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勢而上,發力建設網路強國(產經觀察·聚焦“強國”新目標②)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1511722340842_1

 

剛剛過去的“雙11”,當大多數消費者在淘寶、京東等電商平臺徹夜狂歡、暢快“剁手”時,長沙的劉輝女士在汽車之家車商城上給湖南邵東老家即將結婚的弟弟網購了一臺新車。

 

“弟弟喜歡SUV,經過網上篩選、實車比對,終於選定了他心儀的品牌。”劉輝說,“雙11”線上購車,不僅比當地的4S店優惠4000元,辦理分期貸款時也只需要提供身份證、駕照就可以線上審批。

 

從網上購買衣服、食物等日常消費品到網上購車,近年來,我國網路基礎設施的飛速發展以及基於移動網際網路的眾多創新應用,讓老百姓切切實實感受到了網路大國的紅利。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建設網路強國,更引發人們暢想:網路強國什麼樣?我們離網路強國有多遠?又該如何發力?

 

網路強國什麼樣

 

網路強國的主要衡量指標涉及固定寬頻家庭普及率、行動網路覆蓋率、資訊消費總額、電子商務交易規模,以及關鍵技術的里程碑等。

 

“在深圳,已經有23家醫院上線了微信醫保支付,去醫院帶手機就可以了。通過AI(人工智慧)技術,深圳退休人員靠‘刷臉’就可以辦理養老。騰訊還在廣州、濟南、青島等8個城市落地了乘車碼,0.2秒就可以完成公交買票支付。”說起網路強國,騰訊副總裁林松濤彷彿有說不完的話。網際網路技術幫助越來越多的傳統行業提升效率,為之賦能,就是他心目中網路強國的模樣。

 

在摩拜單車創始人、CEO胡瑋煒眼中,網路強國應當有層出不窮的原創和科技創新,而且這些創新都讓生活變得更加美好。“網路強國意味著中國網際網路要制定標準並輸出,向全球網際網路發展貢獻中國智慧。”胡瑋煒說,目前,摩拜正在為全球超2億使用者提供網際網路綠色出行服務。

 

華為5G產品線總裁楊超斌對網路強國的理解,更多地圍繞下一代移動通訊技術。“5G最低網路時延達到1毫秒以內,最高使用者峰值速率達到20Gbps,每平方公里數百萬連線數,將帶動智慧城市、車聯網、智慧製造和虛擬/增強現實等行業應用飛速發展,成為推動國民經濟發展、提升社會資訊化水平的重要引擎。”楊超斌介紹說,不久前,在5G技術研發試驗中,華為率先完成了統一無線介面下的大頻寬、低時延和多連線三個5G主要應用場景的外場測試。我國行動通訊產業從2G跟隨、3G突破、4G並跑到5G領跑,正是網路強國的具體體現。

 

“網路強國建設是‘兩個階段’戰略安排的重要組成部分,至少涵蓋以下五大內容。”中國電信集團公司董事長楊傑說,一是資訊基礎設施高度發達,天地一體,通達全球;二是資訊服務豐富而智慧,基本消除數字鴻溝,網際網路技術和應用充分惠及經濟社會發展;三是關鍵技術自主掌控,充分保障網路資訊保安;四是在網路空間具有足夠的國際話語權和規則制定權;五是國民資訊化意識普遍增強,帶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網路文化極大繁榮。

 

楊傑解釋說,根據《國家資訊化發展戰略綱要》,網路強國的主要衡量指標涉及固定寬頻家庭普及率、行動網路覆蓋率、資訊消費總額、電子商務交易規模,以及關鍵技術的里程碑等等。其中,到2020年,核心關鍵技術部分領域要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到2025年,根本改變核心關鍵技術受制於人的局面,湧現一批具有強大國際競爭力的大型跨國網信企業。

 

離網路強國還有一定距離

 

美國是網路強國中的第一梯隊,日本、韓國位於第二梯隊前列,我國目前處於第二梯隊靠後位置。

 

“從網際網路使用者規模、網際網路應用看,我國離網路強國已不遠。”工業和資訊化部賽迪研究院電子資訊研究所所長安暉說,我國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網際網路網民群體,在電子商務、網路社交、網路搜尋、網路金融等領域,也擁有一批世界一流的網際網路應用。近年來,我國電商交易額佔全球總額的比例超過40%,比英、美、日、法、德五國的總和還要多;2016年,我國個人消費相關移動支付交易額高達7900億美元,相當於美國的11倍;共享單車等創新應用更為歐美企業追捧和效仿。這些基於網際網路的創新被網友列入“新四大發明”,以它們為代表的資訊消費近5年平均增幅達21%,間接帶動經濟增長10萬億元以上。

 

“不過,從網路基礎設施、網路資訊科技角度來看,我國離網路強國還有一定距離。”安暉說,目前,我國網路基礎設施人均水平還不算高,更為重要的是,我國網際網路關鍵基礎設施(如根域名伺服器)以及大部分核心關鍵技術受制於人的局面,並沒有根本性改變。

 

那麼,我國在全球網路強國排名中究竟處於什麼位置呢?

