也必將在這個民族偉大復興的程序中得以實現。從這個角度看,十九大可說是兩岸關係發展史上又一偉大的轉折點。“臺獨”之路已經徹底被封閉,臺灣唯一明智的選擇在於參與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程序中,求取兩岸認同“最大公約數”,以此為基準,畫出“最大的同心圓”,共議統一,共建一個“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新中國。這是一個飽含中華文明基因的新中國,是一個充滿文化自信、制度自信的新中國,是一個全體中國人構成命運共同體的新中國,是一個對人類文明做出新示範、標示新的發展方向和道路的新中國。 

 

兩岸統一的曙光已經在中華民族的視野中顯現,相信在下一個三十年內,在十九大報告的指引和安排部署下,兩岸同胞必將能夠看到祖國完全統一這一偉大歷史時刻的到來! 中評社香港2月11日電/

 

註釋: 

 

①龐元正“論鄧小平的歷史機遇思想”,《人民日報》1995年1月19日。 

 

②2015-1-31,“習近平:形成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同心圓”。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