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慶齡人生的分水嶺

1927年12月18日,宋慶齡致電蔣介石,斥責其與蘇聯絕交為“自殺行為”,指出:“歷史將要求你對此承擔責任”。

 

1927年7月12日蔣介石寫給宋慶齡的書信

1927年7月12日蔣介石寫給宋慶齡的書信

 

對宋慶齡來說,1927年似乎有一個非常好的開端。隨著北伐的不斷推進,國民政府由廣州遷往武漢,心目中真正的中華民國指日可待。她被選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她的弟弟宋子文時任國民政府的財政部長,他們一起出席很多會議。宋慶齡的母親和姐妹也在1926年底來到武漢,一家人經過長時間的分離團聚在一起。似乎一切明麗而美好,和煦的陽光普照著,宋慶齡對未來充滿期待。

 

然而,1927年4月18日,蔣介石在發動“四·一二”政變後在南京建立了他自己的“國民政府”。武漢政府下令對蔣介石撤職,蔣介石就封鎖武漢,切斷武漢同上海及長江下游的交通,使武漢經濟日漸蕭條。宋慶齡目睹政府發生裂變,她所憧憬的世界也漸行漸遠,心中的失望可想百知。

 

在這樣的形勢下,宋慶齡成為一個越來越重要的政治象徵,因為她是孫中山的夫人,她堅持孫中山的原則,並且在孫中山思想發展的最後階段同他在一起。她成為雙方勢力爭取的物件。在撕裂的現實面前,宋慶齡表示:在武漢和南京兩者之間,她堅定地選擇武漢;在武漢那些圖謀私利的動搖分子和勞動人民兩者之間,她選擇勞動人民。

 

宋慶齡在接受外國記者的採訪時,這樣說道:“我們必須有信仰,我們必須同人民保持密切的關係。如果我們聽任謠言和警報來擾亂我們,革命便將失敗。但我們將堅定不移,而革命也不會失敗。”宋慶齡說這句話時所表現出來的熱誠,震撼了在場的記者。

 

然而,命令(蔣介石確實對她下過一道命令)和勸說(即使來自她的家人)接踵而來。宋慶齡極為親近的弟弟宋子文也被兩邊拉攏。他猶豫不決,乾脆丟下武漢政府財政部長的職責,溜到上海,住進莫里哀路宋慶齡寓所。宋慶齡試圖說服他返回武漢;但他正倒向蔣介石,反而想要她也來上海,最後歸順——至少不要妨礙——蔣政權。她的妹妹宋美齡從上海趕到武漢,一時報章盛傳她將使慶齡回心轉意,同返上海。但她在武漢沒有呆多久,就一個人回到上海。宋慶齡所摯愛的母親也來勸說,但同樣無濟於事。宋慶齡長期以來一貫的特點——對公眾的責任感大於家庭私情——絲毫沒有改變。關於她的家人,據有人記述,宋慶齡曾說過這樣的話:“他們最看重的是安全,蔣比我能給他們更多的安全。”

 

接下來,形勢更加嚴峻。汪精衛和武漢國民黨中央在政治上開始了“右轉”,解除了鮑羅廷的顧問職務,並最終於7月14日舉行分共會議。

 

會議召開之時,宋慶齡孤燈獨掌,寫出了那篇震驚中外的《為抗議違反孫中山的革命原則和政策的宣告》:“我認為現在我必須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的身份來說明我們目前有 必要作明確的解釋。本黨若干執行委員對孫中山的原則和政策所作的解釋,在我看來,是違背了孫中山的意思和理想的。因此,對於本黨新政策的執行,我將不再參加”,“我只有暫時引退,以待更賢明的政策出現”。

 

7月17日,宋慶齡乘船離開了一度作為大革命運動中心的武漢,回到上海。但危機沒有過去,在上海,拉攏與迫害並存,宋慶齡感覺難以立足。8月23日凌晨,她毅然踏上去往莫斯科的幾千公里的征程。宋慶齡在蘇聯享受國賓的待遇,與國內的恐怖與迫害形成鮮明對比。

 

宋慶齡在蘇聯受到熱烈的歡迎。

宋慶齡在蘇聯受到熱烈的歡迎。

 

12月14日,南京國民政府單方面釋出對蘇聯斷絕邦交令,聲稱“本月11日廣東事變,究其原因,皆由共黨籍蘇俄領事館及其國營商業機關為操縱指示之地”。而其它各省,亦有爆發之慮。為治安起見,應即將駐在各省之蘇聯領事一律撤銷,所有各省之蘇聯國營機關,應勒令停止營業”。12月15日,外交部長伍朝樞赴蘇駐滬總領事館,面遞斷絕國交通牒,限蘇領事一週內出境。同日,外交部擬定中、蘇絕交辦法三條:撤銷該領事,領事館人員限期離境;蘇聯國營商業機關一律勒令停止營業;詳查蘇籍僑民總數,蘇僑均應領外僑執照。宋慶齡就此事致電蔣介石,斥責其與蘇聯絕交為“自殺行為”。

 

伴隨著1927年的各種宣言與通電,宋慶齡頑強地鬥爭著。也許是她天性中的倔強,追求完美,不能容忍國民黨放棄丈夫晚年的三大政策,不能原諒最親近的人對她理想的背叛。

 

1927年,對宋慶齡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對她到底意味著什麼?十幾年後,她在與友人伊羅生聊天中曾經說起這一年。那是在抗日戰爭快要結束時,她告訴了伊羅生自己要在戰後“脫身”。伊羅生在給家人的信中說:“但她到底是脫身中國,還是脫身中國政治,並不清楚。總之她要擺脫。”她說:“我不要捲入又一個1927年。”

 

“不要捲入又一個1927年”,可見這一年帶給宋慶齡的巨大陰影。那些緊張與痛苦,那些選擇帶來的人生巨大轉變,那些辛苦的抗爭,那些寒冷孤獨的時光,雖然沒有壓倒她,但卻真實地傷害了她。

 

在1927年,宋慶齡遭遇了廣闊的孤單,她與家人、朋友漸行漸遠;然而也是1927年,比1925年丈夫去世更激發出她內在的力量,她開始獨立參加政治活動,表現出在政治漩渦中的堅毅與決不低頭的勇氣。堅毅和孤獨,也成為她後來人生的底色。

 

(作者:佘鳳英)

 

參考文獻:

王謙:《一九二七年:宋慶齡祕密出訪蘇聯》《檔案時空》2003年第11期

 

欄目簡介: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是非。海峽飛虹中文網攜手孫中山故居紀念館特別策劃推出《聲音檔案——中山先生的一天》,借2016年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的日子,我們梳理中山先生親歷的歷史事件,為您講述民國的史事與人物,緬懷中山先生的歷史功勳。孫中山先生曾說過:吾志所向,一往無前,愈挫愈奮,再接再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