 

“從網路強國發展指數(CSDI)看,我們處於全球網路強國第二梯隊的靠後位置。”工信部通訊發展司有關負責人介紹說,網路強國發展指數是反映一個國家網路發展整體實力的綜合性指標。目前,美國CSDI值為83.82,處於絕對領先的地位,為網路強國中的第一梯隊;日本、韓國位於第二梯隊前列。我國CSDI值為53.43,與澳大利亞、法國、荷蘭、以色列差距不大,處於第二梯隊靠後位置。

 

這位負責人解釋說,目前我國網路強國建設面臨的問題和挑戰主要是:核心技術和裝置受制於人;應用設施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一定差距;國際資訊通訊設施能力和空間網路設施全球服務能力不足;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顯著,城鄉“數字鴻溝”依然存在等。

 

比如,技術產業方面的差距主要有:一是網路資訊科技部分核心器件對外依存度高,產業安全風險大。高速數模轉換器、數字訊號處理器、高速濾波器、高頻晶片、高速光器件等基本依賴進口。二是上游原材料、軟體工具和製造裝備方面尤為薄弱,制約技術產業創新。三是前沿技術領域的創新能力不足,未來追趕難度大。對石墨烯、量子計算、人工智慧等新方向尚以跟蹤為主,而工業作業系統、網路作業系統等佈局遲緩。

 

走有中國特色的網路強國發展之路

 

瞄準“網路強、應用強、環境強”,網路強國一定會早日實現。

 

“黨的十九大報告在提及網路強國建設時,明確提出要加強應用基礎研究,拓展實施國家重大科技專案,突出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顛覆性技術創新,這為網路強國建設作出了系統部署。”中國資訊通訊研究院總工程師餘曉暉說。

 

安暉認為,網路強國建設的重點有三:一是持續推進網路基礎設施的提檔升級和普及應用。二是提升網路資訊科技的原始創新能力。三是推進網路強國與製造強國的融合發展,通過技術融合、產業融合提升網路強國發展實力和水平。為此,在政策方面,要加大對網路基礎設施的提檔升級和普及應用、網路資訊科技的原始創新扶持力度,通過政策應用,發揮體制和市場優勢,驅動網路資訊科技領域短板的突破。在市場方面,要建立適應網路經濟發展的市場監管體制機制。在創新環境方面,要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同時完善產業發展、投融資、人才激勵等政策。

 

“企業是網路強國建設的主力軍,而讓億萬人民在共享網際網路發展成果上有更多獲得感,既是網路強國建設的目的之一,也是企業創新的出發點。”胡瑋煒認為,要繼續堅持模式創新和科技創新,始終切合市場需求,瞄準解決社會問題,為城市更好的發展提供更好的服務;還要注重標準引領,參與並引領世界標準的制定,惠及全球使用者。

 

工信部通訊發展司有關負責人表示,要基於對全球化條件下網路強國建設基本規律的深刻認識和把握,走出一條有中國特色的網路強國發展之路。一要找到發揮舉國體制優勢與市場機制作用之間的平衡點和銜接點,探索和創造出一條既能充分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又能充分發揮市場作用的網路強國建設道路。二要準確把握技術產業變革規律,有所為有所不為,保證國家資訊科技自主創新的戰略佈局與技術產業創新變革方向的高度一致。三要準確把握網路強國建設各要素之間的相互關係和傳導機理,明確網路強國建設路徑,有效配置資源。四要建立高效的融合性政策和法規體系。

 

“網路強國內涵主要有三個層面——網路強、應用強、環境強。”餘曉暉說,圍繞加快構建新一代國家資訊基礎設施、建立現代資訊科技產業體系、深入實施“網際網路+”行動計劃、健全網路安全保障體系、完善促進網際網路發展的協同推進體系五方面重點任務,走有中國特色的發展之路,網路強國一定會早日實現。(記者  王  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