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與武術——孫中山與精武體育會

1919年12月20日,孫中山在蔣介石陪同下往上海精武體育會 (下稱“精武會”) 觀看武術表演。這並不是孫中山第一次來到這裡。早在1916年精武會舉辦6週年紀念會時,孫中山便親臨祝賀。不久前,他更為精武會成立十週年紀念,親筆題贈“尚武精神”的匾額。

 

尚武精神

尚武精神

 

孫中山之所以如此重視精武會,原因有二︰一來,精武會與同盟會淵源甚深;二來,精武會可以說是孫中山體育思想的具體實現。

 

上海同盟會與精武體育學校的創辦

 

上海精武體育總會

上海精武體育總會

 

精武體育會創辦於1910年。其時正是革命前夜,上海的形勢是“革命風氣正醞釀中,愛國分子糜集滬濱,乘機發洩。”其時,同盟會元老,孫中山的股肱之臣陳其美從日本回國,在浙江、上海等地從事革命活動。他考慮到武裝起義,推翻帝制,建立共和,需要大批軍事人員,便打算創辦學校,培養軍事人才。於是,陳其美找來當時已頗有俠名的霍元甲,一起創辦“精武體操學校”,計畫挑選志向堅定、體格強壯的青年人加以訓練,希望十年內訓練出千名有強健體魄、懂軍事知識的青年,以適應大規模革命運動的需要。 

 

在創辦精武體操學校的過程中,上海中部同盟會骨幹起了不少作用。當中,農勁蓀是一個重要人物, 他乃同盟會員,在天津活動期間已結識霍元甲,“成為生死之交”,後來陳其美之所以能成功聘請霍元甲來上海創辦學校,並任總教習,全賴農勁蓀勸說之功。

 

 另外,值得一提的還有陳公哲。1910年上海精武體操學校一創辦,他即入學學拳,1916年高階班畢業。當霍元甲、陳其英去世,農勁蓀接離滬以後,精武 會處於風雨飄搖之時,陳公哲出錢出力,慘澹經營,更使精武會組織逐步健全,隨著時代潮流而發展。從1913年開始,他先後擔任過精武會總幹事、理事長、技擊部主任等職。

 

孫中山的武術體育思想

 

二十世紀初,為了強健國人的體魄,洗雪“東亞病夫”之辱,許多仁人志士都把希望寄託在中華武術上:“武術在近代中國不僅僅是洗雪 恥辱、振興中華的良藥,同時也是中華傳統文化的象徵,因而被奉為國術之尊,備受推崇。”

 

 孫中山也十分強調發展傳統體育,提倡應弘揚民族精神,發展國術體育活動,他說︰“我國囊昔僅襲得他人物質文明之粗末,遂自棄其本體固有之技能,以為無用,豈非大失之計耶。”認為無論科技如何進步,體育的技擊功能絕對不能丟棄,否則都是取他人的粗末而丟棄根本,其結果只能是“積弱愈甚”。

 

 1919 年,孫中山受邀參加精武會成立十週年慶典,他親筆為精武會題寫了“尚武精神”四個大字,實為其體育思想的真實寫照。這可以從孫中山為《精武本紀》所作序文中一見端倪。序中道︰“精武體育會成立既十年,其成績甚多,識者稱為體魄修 養術專門研究之學會,蓋以振起未來體育之技擊術為務,於 強種保國有莫大關係。推而廣之,則吾民族所以致力於世界 平和之一基礎。”  

 

他在《精武本紀》序中還把武術與軍事戰 術聯絡起來,“慨自火器輸入中國之後,國人多棄體育之技擊 術而不講,馴至社會個人積弱愈甚;不知最後五分鐘之決勝, 常在面前五尺之地短兵相接之時,為今次歐戰所屢見者,則 謂技擊術與槍炮飛機有同等作用,亦奚不可?”孫中山先生 有感於當時中國民弱國衰,列強環視的現實,充分肯定了武 術在強種保國方面的作用,發出了弘揚中華武術的呼籲。

 

 正因承幹“強國保種”的民族任務,精武會建立以來,積極開展服務社會、為國爭光活動。在辛亥革命、討袁護國、北伐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精武會 均以振興武術,宣導體育,服務社會為己任,因而深得各個個時期政界名人的讚許。甚至在新中國成立之,上海市長陳毅曾向精武會贈送了“勞軍模範”的題詞。

 

(作者:葛爽)

 

參考資料:

韓錫曾《精武會體育創始人考辨》劉雲朝《論孫中山的體育思想與實踐》

 

欄目簡介: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是非。海峽飛虹中文網攜手孫中山故居紀念館特別策劃推出《聲音檔案——中山先生的一天》,借2016年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的日子,我們梳理中山先生親歷的歷史事件,為您講述民國的史事與人物,緬懷中山先生的歷史功勳。孫中山先生曾說過:吾志所向,一往無前,愈挫愈奮,再接再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