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初年的借款風雲

武昌起義勝利之後,南方各省積極響應,革命黨人迅速佔有南方半壁江山。但是,隨之而來的巨大的財政需求也讓新生的南方政權深陷泥沼。

 

當時國窮民困,各地庫存空虛,列強又迅速控制了海關稅款,而原來並無財源的革命黨人要興師北伐,要建立全國性的政權,需要大量的資金作為支撐,孫中山為此作出了種種努力。

 

武昌起義後,革命黨人宣佈豁免田賦、錢漕、常關稅、百貨統捐等,其經費來源一如起義前:一為募捐,發行債券;二為向資本主義國家的政府或私人借貸的。然而,中華民國軍需公債自1912年2月2日起發行,僅募得730餘萬元,這對於南京臨時政府來說猶如杯水車薪,遠遠不及當時上億元的現實需求。其後,遂向日本財團謀款:中日合辦漢冶萍公司,借款500萬元之議;又有以輪船招商局為抵押,借款1000萬元的談判;還有委託日人阪谷方郎、原口要、澀澤榮一建立中央銀行,籌款1億元的計劃。然而,此類借款打算舉步維艱。在此就以上海輪船招商局抵押借款一事為例,來看當年行事之艱辛。

 

招商局創始人李鴻章

招商局創始人李鴻章

 

輪船招商局成立於1872年11月。初為官方與商人共同出資的官督商辦企業。後唐廷樞、徐潤等大買辦入局,資本和輪船數都大為增加。1909年,由官督商辦改為商辦。1910年8月,清政府郵傳部命招商局確守成規,繼續實行官督商辦。由於此次以輪船招商局為抵押借款牽涉到各方利益,遭到股東們的抵制,他們以各種理由不予支援。

 

招商局機構分佈圖

招商局機構分佈圖

 

為了化解矛盾,孫中山於1912年2月6日致函招商局各董事與股東,函稱:“政府因於軍需、國用孔亟,非得鉅款無以解決民國之困難。戰士既不憚犧牲其生命,在我商民亦必各致其力盡義務於國家。”函件並保證三點:1.此項借款,其本利俱由中華民國政府擔任償還,不使招商局受絲毫之損害。2.招商局如承認此次借款,中華民國當承認招商局為民國國家遊船公司。3.擴張其外洋航路,予以相當之補助津貼,其詳細辦法可俟協商之。其後,孫中山又採取移樽就教的辦法,主動派汪精衛到上海,偕同陳其美與招商局主事人員洽商。事情似乎有了某些轉機。

 

然而,部分董事既擔心將來新政府不承認現臨時政府的押款,又忌憚外國財團欲吞下輪船招商局的陰謀,故反對浪潮依然沒有平息,孫中山等人不得不再做疏解工作。2月13日,孫中山致電港澳招商局股東,一方面說明此項借款,於招商局權利無損,同時委婉地提出告誡與批評:“須知將士為民國不惜身命,商民亦同修戚,蘇路、浙路,俱屬商業,今皆承認借押,並非強招商局獨為其難。為此電告各股東勿生誤解,貽粵人羞!”

 

而此時,日本方面突然提出新要求:將抵押貸款改為中日合資。這意味著日本不僅要成為招商局的債權人,而且要成為它的產權所有者。對此,黃興和南京臨時政府參議院均持反對態度。這樣看來,孫中山、黃興以招商局為抵押取得借款的意圖在短期內還難以實現。也就在南京臨時政府洽借外債期間,中國政治形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袁世凱受清廷之命成立的“臨時共和政府”也在積極與英、美、德、法四國銀行團談判。日方也認為孫黃的實力正日趨衰退,於是轉向袁世凱。至此,與日本方面關於輪船招商局借款的談判終結。

 

綜上所述,雖然孫中山在臨時政府建立之初,通過各種渠道做出種種努力籌措資金,以實現徹底的勝利,但巨大的經費缺口使軍事、政治活動大大受制,治國理想難以實現。現在看來,孫中山讓位於袁世凱固然反映出革命黨人對袁的本質認識不足,希圖取得廉價的勝利,但是,其主要原因則在於他們無力支付為爭取徹底勝利所必需的款項。俗語云:“一錢逼倒英雄漢”,一個政權要運作,必須要有足夠的經費;一個軍事戰役的發動,也必須要有足夠的軍餉和武器。這個問題不解決,英雄很難在政治舞臺上達成所願。革命道路的曲折艱辛可見一斑。

 

(作者:佘鳳英)

 

參考文獻:

楊天石:《孫中山與民國初年的輪船招商局借款——兼論革命黨人的財政困難與辛亥革命失敗的原因》《中國社會科學》1997年04期

 

欄目簡介: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是非。海峽飛虹中文網攜手孫中山故居紀念館特別策劃推出《聲音檔案——中山先生的一天》,借2016年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的日子,我們梳理中山先生親歷的歷史事件,為您講述民國的史事與人物,緬懷中山先生的歷史功勳。孫中山先生曾說過:吾志所向,一往無前,愈挫愈奮,再接再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