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檯|Businessmen

第10期李政巨集
閥門王子李政巨集的帝國復興之夢

冠龍閥門機械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政巨集是上海臺商圈子裡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人物。他是最年輕的臺資企業掌門人,他是首位臺胞身份的上海十大青年經濟人物,他是集董事長、總經理、副會長、博士生多重角色於一身的大忙人,他經營的冠龍集團是水立方、小浪底、東方明珠等著名工程的指定使用商。三月的一個下午,筆者撥通李政巨集先生的電話,由此探尋這位傳奇商人的瑰麗人生。

2014-04-11編輯 / 李琳
往期回顧 >
alt

海峽飛虹(記者:李琳)冠龍閥門機械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政巨集是上海臺商圈子裡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人物。他是最年輕的臺資企業掌門人,他是首位臺胞身份的上海十大青年經濟人物,他是集董事長、總經理、副會長、博士生多重角色於一身的大忙人,他經營的冠龍集團是水立方、小浪底、東方明珠等著名工程的指定使用商。三月的一個下午,筆者撥通了李政巨集先生的電話,由此探尋這位傳奇商人的瑰麗人生。

上海冠龍閥門機械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政巨集

 

從“無法斷奶”到“母以子貴”

 

說到李政巨集先生,先要提到世博軸。2010年舉世矚目的上海世博會閉幕,作為世博園區內最大的單體專案“世博軸”被永久保留了下來,而這一令世人驚歎的標誌性建築,其內部的閥門開關主要來自上海冠龍閥門機械有限公司。不僅如此,長江三峽工程、秦山核電站、首都機場、水立方、黃河小浪底工程、上海東方明珠廣播電視塔、上海市政府大廈、浦東國際機場、勝利油田等等國家重大工程和標誌性建築上都有冠龍公司生產的產品。

 

難以想象如今獨佔業界鰲頭的冠龍公司,初到大陸投資時卻為如何站住腳跟煞費苦心。臺灣明冠股份有限公司是李政巨集的父親李明冠一手打造的臺字號閥門王國,在島內同類產品的市場佔有率高達80%。1991年,公司選擇在工業基礎雄厚、配套設施齊全的上海設立分公司——冠龍閥門機械有限公司。三年後,李政巨集接手上海冠龍公司,走馬上任擔任總經理。而當時,在大陸投資的臺資企業鳳毛麟角,整個大陸也正處於改革開放的大時代下。

 

談起當時的情況,李政巨集打了這樣一個比方,“‘冠龍’剛開業時如同孩子一時無法斷奶一切離不開明冠”。初到大陸建廠的冠龍公司僅有20名員工,無論是技術、資金還是市場、人才都需要臺灣總公司的支援。當初“冠龍”的外銷主要是把產品返銷臺灣,充其量一年銷售額才200到300萬元人民幣,而“明冠”的年銷售額已近4000萬元人民幣,是“冠龍”的20倍。如今20年過去了,飽和的島內市場使“明冠”的業績徘徊不前,僅僅增加了1000萬元人民幣。而“冠龍”的業績成長驚人,年銷售額超過4億元人民幣。2013年公司在製造業整體不景氣的情況下增長12%,2007年更是拿到中國馳名商標、高新技術企業等稱號。在中國大陸,如今的“冠龍”擁有三個工廠。遍佈全國的三十多個辦事處及750多名員工。李政巨集開玩笑說,從前是無法斷奶,現在是“母以子貴”了。

 

誤入“奇”途的商海驕子

 

談話中,透過李政巨集清晰的清晰、直爽的話語與縝密的思維,能夠感受到在商場叱吒二十餘年的他,更像是一個學者而非商人。當他帶著濃郁的學院氣息談及當年接手家族生意到上海開拓時,是那樣的雲淡風輕,而這背後卻牽出命運對他人生開出的最大“玩笑”。

 

上海市臺辦副主任瞿國樑向上海冠龍閥門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政巨集贈送“熱心公益、服務社會”錦旗。

 

李政巨集榮獲2005年度上海十大青年經濟人物

 

上世紀九十年代處,在臺灣中興大學財稅系求學的李政巨集被自己的專業深深吸引著。按臺灣的兵役制度大學畢業男孩必須入伍駐防金門。遙對廈門,年輕人有時不免會浮想聯翩。當時的李政巨集滿腦子轉的盡是成為註冊會計師的美夢。然而命運有時就是喜歡捉弄人,好不容易服完兵役回到家,父親卻因惡疾突然去世。李家撐起的兩個閥門公司高雄“明冠”和1991年已在上海啟動運轉的“冠龍”擺在李家兩個兒子李政巨集與他的哥哥李政宗的面前。董事會做了具體分工,將李政巨集委派到上海擔任冠龍公司董事長,島內“明冠”的業務則交給李政宗料理。

 

