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的“太史公”——馮自由

編輯:章文君|2016-12-15 17:32:17|來源:海峽飛虹

馮自由

馮自由

 

馮自由(1882-1958),廣東南海人,原名懋龍,字建華,祖籍廣東南海人,出生於日本橫濱一個僑商家庭。1895年加入興中會。1906年擔任同盟會香港分會的會長。1912年先後擔任總統府機要祕書、稽勳局局長。1949年到台灣,任蔣介石的政治顧問,1958年病逝。

 

“馬前一小童”

 

在《革命逸史》中,馮自由在《孫陳剪辮易服》中記載道:“乙未餘隨父居橫濱,時年十四。一日,見有久未剃頭之長衫客二人來訪餘父,謂有密事相談,良久始出。後乃知來客為孫總理、陳少白……不數日,總理、少白同在餘店解除辮髮,衣服由譚發代制……”1895年,孫中山逃亡日本,與馮自由父親馮鏡如交往甚密,在馮鏡如所開的書店裡剪辮易服,可見孫中山對他的信任。不久,馮鏡如加入興中會日本分會。在父輩的耳濡目染之下,馮自由表現了很高的革命熱情,獲得孫中山賞識。馮自由是在1895年入的會,年僅十三歲(虛歲十四),有 “革命童子”稱號。後來,馮自由追憶這段事蹟時,曾賦詩一首:

 

總理重陽唱大風,予生十四便從公。

興中會設橫濱日,我是馬前一小童。

 

改名自由

 

1897年,馮鏡如等人在日本創辦學校,以教育華僑子弟,孫中山為其取名“中西學校”。當時,梁啟超舉薦康有為的弟子徐勤擔任校長,並改名“大同學校”。康梁弟子多是科舉出身,教師幾乎都由他們擔任。馮自由就讀大同學校期間,打下了紮實的國學底子。曾撰寫對聯“大同大器十七歲,中國中興第一人”,顯示了他非凡的抱負。隨著知識、閱歷的增加,他對學校干涉學生言論自由,不允許用“平等、自由”等字眼很反感。1900年,他在學校黑板報上手書大字:“馮懋龍改名自由”,向老師、同學疾呼“平等是天賦權利”。

 

革命生涯

 

1905年,馮自由加入同盟會,被推為評議員。後奉孫中山命赴香港,與陳少白等組織同盟會香港分會,任書記和《中國日報》記者。後來接任陳少白,擔任同盟會香港分會會長、《中國日報》社社長兼總編輯。

 

同盟會香港分會主管港、粵、澳及西南各省軍務,負責與南洋等海外的交通和聯絡工作,遊走各地。引起警察的懷疑,數度被傳訊。後清政府與港英政府交涉,馮自由被勸離境,於是,他把分會會務交由謝英伯負責,自己則前往美洲運動革命。

 

武昌起義成功後,馮自由於1911年底帶著華僑的捐款回到上海,這對解決民國初期出現的經濟困難起了很大的作用。

 

孫中山與總統府祕書處人員合影(前排坐者右一為馮自由)

孫中山與總統府祕書處人員合影(前排坐者右一為馮自由)

 

1912年,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成立,馮自由任總統府機要祕書。臨時政府北遷,孫中山推薦馮自由任政府稽勳局局長,任職一年。1913年“二次革命”,馮自由曾被袁世凱非法逮捕,獲釋後,逃離北京,東渡日本,任華僑聯合會會長,支援孫中山組建中華革命黨,並任黨務部副部長。之後再次奉命赴美,向僑胞宣傳反袁活動,為革命籌募經費。1915年馮自由擔任“中國國民黨美洲支部”部長、中華民國公會(由致公堂改名)總會長等職。

 

1916年,馮自由回國,當選為國會議員。翌年隨孫中山南下廣州,參加護法運動,任海陸軍大元帥府參議。1924年孫中山改組國民黨,指派其為國民黨臨時中央候補執行委員兼常務委員。國民黨“一大”召開時,被指定為大會宣言審查委員會委員。後因為極力反對孫中山的聯共政策,與孫中山產生嚴重的政見分歧,被開除國民黨黨籍,離開廣東去了上海。1925年3月,孫中山病逝,馮自由心情沮喪,從此息影家園,閉門謝客。1958年在臺北病故。

 

馮自由撰寫的《革命逸史》

馮自由撰寫的《革命逸史》

 

寫史著說

 

馮自由根據《中國日報》及自己多年筆記、往來書信、稽勳局調查表冊等史料撰寫此書,開始撰寫《革命逸史》,所載“吉光片羽,彌足寶貴”,“一切記載皆有來源可尋”,只是“暫以革命逸史名之”。《開國前革命史》記載了海內外革命黨人起義建國的始末,對個人言行事蹟和團體構造活動則語焉不詳;《革命逸史》側重於個人傳記和逸事,可以彌補前者的不足,兩書可互相補充、印證參考。後陸續完成《華僑革命開國史》、《華僑革命組織史話》、《華僑革命史話》、《中國革命運動二十六年組織史》等。

 

(作者:郭丹玲)

 

參考文獻:

馮自由:《革命逸史》,北京中華書局,1981年7月版。

 

欄目簡介: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是非。海峽飛虹中文網攜手孫中山故居紀念館特別策劃推出《聲音檔案——中山先生的一天》,借2016年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的日子,我們梳理中山先生親歷的歷史事件,為您講述民國的史事與人物,緬懷中山先生的歷史功勳。孫中山先生曾說過:吾志所向,一往無前,愈挫愈奮,再接再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