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媒:蔡英文當局清算鬥爭加擴權 妄圖走向專制

臺灣民進黨執政一年,在政治上著墨最深,但不只乏善可陳,而且引發不少風波。臺灣《中華日報》17日社論指出,蔡當局之所以引發各方激烈反彈,最大原因就是民進黨當局假借轉型正義之名,行清算鬥爭之實,且不斷擴權,妄圖走向專制,使民進黨可以長久執政。

 

去年520蔡英文上任後不久,民進黨當局就以粗暴的手段,加速通過“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並在“行政院”成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全面展開對國民黨的清算鬥爭。蔡當局處理所謂不當黨產的手段,包括凍結國民黨在銀行的賬戶支票,還要將中投、欣裕臺兩家被視為“國民黨附隨組織”的公司收歸公有,其目的就是要斬斷國民黨金脈,讓國民黨再也沒有發展空間。這種趕盡殺絕的作法,與蔡英文先前揚言和解的主張完全背道而馳。

 

令人髮指的是,臺灣“高等行政法院”雖然4度判決,裁定黨產會處分停止執行,但黨產會卻我行我素,甚至還出現上午法院才判決黨產會敗訴,下午黨產會又對同一目標做出第二次凍結處分的舉動,對“司法”不僅蔑視,更是公開挑戰,但民進黨卻還是蠻幹到底!

 

除了鬥爭國民黨,民進黨當局對國民黨籍的地方領導也極盡打壓之能事。以大手筆投入的“前瞻建設”來說,在5854億元(新臺幣,下同)經費中,綠營縣市就分配了近8成5,而藍營縣市只佔8%。以人口比例來說,藍營的新北市民每人分到5千多元,大約是高雄市民的10分之1;人口1百萬的新竹縣只分到39億,而人口80多萬的屏東縣,則分到439億。這種藍綠的顯著差別與歧視,充分證明民進黨當局黨同伐異的心態。

 

另外,民進黨當局的年金改革,也拿傳統比較支援國民黨的軍公教人員首先開刀,把臺當局赤字和經濟不振的責任,似乎都怪到軍公教,但對於適用標準浮濫,而且更浪費的農保,卻不列為優先,箇中原因,難道還不清楚嗎?

 

為了鞏固民進黨的全面執政優勢,民進黨當局更借司法改革,提出終審法院法官由臺當局領導人任命的構想。如此一來,無異使政治干預司法正當化,臺當局領導人不僅可以明目張膽的干涉“司法”獨立,更將借同時掌握“行政”與“立法”部門,增加獨裁的機會;再加上法官是終身職,臺當局領導人提名的法官可以做到死,終審法院不僅變成一言堂,臺當局領導人和其所屬政黨違法,也可能借終審法院法官的庇護而脫罪。試問,這不是專制是什麼?

 

此外,去年底“行政院修法”,讓三級機關首長改採政務與常任雙軌制。表面看來,只設定25個,大約5分之1的三級機關進行政治任命,似乎無傷大雅。但認真探討,三級機關基本上都是執行單位,無需決策,民進黨當局的這種作法,不僅是將政治分贓合理化,也阻擋公務員升遷之路;再加上缺乏遴選機制,民進黨當局愛用誰就用誰,完全破壞文官體制。

 

凡此種種,在在顯示民進黨當局在過去一年裡的政治改革,充斥清算、鬥爭、擴權與專制的色彩。無奈的是,民進黨挾其“立法院”多數優勢,恣意妄為,對於在野黨毫不尊重,任何荒腔走板的法案都照樣通過,“立法院”自然完全失去監督制衡的作用。但這是臺灣人民的選擇,我們除了慨嘆,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