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用平穩執行態勢開啟2017年“下半場”

中國經濟用平穩的執行態勢開啟2017年“下半場”。14日釋出的中國經濟7月份資料顯示,生產需求平穩增長,經濟穩中向好勢頭得以延續。在世界經濟曲折復甦的背景下,中國經濟的穩中向好難能可貴,成為世界經濟執行的“壓艙石”和“穩定錨”。

 

中國經濟韌性更強

 

中國經濟用平穩執行態勢開啟2017年“下半場”

 

中國經濟用平穩執行態勢開啟2017年“下半場”

 

最新資料顯示,7月份工業和服務業生產、投資和消費需求等資料,儘管出現月度的短期小幅波動,但仍保持了較快增速,經濟執行仍然保持了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

 

這也是今年以來我國經濟穩健走勢的延續。從巨集觀經濟調控的四大目標來看,經濟增速、就業、物價、國際收支,均體現“穩”的態勢。

 

中國經濟用平穩執行態勢開啟2017年“下半場”

 

二季度我國GDP實現6.9%的增速,已連續8個季度保持在6.7%至6.9%之間,增長的穩定性不斷提高;7月份,全國31個大城市的城鎮調查失業率繼續低於5%,前七個月城鎮新增就業855萬人,比上年同期多20萬人;7月份,CPI同比上漲1.4%,PPI同比上漲5.5%,物價保持平穩;貨物進出口回穩向好,7月末外匯儲備連續6個月出現回升。

 

“經濟執行保持在合理區間,生產需求平穩增長,經濟穩中向好、結構調整深化的發展態勢進一步延續。”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毛盛勇評價說,下半年中國經濟仍能延續穩中向好勢頭。

 

中國經濟的穩定性和韌性,正得到更多國際機構的關注和認可。

 

知名經濟學家、耶魯大學高階研究員史蒂芬·羅奇近日撰文指出,第二季度6.9%的增速遠高於國際預期。中國再一次令大人物們的悲觀論調落空。長久以來,悲觀主義者一直以看待本國經濟的方式來看待中國經濟,預測人士總是忍不住把受到危機重創的主要發達經濟體的結局強加到中國頭上。這種做法在過去是錯誤的,現在也同樣是錯誤的。

 

多個國際機構也釋放“看多”的聲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近日上調今年中國經濟增速預期至6.7%,這是該機構今年第三次上調中國2017年經濟增長預期;摩根大通和野村證券把中國全年經濟增速預期由6.7%上調至6.8%。

 

“中國經濟火車頭正在開足馬力。”德國《世界報》近日刊文指出,如果中國能進一步釋放增長活力並保持當前增速,其對世界經濟的意義將不容低估。

 

結構調整持續深化

 

今年6月,摩拜單車宣佈登陸全球第100個城市——英國曼徹斯特。摩拜單車創始人兼總裁胡瑋煒介紹,曼徹斯特是摩拜單車進入的首個亞洲之外的城市,摩拜單車的新目標為2017年內拓展至全球200個城市。

 

共享單車等新經濟的發展,不僅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也為中國經濟注入新動力。今年以來,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持續深入推進下,在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引領下,我國經濟結構持續調整優化。

 

從需求結構看,三大需求均衡增長,消費成為經濟主引擎。

 

統計顯示,7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10.4%,增速比上年同月加快0.2個百分點,特別是消費升級類商品銷售增長較快,體育娛樂用品類、家用電器和音像器材類商品分別增長26.6%和13.1%。今年上半年,消費需求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增強,貢獻率達到63.4%。

 

從產業結構看,服務業主導作用更加明顯,工業持續轉型升級。

 

7月份,全國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8.3%,增速比上年同月加快0.5個百分點,服務業保持平穩快速發展。今年上半年,服務業增加值佔國民經濟比重達54.1%,高於第二產業14個百分點。同時,工業內部升級態勢明顯。7月份,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增速達到12.1%,裝備製造業增加值增速達10.7%,分別比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快5.7和4.3個百分點。

 

從區域結構看,區域協同聯動效應開始顯現。“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三大戰略深入實施,成效明顯。從“四大板塊”看,東部地區向好的態勢更加鞏固,中西部地區發展空間正在拓展,東北地區也出現了企穩跡象。

 

“我國經濟結構發生了很多積極變化,而且這種變化是帶有趨勢性的。”國家發展改革委綜合司司長叢亮說,我國通過大力推動創業創新、振興實體經濟,更多依靠結構調整和新舊動能轉換來促進發展,實現了經濟的穩定增長。

 

穩中求進應對挑戰

 

“7月份國民經濟執行總體平穩,向好勢頭持續發展,結構調整不斷深化。但也要看到,國際環境依然複雜多變,國內結構性矛盾仍較突出,隱憂仍然不少。”毛盛勇說。

 

今年以來,世界經濟繼續改善,但全球復甦並不平衡,結構性強勁增長仍未出現。我國經濟結構性矛盾仍然突出,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不足等問題依然存在。面對國際國內矛盾的交叉疊加,必須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妥善應對發展面臨的挑戰。

 

“穩中求進不是無所作為,不是強力維穩、機械求穩,而是要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有所作為、奮發有為。”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說。

 

穩中求進,要穩政策、穩預期、穩信心。楊偉民說,要保持巨集觀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實施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適度擴大總需求,加強預期引導,深化創新驅動,確保經濟平穩健康發展。

 

穩中求進,要堅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毛盛勇認為,經濟穩中向好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的重要視窗期,要把更多的關注點放在中國經濟的提質、增效、升級上來。

 

穩中求進,還要注重防範和化解風險。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經濟一局局長王志軍說,對存在的“灰犀牛”風險隱患,如影子銀行、房地產泡沫、國有企業高槓杆、地方債務、違法違規集資等問題,要摸清情況,區分輕重緩急和影響程度,突出重點,採取有效措施,妥善加以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