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林——對臺講話回顧

陳雲林——對臺講話回顧

 

陳雲林,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常委、港澳臺僑委員會主任。1966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中共第十四屆中央候補委員,十五屆、十六屆中央委員。曾任中共中央臺灣工作辦公室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主任。

 

陳雲林——對臺講話回顧

 

陳雲林

 

陳雲林——對臺講話回顧

 

中共中央臺辦、國務院臺辦主任陳雲林說,我國政府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是祖國和平統一程序中的歷史性一步;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基礎上保持長期穩定、繁榮,已經並將繼續對最終解決臺灣問題產生巨大的示範作用。我們希望臺灣當局順應歷史潮流,面對現實,停止各種阻撓祖國和平統一程序的活動,為發展兩岸關係和祖國和平統一採取一些積極的步驟。

 

他指出,我們要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貫徹江主席的八項主張,堅持一箇中國原則,堅決反對臺灣當局製造"兩個中國"的活動,堅決反對臺灣分裂勢力企圖在臺灣政治體制改造的過程中從事妄圖改變臺灣是中國領土一部分的分裂活動。要更加紮實有效地開展工作,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和人員往來,為發展兩岸關係、實現祖國完全統一作出新的努力。 

 

陳雲林——對臺講話回顧

 

中共中央臺辦、國務院臺辦主任陳雲林說,李登輝不顧臺灣同胞求和平、求安定、求發展,希望兩岸互補互利、交流合作的強烈願望,倒行逆施,嚴重破壞了兩岸關係,損害了兩岸同胞的根本利益,使海協、海基會在一箇中國原則下接觸、交流、對話的基礎不復存在。

 

陳雲林指出,解決臺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全中國人民的崇高願望和神聖使命。根據“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和江澤民總書記提出的八項主張,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為發展兩岸關係,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程序作出了不懈努力。我們堅持一箇中國原則,對臺灣分裂勢力進行了堅決的卓有成效的鬥爭。中國外交包括涉臺外交取得了全面進展,在國際上有力地維護了一箇中國原則,使製造“臺獨”和“兩個中國”等分裂活動難以形成大氣候。

 

陳雲林——對臺講話回顧

 

陳雲林說,綜觀3年來兩岸關係形勢的發展,我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江主席的重要講話是發展面向21世紀的兩岸關係、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綱領性檔案,對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推進兩岸關係與和平統一程序,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越來越顯示出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陳雲林表示,我們也應清醒地看到,國際反華勢力仍在繼續利用臺灣問題企圖阻撓我國統一。臺灣當局仍竭力在國際上進行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臺”的分裂活動。“臺獨”勢力妄圖為利用公民投票的方式把臺灣從祖國分離出去創造條件。“臺獨”與反“臺獨”、分裂與反分裂的鬥爭依然存在。對此,我們必須有清醒的認識。

 

 陳雲林——對臺講話回顧

 

陳雲林在江澤民主席《為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完成而繼續奮鬥》重要講話發表四週年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二十週年座談會上發言。

 

陳雲林說,“循流而下易”背風而馳易以遠”。實現祖國的完全統一,已經成為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我們希望臺灣當局正視現實,順乎潮流和民心,放棄阻撓兩岸關係發展的錯誤政策,響應江澤民主席在八項主張中提出的建議,儘早同我們進“在一箇中國原則下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的政治談判,早日實現兩岸直接“三通”。儘管兩岸存在政治分歧,但是,完全可以通過坐下來談判化解歧見。兩岸關係發展到今天,舉行臺灣談判的條件和時機都已經成熟。我們相信,只要臺灣當局能從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出發,展現推動兩岸關係發展和國家統一程序的願望和誠意,兩岸之間就沒有不能克服的困難,就一定能消除障礙,解決分歧。

 

陳雲林——對臺講話回顧

 

陳雲林在首都各界紀念江主席八項主張發表五週年座談會上的發言1995年1月30日江主席發表的重要講話,精闢地闡釋了鄧小平同志"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思想的精髓,並提出了現階段發展兩岸關係、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程序的八項張。

 

陳雲林表示:“在一箇中國原則基礎上進行兩岸對話與談判,是兩岸和平統一的必由之路。江主席提出,在一箇中國原則下,什麼問題都可以談。第一步可以先談"在一箇中國的原則下,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並達成協議。這完全符合臺灣同胞求安定、求和平的願望,充分體現了我們實事求是、逐步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誠意。我們為促成兩岸接觸與談判進行了長期不懈的努力。1998年底以後,我們為汪道涵會長在1999年內訪臺進行了積極認真的準備,努力爭取把兩岸對話深入進行下去。但是李登輝公然丟擲"兩國論",嚴重地破壞了兩岸對話與談判的基礎,使得汪會長訪臺不得不被迫推遲。我們希望,在條件成熟的時候,在一箇中國原則的基礎上恢復兩岸對話與談判,實現汪會長訪臺的計劃。錢其琛副總理在紀念江澤民主席八項主張發表5週年座談會上講話中明確地重申了我們在兩岸對話和談判問題上的態度和立場。中央臺辦、國務院臺辦將認真貫徹、落實,繼續努力推動兩岸對話和談判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