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與病魔抗爭的最後歲月

1924年11月13日,應北方將領馮玉祥的邀請,孫中山先生抱病北上,至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先生病逝北京,這段時間合計120天。它,既是孫中山先生人生中的最後歲月,也是其與病魔抗爭最痛苦的一段時光。下面就由小編為大家細細說出先生與病魔抗爭的最後歲月。

 

孫中山先生遺容照

孫中山先生遺容照

 

1924年12月4日:上午11時,孫中山先生乘船抵達天津。因帶病周居勞頓,先生抵達天津後感到不太舒服。傍晚,德國醫生斯密士來到先生暫居天津的住所——張園,為先生診治。

 

12月6日:孫中山先生體溫增高,身邊照料的黨人唯恐德國醫生用藥不妥,特請日本醫生長田村氏與德國醫生共同看診。兩位醫生為先生看診後不一。德國醫生說孫中山先生患有肝腫,日本醫生說是膽汁缺乏。經商量,孫中山先生仍採用德國醫生開的藥,並帖止痛膏。12月8-10日:孫中山先生精神好轉,病情稍有起色。

 

12月25日:日本醫生小菅勇奉命為孫中山先生診治。據他說,先生病情甚為嚴重。同段時間,德國醫生斯密脫則在診治之後說先生病情稍有好轉,不足為慮。

 

12月31日:孫中山先生由天津乘火車抵達北京。由於體力不支,孫中山先生在發表間斷書面講話後,隨即下榻北京飯店療養。

 

1925年1月3日:孫中山先生病情進一步加重,經美國、德國、俄國醫生會診,認為孫中山患有肝部慢性發炎及肝部腫脹急性病。美國醫生建議先生照X光確認病狀,如發現問題開刀解決。孫中山先生親屬及隨行人員考慮先生年事已高,遂決定採取保守療法。

 

1月21日:孫中山先生病情加重,體溫升降失常。

 

1月23日:德國醫生克里發現孫中山先生眼球中有黃暈,意識到非動手術不可,於是立即會同中國、德國、美國的醫生,共同商討手術方案。

 

1月26日:1 月26 日,在宋慶齡的陪同下,孫中山由北京飯店轉入協和醫院,由外科主任邰樂爾為先生主刀,施行手術割治。代院長劉瑞當邰大夫將孫中山的腹壁切開後,眼前的情況讓所有在場的人吃了一驚,只見先生整個肝臟表面、大網膜和大小腸面上長滿了大小不等的黃白色的結節,結節發硬,整個腹腔內臟器粘連在一起,已經根本無法進行手術。邰大夫從肝上取出小塊組織做活檢標本後,就將傷口縫合了。

 

手術結束後,國民黨特聘俄國醫生就根據他所看到的手術結果向幾位國民黨要員報告:先生今天手術的結果,據肉眼看到的判斷,應該為肝癌。醫生隨即對孫中山的肝組織活檢標本進行了化驗,最終得出的結論與俄國醫生的判斷一致:孫中山患的是肝癌,而且已經處於晚期。據醫生分析,孫中山的病症起於大約10 年前,當時孫中山經常胃痛,許多人就認為這是孫中山肝癌的肇始。

 

2月18日:因西醫醫治無效,孫中山先生由協和醫院出院,轉往鐵獅子衚衕行轅療養,並改用中醫治療。由中醫陸仲安、唐堯欽、周樹芬3人共同診視1周。陸仲安為孫中山先生開具以下處方:石斛3 錢、人蔘3 錢、萸肉3 錢、寸冬4錢、生地4錢、沙苑子3錢、沙蔘3錢、甘草2錢。服用中藥後,孫中山先生病情得到好轉,多時不能行動的雙腿,已能走動幾步。

 

2月26日:經醫生的再次診斷,孫中山先生的病情嚴重,藥石已無力迴天,家人應及早為後事做準備。為減輕先生的痛苦,遂又改用西醫之法利尿、止瀉等對症處理直至病逝。

 

3月10日:孫中山先生脈搏已跳達180次,進食和喝湯水都會嘔吐,胸腹水劇漲,甚至出現神志不清亂說話。德國醫生克里用管子從孫中山先生胸腹中吸出腹水兩杯多。

 

3月11日,孫中山先生病情已十分嚴重,表現極其痛苦,因痛不斷呻吟。

 

3月12日,清晨,孫中山先生醒後,“痰漸上壅,已不能語,兩顴漸赤,鼻孔下陷,口微作翕,喘息漸益微弱,呼吸益緩”。8點,德國醫生克里為孫中山先生再次診斷,說已毫無辦法。9點多,孫中山先生與世長辭,年59歲。

 

(作者:李宗蔚)

 

參考文獻:

1.郝先中:《孫中山病逝前的一場中西醫之爭》,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2006年3月。

2.夏裡:《從邵元衝日記看孫中山的病逝》,《鐘山風雨》,2005年01期。

3.鄢增華:《孫中山最後的日子》,《炎黃春秋》,2013年07期。

4.圖片來自網路。

 

欄目簡介: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是非。海峽飛虹中文網攜手孫中山故居紀念館特別策劃推出《聲音檔案——中山先生的一天》,借2016年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的日子,我們梳理中山先生親歷的歷史事件,為您講述民國的史事與人物,緬懷中山先生的歷史功勳。孫中山先生曾說過:吾志所向,一往無前,愈挫愈奮,再接再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