“天哪,我聽到董事會的決定第一反應是頭皮發麻。我的人生追求是當個專業精湛的註冊會計師而決不是到什麼閥門機械公司擔綱董事長。”然而當時的情勢明擺著他不去誰去,臨危受命是他的唯一選擇。將自己放到大陸這所大學裡重新學習,洗盡鉛華重新來過,從操著一口“臺普”的大學畢業生,到如今將上海的尋常巷陌如數家珍,二十年歲月磨礪,他已經成為一個地地道道的滬商。

 

帶給會員更多幸福感

 

2003年對李政巨集來說是具有特殊意義的一年。提到這一年發生的很多事,他言語中百感交集,甚至一字一頓。這一年“冠龍”銷售額破億,這一年他考取華東政法大學國際經濟法系博士生,這一年遠在臺灣的老母病逝,而最讓他牽掛的是當選上海市臺商協會副會長。

 

上海冠龍閥門機械有限公司

 

生活經歷了巨大變化,同時又身兼數個角色,李政巨集依然將全部身心投入到新的挑戰中。臺協的日常事務紛雜,而在他看來,無論做多做少,做大做小,他始終秉承著“給臺商會員更多幸福感”的原則,只要會員的幸福指數提升了,協會的向心力增加了,他做出的努力就值了。

 

2012年履新上海臺協常務副會長之後,他將40%的時間用在處理臺協事務上。會員生意上遇到困難找他,臺商就醫找他,臺商子女就學也找他。處理好日常紛雜事務的同時,李政巨集還要拜訪政府部門反映會員的需求和困難。調研做多了,總結經驗,李政巨集推出了多項方便臺商的舉措。如與銀行合作推出協會聯名卡,會員可以憑金葵花卡在商店裡享受優惠,或是往返臺灣的機票打折;又如,臺資企業轉型升級遇到困難,他聯絡臺灣當局及上海有關部門進行合作,爭取給臺灣中小企業提供經費幫助。

 

對於身兼數職還能應對自如,李政巨集有著自己的訣竅。“確實忙不過來,所以做事情要選擇重點,要制度化,並由團隊將我的理念發揚光大。”

 

如果說2003年的艱辛是在播種,那麼2005年的收穫則是喜出望外的。這一年李政巨集作為首位非上海籍人士當選上海十大青年經濟人物。時至今日這一紀錄仍未被打破。榮譽不僅帶給他欣喜,更加讓他感觸的是自己終於融入了大上海。

 

做業界名冠全球的“中國龍”

 

上海二十年的打拼,李政巨集逐漸鞏固了屬於“冠龍”的閥門王國,但在他心裡還有一盤更大的棋。

 

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時,在大多數公司都由外銷轉內銷時,“冠龍”卻另闢蹊徑積極開拓海外市場,在他認為所有的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選擇進軍海外還有另一重原因,就是來自海外市場的無序競爭。那些年德國、丹麥、美國等歐美國家的知名企業仗著自身的雄厚實力,不惜壓價進行不正當傾銷以列強慣用的手法企圖壓垮中國的民族品牌,獨霸大陸市場。對此,李政巨集則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歐美企業不擇手段侵佔我們的市場,我們為什麼不去攻佔他們的市場?”李政巨集說。隨後“冠龍”在戰略上做了大調整,主動出擊,著眼全球在歐美的心臟地帶打入自己的產品。

 

上海冠龍閥門機械有限公司

 

閥門是一個傳統行業,要想打入發達國家的市場是非常困難的。然而在李巨集政的堅持和努力下,以“冠龍”命名的閥門品牌已經成功打入澳大利亞市場並開拓出一番天地。李巨集政的話說,“這是非常不容易的。”目前“冠龍”產品營銷到南美的巴西市場,在中國援助非洲的專案中也有不少“冠龍”品牌的閥門。

 

增強企業競爭力,李政巨集最為注重的是“三合一”理念,質量、服務和研發。與同行打拼靠的就是售後服務。這些年他全力謀劃大陸業務部的佈局。為便於管理他將大陸劃分為華東、華北、華中、華南四大塊,除了西藏、青海、內蒙古之外,在其他省份全部設立辦事處,形成強大售後服務網路。客戶在使用中發現問題,不管哪方責任,“冠龍”的員工會第一時間火速趕往現場。蘇浙滬一帶兩小時之內趕抵處理,邊遠地區最多48小時內抵達。與此同時,李政巨集在研發方面下大力量,公司設立研發部門,投入大量資金建立了在國內頂尖的實驗室。

 

對於“冠龍”的未來,當家人李政巨集說,雖然目前公司在中國大陸給排水行業躋身前三甲,但與國際大品牌相比較在市場佔有率還有很大差距,下一步公司將會加強整合,希望在市場佔有率方面有突破,同時仍會堅守品牌,並把它發揚光大。

 

紮根上海整整二十年,李政巨集認為“冠龍”的成功離不開中國大陸這片土地。他深信隨著未來兩岸關係的深入發展,“冠龍”將真正成為兩岸攜手、名冠全球閥門業的“中國之龍”。